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暴力虐待 错爱SM

    发布时间:2020-02-16 00:00:52   


    这注定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因为文文的眼泪已经化成满天的雨滴。


    全身赤裸的少女倒吊在天花下,身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面前的曾经是文文最爱的人,仍然不肯停手,歇斯理底的在抽打她。


    文文只能在心里哭喊,嘴巴却被紧紧塞住。肉体的疼痛让她几乎晕厥,心灵的创伤让她崩溃。


    当爱结束,一切都结束。


    第一章


    两年前,南京某大学校外的网吧。一个女生在网吧上的电脑打下:“今晚有事,我要走了。”


    她叫文文,平时只是个很普通的女生。


    QQ上一个叫“风神”的网友打出一句:“又走了!每次都在‘网调’,能不能真正的做一次。”


    “以后也许可能吧。”文文打出几个字,心中低声说:“绑起来随你玩,凭什么,你当我是白痴啊?”


    文文在校外租了间公寓,离学校很近,今晚和朋友们一起参加学校的元旦舞会,她抓紧时间到公寓换一身漂亮的衣服,化了点淡妆。


    今晚学校篮球馆临时改成舞厅,稍加打扮的文文在摇曳的灯光中显得娇艳动人。


    “别老坐着,来嘛,一起跳舞。”在舞厅里,文文拉着她的一个好朋友。


    “不了,我不会。”男生叫徐夕,相当腼腆,今天是被大家一起拉来的。


    “真没劲。”文文走入舞池中央,伴随着强劲的Disco舞曲,开始扭动身体。


    “徐夕,文文生气了,你还不过去。”和文文同行的女生阿丽说。


    “我真的不喜欢跳舞。”徐夕说。


    “能一起跳吗?”舞池中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问文文。文文认出是沈强,校足球队前锋,同班同学,一个普通朋友。


    “一起来吧。”文文说,更加疯狂的舞动。


    沈强伴随着音乐猛烈跳摇头舞。大家都被他们带动了。而文文和沈强就在舞池中心,就是今晚的主角。


    “如你热爱我,最心爱是哪些,如果心底的我是狂又野,还爱我吗,继续爱多一些……”


    文文和沈强似乎融入这个郭富城的曲子,踏着合拍的节奏舞动,身体互相挑逗完全就是一对伴侣。舞动中,回头看到了徐夕一脸不悦的离场,文文只是继续完全融入了舞曲,继续放纵自己。


    灯光变成了连续的闪烁,文文和沈强靠得很近。沈强突然亲了文文的一下,文文毫不犹豫回手还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一切都被掩盖在闪烁的灯光和轰天的乐声中。


    曲终人散,文文和阿丽离开舞厅。阿丽说:“文文,我从来没想到你跳舞那么好呢。”


    文文说:“一般一般,全国第三。今天玩得真开心。你呢?”


    阿丽说:“我也是。徐夕好像生气了。”


    文文说:“管他呢。”


    “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谁说的,他是我男朋友?我才不要那么呆的男朋友呢。”


    “可是你们关系那么好,他好像很在乎你哎。”


    “阿丽。爱是要有感觉的。bye,我走了。”



    “喂,你又不回宿舍睡啊。”


    “宿舍我睡不惯,我还是到公寓去。”文文一个人走出校门。


    “等一下。”有人喊。文文回头,是沈强。


    “是你!”文文没有好气,“想向我道歉免了,刚才的事我忘了。”


    “谁说我要道歉。你当着那么多人打我。


    文文警惕的说:“那你想干什么?”


    “我相信,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你说什么?”文文有些害怕,不知沈强到底在说什么。


    沈强突然抓住文文的手,拉下文文的衣袖,露出文文手腕上面淡淡的淤痕,“这是什么?”


    “我不小心碰伤的,干你什么事?”虽然极力申辩,但最大的秘密被沈强发现了,文文如同被人点穴,浑身不能动弹。


    “‘静静的港湾’是谁?谁喜欢躲在公寓里绑自己?别人面前扮Cool的你还是网路上的你才是真的你?”


    “你到底是谁?”


    沈强嘴里吐出文文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字:“风、神。”


    “你是风神?”没想到这个自己吐露很多秘密的网友原来竟是自己身边的朋友,文文知道已经无可抵赖了,“每个人都有秘密,请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拜托了。”


    “我一定会保守秘密,我能不能追你。”


    “不行,你很优秀,不过我还不想谈恋爱。”


    “那就答应我一件事。让我绑你一回。”


    文文沉思了一会,虽然很危险,但除了答应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咬咬牙,说:“就一回,除了绑不准做别的事。”


    “好的。什么时候?”


