•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作清洁工做到女 孩子身上去

    发布时间:2020-07-18 00:01:11   


    我是个高职毕业的学生,学的是电机,目前尝试在某大学当清洁跟修缮工,主要负责两个学生一定会去的地方:学生活动中心跟体育馆。

    体育馆坐落在校园的高处,从入口出去往上坡的方向是女生宿舍,下坡十几公尺后才有建筑物,加上最近体育馆后方正在兴建新的大楼,为了避免学生发生意外,纷纷实行隔离措施,更使得体育馆仿如与世隔绝一样成了座山中孤城,显得相当偏僻。

    我目前住在男生宿舍里头,常常有人来我房间串串门子,玩玩XBOX或是打屁闲聊。同是男生住在一起嘛,就比较敢聊些露骨的话题,比方某某系的正妹或是跟女友的性话题等等,或是比比“大老二”之类的,还有学长会绘声绘影地传输自己跟女朋友怎样嘿咻的种种技巧,或是种种他们在校园里头留过的春痕,实在是让人羡慕得紧哩。

    试想一下,若你三不五时就会听到的成人话题,要不就跟这种经验丰富的人来往,日子久了,多少也是会想试看看,只是没想到,还真的让我得手了。

    夏日炎炎,热风在这个诺大的校园中肆虐,不仅榨干我身上的水分,也削短了女学生的衣袖与裙子长度,是的,校园再美,若无这些娇艳漂亮的窈窕女子,生活就是少了点新鲜与刺激。

    因为工作地点关系,我常看着许多女学生进进出出,不免对其中特别漂亮的女子多加注意,最近我在学生活动中心工作的时候发现到一个女孩子,是位国际标准舞社的社员。

    一日下午,我难得有机会站在练习室外头仔细地看着她一个人独自练习,里头传出旋律热情的西班牙舞曲与她那在红色细肩带上衣与深黑色束裤雕塑下的诱人身段,不免让令我心旌荡漾,产生旖旎的遐思。

    一首又一首的舞曲过去,斗大的香汗湿透了她羊脂般的肌肤,让她在灯光下显得闪闪亮亮;呼之欲出的双乳翻着阵阵乳浪,凹凸有致的翘臀随着音乐左右摆动,尤其是她眼神里头所崭露出的自信与傲气,让她宛若绽放在月光下的火红蔷薇一样冶艳动人,好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胚子!

    “喂,今天晚上舞会结束后要帮柳月薇学妹庆生,你要不要去。”“靠,废话,这么正的妹当然要去。”

    这是我在厕所清垃圾的时候听到的,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机会,不过美丽的鲜花总是绕着一群无所事事的苍蝇,而且一只比一只大,到底要怎么制造独处的机会,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

    舞会当晚热闹非凡,许许多多的青年男女都前来观赏,会场回荡着一首又一首的曲子与喊叫声,舞台上五光十色的灯光效果与劲装打扮的少女搭着舞伴跳出奔放的舞步,让人目不暇给,掌声连连,把整个气氛烘托到了极点。

    尽管其他的女社员也是相当好看,但相较起来,还是比柳月薇逊色许多,当整个晚会结束后她也是理所当然地收到许多的鲜花与邀请合照,至于被询问系籍、MSN等等之类的自然也不会少,而我,则是负责处理会后的垃圾。

    就在我清理舞台的过程中,突然有个女声说:“辛苦你了呢,请问你是协办单位的工读生吗?”

    我这时已经要弄完我的垃圾,说:“没有,我是学校雇用的清洁工。”

    她说:“喔,我是负责报帐的工读生,可以麻烦你在这边签个名字吗?”

    我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孩,雪纺荷花裙与蕾丝边白衬衫,绑着一个公主头,是个俏丽型的女孩子,双眼交会之际,她正用着她那双水灵的眼睛溜溜地在我身上打转,一副好奇的语调说:“请问你怎么会作清洁工?”