    “现在。跟我来吧。”


    文文把沈强领到自己在校外租住的公寓,关紧门窗,落下窗帘。文文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捆麻绳递给沈强。沈强重重咽下一口口水,要伸手去接。文文把绳子藏到背后,说:“保证保密?”


    “保证。”


    “只能绑,不能做别的。”


    “保证。”


    “拉勾,不许反悔。”文文伸出一个小拇指。


    沈强笑着和文文拉勾,“好了,我说话算数。”


    沈强迫不及待的从文文手中抢过绳子,把文文两手扭到背后。文文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是害怕,但也不做反抗。其实文文也非常期待有人绑她,但在这种情况下受绑,除了恐惧还能有什么?


    沈强发现绳子很长,展开把绳子对折,在文文手腕处打了一个紧缩结,绕几圈绑紧;往上拉把文文的手背到最高,在后颈高度打了一个结,两股绳脖子分别从前面两边穿过腋下,回到后背然后在文文上身上下绕了两道。


    沈强用力收紧绳子,虽然文文的乳房只有普通的B,但在绳子的作用下一下变得丰满坚挺。沈强在文文腋窝下打结,把文文的绑得更紧。


    “好了吗?不要那么紧。”文文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好了。”在文文胸前打完最后一个结。沈强用欣赏展品的眼光看着黯淡灯光下的文文。文文穿着漂亮的舞裙,化了很淡的妆,满脸通红的背手站着,呼吸急促,隆起的乳房微微起伏,“你真漂亮!”


    沈强觉得现实中受虐的文文比照片、电影上演员动人多了。文文知道自己现在样子就像个AV女优,这样下去谁知道沈强会怎样。她哀求道:“别看。可以放我了吗?”


    “转个身,走两步让我看看。”


    真是过分的要求!文文气不打一处来,说:“不,我只答应让你绑,绑好了就快放了我。”


    “你不是说希望吊在操场上任人欣赏吗?”


    “这只是胡思乱想,哪能当真的?”


    “现在只要你走两步给我一个人看而已,你让我绑一次,可没说绑多久。你不走,我就不放你。”


    “怕你了。”文文背着手很难过的在房间里走。心里想着:“凭什么要让你看?”


    房间不大,文文很快走一圈,“行了吗?放了我吧。”


    “不算。你像模特一样走猫步。”


    “你!”


    “走不走,再拖,到11点宿舍就关门,到时我只好在你这过夜了。”


    “坏蛋。我走好了。”


    文文很难过,但为了让这种事情尽快结束,只好答应做了一回SM模特,在房间里轻盈的走了一个来回,屈辱的向眼前这个可怕的人展示自己婀娜的身材,“好了吗?喂,你在干嘛?”


    文文表演完,但沈强似乎没有满足的意思,还去开自己的抽屉,“哦,你还有那么多绳子。”


    沈强拉开文文刚才拿绳子的抽屉,“看来用一条绳子绑你你肯定不过瘾。”


    “没有这回事。”文文发现自己的抗议没有任何用处,沈强用一段不长的绳子绑住文文双脚。还准备用一股绳穿过文文胯下,“不行,绝对不能绑那里。”


    看到沈强要对自己用跨绳,文文几乎要哭了,“如果你敢绑,我就喊了……大家一起死。”


    沈强看着文文含着泪水的眼睛,也害怕真的把她逼急,说:“如果你肯在房间里跳两个来回!我就不绑了。”


    “我跳,你这个混蛋!这是最后一个要求。以后不管你再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了。”


    文文抬头看看墙的尽头,弯下腰,向前跳了一小步,几乎跌倒。稳一下,继续往前跳,一次只能跳20公分。在沈强眼中,文文吃力扭动着身子,楚楚可怜的样子,每次跳跃晃动的乳房,都是莫大的享受。


    “呀!”文文失去重心,叫了一声,沈强一个大步冲上去,在文文落地前一把将文文搂到怀里。


    “你欺负我很久了,可以完了吧。”


    灯光下,沈强凝视着文文泪汪汪的眼睛,说:“你真美。”沈强在文文睫毛轻轻一吻。


    “你……”文文因气语塞,侧脸躲开,“你不能横了吧。”


    沈强又吻了文文脸颊,“就是一会儿被你打死,我也要吻你第三下。”沈强抓做文文的头,深深吻文文嘴唇。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侮辱,文文的泪水终于像泉水一样不可抑制的涌出。


    “我爱你。我真的想你做我的女朋友。”看到文文痛哭,沈强才真的慌了,试着擦文文的眼泪。


    “给我松绑吧,求你了。”


    沈强也觉得过火了,去解开绳子,却发现居然打了死结。


    “咚咚咚。”这时有人敲门。


    沈强的心眼吊到嗓子,想着:“什么人,如果文文说是强奸,我就完了。”


    “文文,刚才是你喊吗?”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房东太太。”文文压低声说,然后大声对门外说:“没事,有只蟑螂……打死了。”


    “这么冷的天,哪有蟑螂,都几点了,把人吵醒,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听着房东太太唠叨着离去。两人长长松了一口气。文文告诉沈强的抽屉里有刀,沈强用刀割断文文身上的绳索,“对不起,你在网上说你喜欢被绑,我不知道你会那么反感。”


    “我是喜欢,但最讨厌被强迫。你故意在网上和我聊天抓我把柄,是处心积虑的要欺负我。”


    “不是的,我想做你男朋友。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两年了。一次在网吧我无意看见你在聊天,记下了你的QQ,本来想了解你的内心深处。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想说我变态吗?”


    “没想到你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人。”沈强想再次亲文文。


    文文推开沈强,“很晚了,你走。其他事……以后再说。”


    第二章


    “做我女朋友吧。”被沈强羞辱的第二天,徐夕在学校食堂的角落向文文表白了。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徐夕是好朋友,但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为什么?你有男朋友了?是沈强吗?”


    文文感到难以回答,她还没有决定接受沈强,为了拒绝徐夕,文文只能说:“是的。”


    “我知道了,我祝你永远幸福。”


    “谢谢。”文文嘴上说,心里却想:“还说喜欢我,连和别人较量的勇气都没有,刚开始就放弃了,谁会选你?”


    就这样,在温文尔雅的徐夕和热情如火的沈强中,文文选择了后者,两人渐渐形影不离。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沈强和文文在体育场上散步,沈强故意领着文文到了球门下。靠着门柱,两人热吻;沈强暗暗把文文的手扭到门柱背后。


    “你想干什么?”


    “绑你。”


    “你疯了吗?这是体育场。”虽然球场没有开灯,靠远处房子微弱的灯光,还是能勉强看到跑道上有些人在跑步,“会被发现的。”


    “你再喊大声点,别人都会看过来。”沈强从裤兜拿出一根棉绳,一眨眼就把文文的手腕绑在门柱上,“还装呢!其实你就喜欢被绑。”


    “没有这回事。”文文极力否认。


    “口头上说不喜欢,身体却一直背着手等我绑。”


    “你!”文文想:“为什么我不反抗,难道我真的喜欢这样吗?”


    “好了,让我看看。”沈强把手伸入文文的裤子。


    “你干什么?住手啊。”文文觉得跑道上每个都在看着自己。


    “还说不喜欢,你下面湿透了。”沈强的手隔着内裤碰到文文的阴蒂。虽然在网路中经常看到这样的话,真在现实生活中听到,文文觉得是莫大的羞辱,低声骂道:“你这坏蛋。”


    “好,我就坏给你看。”沈强把手伸入文文的衣服,伸到了文文的胸罩里。跑道上好多人经过他们附近都放慢脚步,虽然看不清楚,但一对情侣在校园里亲热,大家总是会不由自主观望。


    文文觉得每个人都在看她,羞辱得无地自容。


    “你的乳头翘得很高,很想让我摸吧。”


    “没这回事。”


    沈强搂住文文,亲吻文文的脖子,捏文文的乳房。文文轻轻的扭动身体,呼吸越来越急促。


    “这里每一个人都是见证。”沈强说,“你是我的。”


    对文文,每个路人都加重一分负担,她紧闭双眼,默默祈祷不会被看到。但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却变得异常敏感。


    突然,沈强用力扯下文文的胸罩,藏到自己裤兜里;吻着文文嘴唇,双手在文文上衣里肆虐。文文的防线瓦解了,沈强的魔爪,让自己很舒服。沈强也感到文文身体的变化,知道文文不会再抗拒,肆意抚摸文文上身每一寸肌肤。