    “因为这是份工作。”我说。

    我拿着报帐单准备签名,看看上面的金额,想想今天晚上折腾下来,有几百块可以拿,还不错,当我把报表交给她的同时,我的眼睛也偷偷地往她身上飘去,礼尚往来嘛,呵呵。

    女孩的身材窈窕,看起来与她的气质很搭,而舞台上的灯光甚强,让她的内在美相当显眼;因为她衣服材质关系,光线轻易地穿过她的衣服,毫无保留地绘出女子的胴体曲线,有如赤裸裸地呈现我面前一样,让我直盯着她的私处瞧。

    我笑笑地说:“那你怎么会作工读生?”

    她说:“因为这是份工作”

    “哈哈-”

    我们彼此对望地笑了笑,跟着聊了起来,才知道她是大一的学生,主修社会服务有关的科系,最近教授要他们去访问学校的工友,收集他们关于工作的动机、原因、过程中遇到的瓶颈与该注意的事项制作成一份的报告,就是因为这样,她希望我能成为她的访问对象。

    我说:“可以是可以,不过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她拿起胸前的工作证对上头指了指,余湘颖,不错的名字,若柳月薇是火红的蔷薇,那她就是荷塘旁的水仙,各有各的娇艳与清丽,直到晚会结束,我们互留资讯并相约访谈时间。

    夜凉如水,月色洒落在校园,四周朦朦胧胧,正是纵欲的绝妙时段。

    午夜十一点,我看着柳月薇回到了社团办公室,然后快跑地离开往别处去,就知道她定是看了我放在社团办公室里头的东西。

    那是从垃圾桶里头检来的花束,算算至少有九百多以上,加上我制作的卡片一并放在社团办公室桌上指名给她,信封里头有一只钥鉂,卡片内容写着:‘图书馆储藏柜。’

    我看着她拿着钥鉂来到图书馆,打开了储藏柜,里头一样放满了花束与卡片,上头写着:

    ‘生命中有许多美好际遇,但求你别错过这一个,带着它,寻找那只属于你的惊喜。

    地点:体育馆,器材室’

    这的确是个惊喜,让我意外的惊喜,柳月薇看了之后不假思索地从图书馆走出往体育馆的方向前去,照着我特意设计这个寻宝游戏,孤身地前往附约地点。

    我这时在正门口假装拖地,看着柳月薇走进了灯光通明的体育馆,身上依旧穿着舞会的服装,是咖啡色的拉丁流苏款,浅薄贴身的露背上衣及膝上二十公分流苏裙,简直就是两块布,尽露她白皙如雪的姣好胴体,任哪个男人看了之后都会想找个机会一亲芳泽,好好在这绝妙的尤物身上发泄一通。

    “请问,器材室在哪里?”

    我朝发问的柳月薇笑了笑,指了指身后十尺远的体育用品器材室,而柳月薇也心领神会似地往体育器材室走去,在我身旁遗留下淡淡的香味,喔,真是令人意乱神迷,值得注意的,就是她裸露大片的脊背后面除了用以系紧上衣的几条绳索外,再也找不到别的…

    等她走远,我立刻按下体育馆出口的铁卷门开关,冲进了体育器材室,一把将她推倒在垫子上头,拿出预藏的黑色丝袜将她头套住,赶紧将她的双手绕到背后绑好。

    “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这突如其来的暴虐动作使得柳月薇受到相当的惊吓,她拼命地喊叫、挣扎反抗,就在我要把她翻过身的时候,她狠狠地踢中了我的跨下,当下脱开我的牵制,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哇靠,超痛。”我心里暗想着。

    然而柳月薇为了今天晚会的演出,不知道私下花了多少时间练习,一整天下来,体力已经剩没多少,正当她要起身时,立刻又被我擒住脚踝,整个人跌在地上,任我将她脱离门口往深处走去…

    我把她拖到器材室最里头的推举椅上,将她被捆绑的双臂穿过中间的长木躺椅,然后把她双腿分开绑好,好让我方便接下来的动作。

    “啊!-不要,走开,不要碰我!”