    文文一直低声的呻吟和娇喘。沈强玩够才会放人,文文知道反抗是徒劳的,而身体还在不争气的渐渐发热。


    十分钟后,沈强才心满意足的松开文文手上绳子,文文几乎站不稳。


    “你怎么了?”沈强觉得文文有些奇怪。


    “坏蛋坏蛋坏蛋!”文文双手用尽吃奶的力捶打沈强的胸口;突然,文文的眼泪又哗啦啦的落下。


    “不哭不哭,真怕了你了,每次都哭。”沈强搂住文文。


    “把内衣还我。”


    “不还。算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


    “坏蛋!快还我。”


    “不还,你来追我啊,追得上就给你。”沈强跑开几步。


    “坏蛋!”文文迈开小步追,沈强一溜烟的跑掉了。文文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鼻涕,自言自语的说:“欺负人!你是足球队的前锋,我能追上你我就是女飞人琼斯了。”


    还好是冬天穿的衣服多,没有人注意到文文没穿内衣。文文回到公寓,趴在床上,搂着枕头咒骂:“沈强,大坏蛋。这样对人家!”


    文文摸着湿透的内裤,“在公众场合脱我的胸罩,还让人家在那么多人面前高潮……还好没让你这个变态知道我到高潮,不然你会乐成什么死样。”


    文文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在很多人眼皮底下抚摸胸部能高潮,我到底是怎么了?我真的是个荡妇吗?)


    “不,不是的,我不是荡妇!”文文自己诉自己。


    第三章


    文文在心里骂了沈强千百遍:“大变态,一定不要再理他。”但当再次见面时,沈强拿出一个礼盒,“送你的。”


    “什么?”真见面却气不起来,文文只能装出冷冷的样子。


    “哦,文文收到礼物了,好幸福啊,快开来看看是什么。”阿丽像幽灵一样突然再文文身后冒出。


    “只能给你一个人看。”沈强显得神秘兮兮。


    “小气死了,不看就不看。不打搅你们了。”阿丽跑开了。


    文文回到公寓,打开礼盒,看到里头是一套漂亮的红色的内衣。文文自言自语着:“坏蛋,胆真大。”


    里面还有一条纸条,上面写着:“对不起,莫生气,全是因你太美丽。你的信物我永留,红色代表我心意。”


    她用笔轻轻在下面又加了一句:“怎能不气怎能气。”


    第二天一大早,文文蒙蒙眬眬听到了沈强的声音,说:“沈强怎么会在这,一定听错了,再睡会。这个混蛋,弄得我神经虚弱。”


    但耳边又响起了沈强还有房东太太的声音。文文穿着睡衣开门,果然看见沈强,他在拎着大包小包往自己对面的房间搬东西,吃惊的问:“你在干什么?”


    “我已经和房东谈好了,以后我就住在你对门。”


    这岂不是一天无论到哪里都要对着沈强,文文说:“你……”


    “你反对吗?”


    “随便你了。”文文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


    “不要站着,快来帮我收拾。”


    “凭什么帮你收拾。”虽然嘴里说不愿意,文文还是换了衣服来帮忙。当沈强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来,文文也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有个女人真好啊!”看着整洁的房间,沈强说:“你不知道,男生宿舍乱的……”


    文文瞪着眼睛说:“谁是你的女人?”


    “你呀。”


    “臭美,哪天看你不顺眼就把你蹬了。”文文装出很凶的样子,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你舍不得的,送你的衣服合身吗?”


    任何少女被问到这种问题都会很不好意思,文文脸变得通红,“没问题。”


    沈强贴着文文的耳朵问:“现在是不是穿着。”


    “嗯。”文文的耳根都红了,稍稍夹紧大腿,下面……又湿了。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混蛋,你又来欺负人了。”文文狠狠捶沈强的胸脯,“只有欺负我你才开心啊?”


    沈强抱住文文,“穿起来效果怎么样?给我看看。”


    “胡说!我走了。”


    “别走。”沈强抱住文文,轻轻地放到新铺好的床上,深深一吻,说:“我爱你。”


    沈强深深的吻文文,舌头相交传来心动的感觉,文文感到沈强身上发出一种阳刚气息,在诱使自己犯罪,“我要欺负你一辈子。”


    “坏蛋,怎么会有你这种……坏蛋!”文文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骂他。


    “你是我的女人,我要看看你穿上新内衣的样子。”


    “怕你了,想看就看吧。”


    沈强一件一件脱去文文衣服,一个姣好的女子身体慢慢展现在沈强面前,直到最后只剩下火红内衣和内裤。因为羞愧,文文还是条件反射的遮挡胸部,“真美。”沈强搂住文文,又亲几下,在文文意乱情迷的时候把她的手扭到背后。