    柳月薇现下整个上半身靠在躺椅上,呈60度角坐在我面前挣扎着,我面对她跨坐,听着她脚上的绳索与器材摩擦出咯嚓咯嚓的声音,就知道她现在跟待宰羔羊没两样,便将套在她头上的黑色丝袜取下,拿出美工刀在她面前晃了晃。

    柳月薇止住声,似乎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脱身,索性想赶紧了事,片刻后,她闭上眼睛,咬着下唇撇过头去,不由得让我干笑了一下。当我一手攀上了她傲人的上围时,她身子仍然扭捏着摆动,跟着我五指大开地扣住她的双乳尽情揉捏,享受那对丰满椒乳传来的弹性触感。

    “好大的奶子啊,真棒…”

    把玩一会后,我将手绕到她背后,一一解开用以系紧上衣的绳结,跟着往旁一扯,刹时那对高挺丰满的乳房就这样赤裸裸地跳了出来,占满了我的双眼,圆润光洁的乳型,像似两颗成熟待尝的蜜桃,诱人的乳头在灯光的烘托中,凸显出娇艳的红晕。

    “不要…呜呜…不要…”

    柳月薇这时双眉紧蹙,支支吾吾地呻吟着,但我根本不想理会她,我用嘴含住花蕾,尽情地吸吮及啮咬,不时用舌尖挑弄着它,同时捉着她另一边的椒乳任意搓揉,不时地扯着她的乳头,另一手抚摸着她曼妙滑嫩的胴体,没想到今天早上才幻想的性感尤物,现在正躺在我面前,任我毫无忌惮地玩弄,实在让我血脉贲张、欲罢不能。

    我持续地挑逗着她的感官,为要开发她最原始的禁地,将她的流苏裙撩开后,才发现她底下穿的是性感豹纹内裤,着实让我很讶异这美女作风的大胆,靠,根本是骚嘛。

    我伸手扯开她内裤,一手顺着她浓密的阴毛一路往下,滑过那湿润的唇瓣,伸长了手指直直探入她那湿润的肉褶里头,大辣辣地回来抽插着。

    “…唔唔…嗯哼…不要弄,唔…嗯哼……不要…”

    柳月薇无意地发着蚊声般的闷哼,俏脸微微涨红,白玉般地琼鼻吐着凝重的鼻息,身子一曲一伸,原本白皙的椒乳慢慢泛起潮红,乳头也跟着硬了起来,跟着我埋首在她两腿之间,肆无忌惮地女孩子含着最敏感的阴核舔舐、吸吮及啮咬,好似要从那蜜壶里头挖出些什么似的使劲地抽动指头…

    “唔唔-啊啊!…停下来,啊、啊啊…啊啊…不要弄…--啊啊啊!”

    突然地,柳月薇整个人如满弦之弓一样绷紧全身,不自禁地叫出声音,而滚热的淫水就样不受控制地从她小穴频频溅出,弄的我满手都是。

    靠,你在装嘛,到底还是欠肏,我见此情景便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顺势解开了她左脚上的绳索,让她那件湿漉漉的内裤挂在右腿上,同时我跨坐在她的身前,握着肉菇头磨蹭着她满了潺潺淫液的阴唇说:“是不是很痒,想不想要。”

    柳月薇咬着嘴唇闷不作声,但片刻后还是喘着气,忍不住细声地说:“…要”

    “要什么?”

    柳月薇顿了一下,说:“…要大肉棒…”

    “要大肉棒做什么,啊,我没听清楚啊。”

    这时我撑开柳月薇的左腿,让龟头整个没入她的屄穴,抠着她的阴核,更让她难以自持地喊说:“要、要大肉棒肏我的小浪穴…────啊啊!”

    刹时我扣住柳月薇的小蛮腰,毫不客气地摆动下体,将发烫的阳具直直地嵌入她那窄小湿润的屄穴,往前直直顶到花心。肉腔里头满是滑嫩烫热的蜜汁,又黏又稠,肉壁把整个肉棒箍得什紧,吸得一点缝隙都没有。

    “呼呼呼…好美人儿,你吸得好紧啊…”

    继而我摆动腰部,把满了蜜液的肉棒从层层肉褶退出,退出到肉冠时我又修地顶到深处,让柳月薇禁不住地啊了几声,而这,只是今晚的前奏而已。

    我抬起她的左腿,继续不断地抽插,一股股蚀骨销魂的快感从她的屄穴传上我的脑门,全身上下的毛细孔充斥着强烈的满足感,满了雄性的征服欲与渴望,让我只想一个劲地干她,一个劲地满足我幻想许久的欲望,而肉棒在温热蜜液的滋润下,更恣意妄为地在柳月薇肥美的禁地中开拓…

    “啊!-!-啊啊!──噢!───噢唷!───好大──啊啊-!”

    柳月薇在我的抽送下忘情地呻吟起来,俏丽的脸庞上早已一片绯红,白玉般地琼鼻吐着重重的鼻息,胸部荡起阵阵乳浪。那异样的刺激浪潮,让她摆脱了自我束缚似地沉溺交媾的快感里头,浪骚地叫着,这时我凑近柳月薇的香颈,狠狠地舔吻一番,跟着我索性将她双手的绳索解开,将她挂在她身上的上衣脱掉,让她再没任何的束缚,而月柳薇则攀上了我的双肩,主动地摇动她锻炼过的小蛮腰,迎上我带给她的冲击与快感,看着她眉目含颦,半咬樱唇的淫荡模样,就知道她压根忘了自己是被强奸。

    “啊!-再来…!-啊啊!-别停!──好大!啊啊、啊啊──噢噢-!”

    快感持续攀升,驾驭着彼此的感官,我听着柳月薇嗲声嗲气的呻吟与啪哒啪哒的交合声,便直接将她拦腰抱起,整个人直起身来,狠狠对着屄穴推送一番,而月薇整个人如八爪章鱼一样缠着我的腰摆动着翘臀,在我耳边嗲声嗲气地说:“哎唷,亲爱的,人家好喜欢-噢!-你顶得人家好爽!”

    我仿佛中了魔咒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捧着那满有弹性的翘臀使劲地干着她,像是要击溃禁锢的水库大门一样,送上一阵阵猛抽,每次都是退到肉冠再顶到花心,而柳月薇在这样的冲击下猛地紧紧缠着我,口里放浪地呻吟说:“再来!-噢──再来!-别停,再来!--啊啊!”

    柳月薇手指头紧扣着我的背肉,突地痉挛起来,阴道一阵一阵地抽搐,紧接着我感觉肉菇头喷出一阵浇热湿润,潺潺淫水从我们交合的地方渗出,流到彼此的大腿上…

    高潮过后,柳月薇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神色含着无限春光地对上了我的双眼,传递着需求与被需求。我将她的裙子脱去,让她对着我背跪,此时我恶作剧的心态又起,握着肉棒摩擦着她说:“还要不要…”

    柳月薇趴在地上,回头对我喘着说:“要…还要…人家要你的大肉棒…快给我…”

    我干笑一下,跟着“滋”的一声,肉菇头便直直顶到屄穴底部,我握着她的腰部,使劲地往里头抽送,撞得翘臀啪啪作响,说:“美人儿,爽不爽…”

    “噢噢──爽!──噢!好爽──噢!──再来!──噢噢噢───!”

    我拉起她的左手,攀上她右边的乳房,用食指与大拇指挟着乳头拉扯,像这样的美人儿,肏几次都不过瘾,柳月薇一边呻吟,一边拨着头发,把我放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的手握住,几回后我拉住她的双手,大辣辣地猛肏。

    屄穴随着我动作的频繁变得越来越湿,而柳月薇更是如风中柳枝地晃着身子,随着刮起的欲风放声吟叫,一昧迎合着我的动作,任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整个空荡荡的器材室回荡着“啊…好大…再来…”“噢!…噢噢!…要死了,…”“别停…再来…再深一点”之类的淫辞秽语…

    几次高潮后柳月薇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而我也是快要受不了,赶紧休息一下,这时柳月薇凑到我的身前一口将我的阴茎含着,纤纤细手不住地套弄,口腔内的肉壁另有一种滋味,舌头舔着肉菇的刺激感很快就让我的精门大开,将热精全数射在她的口里,她也紧紧地含着我的肉菇不放,把这一注精液全吞了下去。

    柳月薇一直含住我的阴茎,等到我的抽搐停止,高潮退尽后,才意犹未尽地抬起头来…

    夜凉如水,月色洒落在校园,四周朦朦胧胧,正是纵欲的绝妙时段,这,只是前奏…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月薇当天晚上跟学长有点不愉快,加上自己因为太显眼而被人私下暗骂,所以才会想到体育馆换换心情,却没想到遇到了我,之后我们成了彼此的性伴侣,继续着我们不公开的关系…