    “你想干什么?”文文猜到他想干什么了。


    “绑你。”


    “真过分。”绑起来天知道沈强会怎样折磨自己。


    “你不是喜欢吗?”也不管文文是否同意,沈强已经拿出绳子开始捆绑文文了。


    “绑吧绑吧,怕你了。”


    沈强只是简单的在背后绑住了文文的双手,但失去自由的她已经彻底成为沈强的玩偶。沈强用手指伸入文文的乳沟,挑逗文文的乳房。


    “能盖上被子吗?我好冷。”虽然到了中午,但屋内没有暖气,暴露几分钟后,文文冻得瑟瑟发抖。


    沈强把文文放进被窝,自己也仅脱剩一条短裤,钻入被窝;文文用热吻迎接了沈强。得到了文文的鼓励,沈强脱掉文文胸罩,不断揉捏,贪婪的舔文文的两个乳房。


    文文的乳房很敏感,沈强的进攻让她几乎疯狂。沈强什么时候脱去了她的内裤,她也不知晓。


    “你流了很多水。”沈强用手指抚摸她的阴蒂,有些粗鲁,微微的疼痛反而让文文更加欲火中烧。


    “都是你弄的。把人家弄成这样,还说。”


    “放心,我会负责的。”沈强脱掉了裤子,把文文大腿使劲分开,用几乎要爆炸的阴茎蹭文文下面,“我负责会让你爽到底的。”


    “啊……你!”虽然喜欢沈强,但并不很信任他,如果文文还清醒着,绝不会这么快就答应性交,但现在身体充满了渴望,欲望已经战胜了理智,“不要负我。”


    “决不会。”沈强和文文的身体已经合二为一,“我要你给我收拾一辈子房子……”


    沈强开始抽动,文文的腰微微挺起,这个角度更加受用,“我要天天看你脸红……”


    “啊……”有些疼,文文轻声的呻吟。


    “我要天天摸你的大波波……”沈强使劲捏着文文的乳房,加大了抽动的力度。


    “啊……坏蛋……啊……”听到这样糜烂的语言,文文觉得无比受用。


    “我要你天天淫水横流……”沈强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


    阴道传来的舒爽中夹杂着火辣辣的痛苦,乳房被使劲错揉,也是甜中带苦。天堂地狱的感觉同时侵袭,文文疯狂的喘着粗气。


    “我要绑你一辈子!愿意吗?”沈强问。


    “愿意……啊……我不行了……不要……不要了……”文文几乎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沈强继续反复进攻,在最激烈的时候突然停止抽动,一股热流洒在文文的体内……


    “放了我。”此时文文的确被沈强征服了,她放下了高傲的声调,轻声说:“让我给你清理一下。”


    “你躺着。”沈强用卫生纸擦拭文文阴部的液体,还不时抚摸文文的乳房。


    “我的手有些发麻了,还要绑多久啊。”


    “你不是答应让我绑一辈子吗?”


    “放了我吧,以后有的是时间。”


    “不,以后是以后,今天我一定要绑个够。”


    “好吧,随便你了。几点了,去买两份盒饭回来吧。”


    “我不饿。”沈强的手不想离开文文身体。


    “可我饿了,去嘛,我又跑不掉,顺便给我去药房买两片毓亭。”


    “毓亭?是什么?”


    “买就是了。”文文脸又红了,“以后要用套子,怀上小孩就麻烦了。”


    ……


    一个小时后,沈强带来了盒饭和药。喂文文吃过饭,沈强仍然是把她赤条条的绑着肆意玩弄,但没有再做爱。


    沈强睡了个午睡,文文的从酸麻渐渐变得有些刺痛,但最终也昏昏沉沉睡着了,然后又在沈强的抚摸下醒来。


    晚饭仍然是绑着让沈强喂食。文文还被迫在洗脸盆上了两次厕所。无论文文怎样苦苦哀求,沈强就是不放。


    到了深夜,文文哀求道:“快绑一天了。求你放了我吧。我的手都没有知觉了。”


    “你绑着的样子真可爱。我真的舍不得。”沈强仍然在贪婪的抚摸文文不设防的胴体。


    “可是我也要休息啊,再不休息我的手就要废了。我没了手你还绑什么。”


    “再绑一个晚上好不好,明天早上放你。”


    “不要那么残忍,我真的受不了了。明天再绑好不好。”文文几乎要哭了。


    “好吧好吧。”沈强终于极不情愿的解开文文。


    文文看到自己的手腕,几处磨破皮,还勒出好多道又青又紫的淤痕,只得长叹:“绑成这样还不解开,你好狠的心。”