    我是个高职毕业的学生,学的是电机,目前尝试在某大学当清洁跟修缮工,主要负责两个学生一定会去的地方:学生活动中心跟体育馆。

    体育馆坐落在校园的高处,从入口出去往上坡的方向是女生宿舍,下坡十几公尺后才有建筑物,加上最近体育馆后方正在兴建新的大楼,为了避免学生发生意外,纷纷实行隔离措施,更使得体育馆仿如与世隔绝一样成了座山中孤城,显得相当偏僻。

    我目前住在男生宿舍里头,常常有人来我房间串串门子,玩玩XBOX或是打屁闲聊。同是男生住在一起嘛,就比较敢聊些露骨的话题,比方某某系的正妹或是跟女友的性话题等等,或是比比“大老二”之类的,还有学长会绘声绘影地传输自己跟女朋友怎样嘿咻的种种技巧,或是种种他们在校园里头留过的春痕,实在是让人羡慕得紧哩。

    试想一下,若你三不五时就会听到的成人话题,要不就跟这种经验丰富的人来往,日子久了,多少也是会想试看看,只是没想到,还真的让我得手了。

    夏日炎炎,热风在这个诺大的校园中肆虐,不仅榨干我身上的水分,也削短了女学生的衣袖与裙子长度,是的,校园再美,若无这些娇艳漂亮的窈窕女子,生活就是少了点新鲜与刺激。

    因为工作地点关系,我常看着许多女学生进进出出,不免对其中特别漂亮的女子多加注意,最近我在学生活动中心工作的时候发现到一个女孩子,是位国际标准舞社的社员。

    一日下午,我难得有机会站在练习室外头仔细地看着她一个人独自练习,里头传出旋律热情的西班牙舞曲与她那在红色细肩带上衣与深黑色束裤雕塑下的诱人身段,不免让令我心旌荡漾,产生旖旎的遐思。

    一首又一首的舞曲过去,斗大的香汗湿透了她羊脂般的肌肤,让她在灯光下显得闪闪亮亮;呼之欲出的双乳翻着阵阵乳浪,凹凸有致的翘臀随着音乐左右摆动,尤其是她眼神里头所崭露出的自信与傲气,让她宛若绽放在月光下的火红蔷薇一样冶艳动人,好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胚子!

    “喂,今天晚上舞会结束后要帮柳月薇学妹庆生,你要不要去。”“靠,废话,这么正的妹当然要去。”

    这是我在厕所清垃圾的时候听到的,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机会,不过美丽的鲜花总是绕着一群无所事事的苍蝇,而且一只比一只大,到底要怎么制造独处的机会,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

    舞会当晚热闹非凡,许许多多的青年男女都前来观赏,会场回荡着一首又一首的曲子与喊叫声,舞台上五光十色的灯光效果与劲装打扮的少女搭着舞伴跳出奔放的舞步,让人目不暇给,掌声连连,把整个气氛烘托到了极点。

    尽管其他的女社员也是相当好看,但相较起来,还是比柳月薇逊色许多,当整个晚会结束后她也是理所当然地收到许多的鲜花与邀请合照,至于被询问系籍、MSN等等之类的自然也不会少,而我,则是负责处理会后的垃圾。

    就在我清理舞台的过程中,突然有个女声说:“辛苦你了呢,请问你是协办单位的工读生吗?”

    我这时已经要弄完我的垃圾,说:“没有,我是学校雇用的清洁工。”

    她说:“喔,我是负责报帐的工读生,可以麻烦你在这边签个名字吗?”

    我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孩,雪纺荷花裙与蕾丝边白衬衫,绑着一个公主头,是个俏丽型的女孩子,双眼交会之际,她正用着她那双水灵的眼睛溜溜地在我身上打转,一副好奇的语调说:“请问你怎么会作清洁工?”

    “因为这是份工作。”我说。

    我拿着报帐单准备签名,看看上面的金额,想想今天晚上折腾下来,有几百块可以拿,还不错,当我把报表交给她的同时,我的眼睛也偷偷地往她身上飘去,礼尚往来嘛,呵呵。

    女孩的身材窈窕,看起来与她的气质很搭,而舞台上的灯光甚强,让她的内在美相当显眼;因为她衣服材质关系,光线轻易地穿过她的衣服,毫无保留地绘出女子的胴体曲线,有如赤裸裸地呈现我面前一样,让我直盯着她的私处瞧。

    我笑笑地说:“那你怎么会作工读生?”

    她说:“因为这是份工作”

    “哈哈-”

    我们彼此对望地笑了笑,跟着聊了起来,才知道她是大一的学生,主修社会服务有关的科系,最近教授要他们去访问学校的工友,收集他们关于工作的动机、原因、过程中遇到的瓶颈与该注意的事项制作成一份的报告,就是因为这样,她希望我能成为她的访问对象。

    我说:“可以是可以,不过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她拿起胸前的工作证对上头指了指,余湘颖,不错的名字,若柳月薇是火红的蔷薇,那她就是荷塘旁的水仙,各有各的娇艳与清丽,直到晚会结束,我们互留资讯并相约访谈时间。

    夜凉如水,月色洒落在校园,四周朦朦胧胧,正是纵欲的绝妙时段。

    午夜十一点,我看着柳月薇回到了社团办公室,然后快跑地离开往别处去,就知道她定是看了我放在社团办公室里头的东西。

    那是从垃圾桶里头检来的花束,算算至少有九百多以上,加上我制作的卡片一并放在社团办公室桌上指名给她,信封里头有一只钥鉂,卡片内容写着:‘图书馆储藏柜。’

    我看着她拿着钥鉂来到图书馆,打开了储藏柜,里头一样放满了花束与卡片,上头写着:

    ‘生命中有许多美好际遇,但求你别错过这一个,带着它,寻找那只属于你的惊喜。

    地点:体育馆,器材室’

    这的确是个惊喜,让我意外的惊喜,柳月薇看了之后不假思索地从图书馆走出往体育馆的方向前去,照着我特意设计这个寻宝游戏,孤身地前往附约地点。

    我这时在正门口假装拖地,看着柳月薇走进了灯光通明的体育馆,身上依旧穿着舞会的服装,是咖啡色的拉丁流苏款,浅薄贴身的露背上衣及膝上二十公分流苏裙,简直就是两块布,尽露她白皙如雪的姣好胴体,任哪个男人看了之后都会想找个机会一亲芳泽,好好在这绝妙的尤物身上发泄一通。

    “请问,器材室在哪里?”

    我朝发问的柳月薇笑了笑,指了指身后十尺远的体育用品器材室,而柳月薇也心领神会似地往体育器材室走去,在我身旁遗留下淡淡的香味,喔,真是令人意乱神迷,值得注意的,就是她裸露大片的脊背后面除了用以系紧上衣的几条绳索外,再也找不到别的…

    等她走远,我立刻按下体育馆出口的铁卷门开关,冲进了体育器材室,一把将她推倒在垫子上头,拿出预藏的黑色丝袜将她头套住,赶紧将她的双手绕到背后绑好。

    “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这突如其来的暴虐动作使得柳月薇受到相当的惊吓,她拼命地喊叫、挣扎反抗,就在我要把她翻过身的时候,她狠狠地踢中了我的跨下,当下脱开我的牵制,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哇靠,超痛。”我心里暗想着。

    然而柳月薇为了今天晚会的演出,不知道私下花了多少时间练习,一整天下来,体力已经剩没多少,正当她要起身时,立刻又被我擒住脚踝,整个人跌在地上,任我将她脱离门口往深处走去…

    我把她拖到器材室最里头的推举椅上,将她被捆绑的双臂穿过中间的长木躺椅,然后把她双腿分开绑好,好让我方便接下来的动作。

    “啊!-不要,走开,不要碰我!”

    柳月薇现下整个上半身靠在躺椅上,呈60度角坐在我面前挣扎着,我面对她跨坐,听着她脚上的绳索与器材摩擦出咯嚓咯嚓的声音,就知道她现在跟待宰羔羊没两样,便将套在她头上的黑色丝袜取下,拿出美工刀在她面前晃了晃。

    柳月薇止住声,似乎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脱身,索性想赶紧了事,片刻后,她闭上眼睛,咬着下唇撇过头去,不由得让我干笑了一下。当我一手攀上了她傲人的上围时,她身子仍然扭捏着摆动,跟着我五指大开地扣住她的双乳尽情揉捏,享受那对丰满椒乳传来的弹性触感。

    “好大的奶子啊,真棒…”

    把玩一会后,我将手绕到她背后,一一解开用以系紧上衣的绳结,跟着往旁一扯,刹时那对高挺丰满的乳房就这样赤裸裸地跳了出来,占满了我的双眼,圆润光洁的乳型,像似两颗成熟待尝的蜜桃,诱人的乳头在灯光的烘托中,凸显出娇艳的红晕。

    “不要…呜呜…不要…”

    柳月薇这时双眉紧蹙,支支吾吾地呻吟着,但我根本不想理会她,我用嘴含住花蕾,尽情地吸吮及啮咬,不时用舌尖挑弄着它,同时捉着她另一边的椒乳任意搓揉,不时地扯着她的乳头,另一手抚摸着她曼妙滑嫩的胴体,没想到今天早上才幻想的性感尤物,现在正躺在我面前,任我毫无忌惮地玩弄,实在让我血脉贲张、欲罢不能。

    我持续地挑逗着她的感官,为要开发她最原始的禁地,将她的流苏裙撩开后,才发现她底下穿的是性感豹纹内裤,着实让我很讶异这美女作风的大胆,靠,根本是骚嘛。

    我伸手扯开她内裤,一手顺着她浓密的阴毛一路往下,滑过那湿润的唇瓣,伸长了手指直直探入她那湿润的肉褶里头,大辣辣地回来抽插着。

    “…唔唔…嗯哼…不要弄,唔…嗯哼……不要…”

    柳月薇无意地发着蚊声般的闷哼,俏脸微微涨红,白玉般地琼鼻吐着凝重的鼻息,身子一曲一伸,原本白皙的椒乳慢慢泛起潮红,乳头也跟着硬了起来,跟着我埋首在她两腿之间,肆无忌惮地女孩子含着最敏感的阴核舔舐、吸吮及啮咬,好似要从那蜜壶里头挖出些什么似的使劲地抽动指头…

    “唔唔-啊啊!…停下来,啊、啊啊…啊啊…不要弄…--啊啊啊!”

    突然地,柳月薇整个人如满弦之弓一样绷紧全身,不自禁地叫出声音,而滚热的淫水就样不受控制地从她小穴频频溅出,弄的我满手都是。

    靠,你在装嘛,到底还是欠肏,我见此情景便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顺势解开了她左脚上的绳索,让她那件湿漉漉的内裤挂在右腿上,同时我跨坐在她的身前,握着肉菇头磨蹭着她满了潺潺淫液的阴唇说:“是不是很痒,想不想要。”

    柳月薇咬着嘴唇闷不作声,但片刻后还是喘着气,忍不住细声地说:“…要”

    “要什么?”

    柳月薇顿了一下,说:“…要大肉棒…”

    “要大肉棒做什么,啊,我没听清楚啊。”

    这时我撑开柳月薇的左腿,让龟头整个没入她的屄穴,抠着她的阴核,更让她难以自持地喊说:“要、要大肉棒肏我的小浪穴…────啊啊!”

    刹时我扣住柳月薇的小蛮腰,毫不客气地摆动下体,将发烫的阳具直直地嵌入她那窄小湿润的屄穴,往前直直顶到花心。肉腔里头满是滑嫩烫热的蜜汁,又黏又稠,肉壁把整个肉棒箍得什紧,吸得一点缝隙都没有。

    “呼呼呼…好美人儿,你吸得好紧啊…”

    继而我摆动腰部,把满了蜜液的肉棒从层层肉褶退出,退出到肉冠时我又修地顶到深处,让柳月薇禁不住地啊了几声,而这,只是今晚的前奏而已。

    我抬起她的左腿,继续不断地抽插,一股股蚀骨销魂的快感从她的屄穴传上我的脑门,全身上下的毛细孔充斥着强烈的满足感,满了雄性的征服欲与渴望,让我只想一个劲地干她,一个劲地满足我幻想许久的欲望,而肉棒在温热蜜液的滋润下,更恣意妄为地在柳月薇肥美的禁地中开拓…

    “啊!-!-啊啊!──噢!───噢唷!───好大──啊啊-!”

    柳月薇在我的抽送下忘情地呻吟起来,俏丽的脸庞上早已一片绯红,白玉般地琼鼻吐着重重的鼻息,胸部荡起阵阵乳浪。那异样的刺激浪潮,让她摆脱了自我束缚似地沉溺交媾的快感里头,浪骚地叫着,这时我凑近柳月薇的香颈,狠狠地舔吻一番,跟着我索性将她双手的绳索解开,将她挂在她身上的上衣脱掉,让她再没任何的束缚,而月柳薇则攀上了我的双肩,主动地摇动她锻炼过的小蛮腰,迎上我带给她的冲击与快感,看着她眉目含颦,半咬樱唇的淫荡模样,就知道她压根忘了自己是被强奸。

    “啊!-再来…!-啊啊!-别停!──好大!啊啊、啊啊──噢噢-!”

    快感持续攀升,驾驭着彼此的感官,我听着柳月薇嗲声嗲气的呻吟与啪哒啪哒的交合声,便直接将她拦腰抱起,整个人直起身来,狠狠对着屄穴推送一番,而月薇整个人如八爪章鱼一样缠着我的腰摆动着翘臀,在我耳边嗲声嗲气地说:“哎唷,亲爱的,人家好喜欢-噢!-你顶得人家好爽!”

    我仿佛中了魔咒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捧着那满有弹性的翘臀使劲地干着她,像是要击溃禁锢的水库大门一样,送上一阵阵猛抽,每次都是退到肉冠再顶到花心,而柳月薇在这样的冲击下猛地紧紧缠着我,口里放浪地呻吟说:“再来!-噢──再来!-别停,再来!--啊啊!”

    柳月薇手指头紧扣着我的背肉,突地痉挛起来,阴道一阵一阵地抽搐,紧接着我感觉肉菇头喷出一阵浇热湿润,潺潺淫水从我们交合的地方渗出,流到彼此的大腿上…

    高潮过后,柳月薇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神色含着无限春光地对上了我的双眼,传递着需求与被需求。我将她的裙子脱去,让她对着我背跪,此时我恶作剧的心态又起,握着肉棒摩擦着她说:“还要不要…”

    柳月薇趴在地上,回头对我喘着说:“要…还要…人家要你的大肉棒…快给我…”

    我干笑一下,跟着“滋”的一声,肉菇头便直直顶到屄穴底部,我握着她的腰部,使劲地往里头抽送,撞得翘臀啪啪作响,说:“美人儿,爽不爽…”

    “噢噢──爽!──噢!好爽──噢!──再来!──噢噢噢───!”

    我拉起她的左手,攀上她右边的乳房,用食指与大拇指挟着乳头拉扯,像这样的美人儿,肏几次都不过瘾,柳月薇一边呻吟,一边拨着头发,把我放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的手握住,几回后我拉住她的双手,大辣辣地猛肏。

    屄穴随着我动作的频繁变得越来越湿,而柳月薇更是如风中柳枝地晃着身子,随着刮起的欲风放声吟叫,一昧迎合着我的动作,任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整个空荡荡的器材室回荡着“啊…好大…再来…”“噢!…噢噢!…要死了,…”“别停…再来…再深一点”之类的淫辞秽语…

    几次高潮后柳月薇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而我也是快要受不了,赶紧休息一下,这时柳月薇凑到我的身前一口将我的阴茎含着,纤纤细手不住地套弄,口腔内的肉壁另有一种滋味,舌头舔着肉菇的刺激感很快就让我的精门大开,将热精全数射在她的口里,她也紧紧地含着我的肉菇不放,把这一注精液全吞了下去。

    柳月薇一直含住我的阴茎,等到我的抽搐停止,高潮退尽后,才意犹未尽地抬起头来…

    夜凉如水,月色洒落在校园,四周朦朦胧胧,正是纵欲的绝妙时段,这,只是前奏…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月薇当天晚上跟学长有点不愉快,加上自己因为太显眼而被人私下暗骂,所以才会想到体育馆换换心情,却没想到遇到了我,之后我们成了彼此的性伴侣,继续着我们不公开的关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