    第二天起床,文文发觉的两天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


    强打精神去上课,当下课铃响起,沈强在文文耳边说了一句惊心动魄的话:“我们赶紧回去吧,我好想绑你。”


    第四章


    沈强敲开文文房间门:“来看碟吧。”


    “不了,快要考试了,我要看书。”


    文文找借口回绝,心里想:“你哪是找我看碟,存心是想绑我。”


    “是《O娘》,很辛苦才借到的,明天就要还。”沈强低声说。


    文文看过《O娘》的小说,所以这部电影实在是没法抗拒的诱惑,说:“好吧。”


    不出文文所料,影片刚开始,当O露着乳房被送入奴隶城堡时,沈强就又在绑她了。


    “又来这一套,每次都这样。”虽然有些不愿意,沈强还是把她的上身和手牢牢和椅背绑在一起,双脚分别绑在了椅子脚上,然后抚摸她的身体。每次都要等电影曲终人散,捆绑和抚摸才能停止,文文觉得沈强的把自己当成了玩具,想绑就绑,想摸就摸,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这是一部很煽情的影片,两个人的情绪都调动起来,到了激烈处,沈强就把手指插入文文阴道,让文文和O一起呻吟。当看到史密斯把O当妓女一样送给别人玩弄,沈强说:“这个老头真变态,这么好的女人,如果是我绝对不会把她给别人。”


    文文没有答他,心里想:“史密斯为了满足O的愿望,甘心把心爱的女人送给别人玩弄虐待,但他是深爱O啊。”


    沈强搂着文文说:“你是我的,这辈子我决不会让别的任何人碰你。”


    文文“嗯”的轻声答了一声。正在缠绵,电脑和灯都熄灭了,周围也陷入一片黑暗,停电了。文文说:“我房间抽屉里有蜡烛。”


    沈强拿了文文的钥匙,说:“我去拿。”


    过会,沈强就拿来了一包白蜡烛。看到沈强目不转睛的盯着炷火,文文想:“惨了,我怎么会告诉他有蜡烛。他不抓住机会滴蜡才怪呢。”


    但受到刚才电影的刺激,文文心中也有了受虐的渴望。果然,沈强拉下文文的裤子,露出她两条雪白的大腿,说:“我们来玩滴蜡吧。”


    文文咬着牙说:“怕你了,拿高点,滴几下好了。”


    沈强把蜡烛拿到文文眼睛的高度,让她看着蜡油慢慢一滴一滴滴落。第一滴蜡油滴到大腿上,很烫,文文轻轻颤抖一下,但随即,疼痛就转化成了一种兴奋的舒服的感觉。


    随着蜡油慢慢落下,文文开始轻声的呻吟,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快。沈强又点了一根蜡烛,蜡滴不断落下,大腿上的痛苦此起彼伏。文文开始的挣扎,轻声的喊着:“好烫,好烫!可以停了吗?”


    沈强非但没有停止,还把蜡烛加到了四根。蜡油像雨点一样落下。文文感觉已经不是在一滴一滴的痛楚,而是一块燃烧的木板放在大腿上。她咬着牙忍住不喊出来,身体却拚命的挣扎,椅子不断嗑响地板。


    沈强住手了,文文以为他发了善心,但很快就发现自己有多幼稚。沈强抚摸着她的大腿说:“滴满了,我帮你弄掉。”


    沈强突然使劲把一条腿上整块蜡连着毛一次撕下。


    “啊……”文文硬生生把惨叫声吞到肚子,但全身激烈的颤抖。看到沈强又在准备撕另一条腿的蜡。文文苦苦哀求:“不要,不要,不要啊!”


    沈强没有罢手的意思,文文只好闭上眼睛咬着牙。沈强又是把一大块蜡连着毛粗鲁的扯下。又是一次撕心裂肺的痛楚,文文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疯狂的涌了出来。


    沈强慢慢抚摸文文的大腿,清理余蜡。文文看见自己的大腿已经烫的通红,火辣的痛楚依然在不断侵袭她,说:“好了吗?放了我吧。”


    “好玩,再来一次。”沈强又拿起了四根蜡烛。


    “不行啊。”


    文文的反对是那么苍白无力,蜡油又像暴雨一样落到了她的大腿上。如果说刚才的滴蜡在痛苦中还有一种邪恶的满足感,现在纯粹是痛苦折磨。落到大腿上的蜡油感觉如同沸水。


    沈强踩着椅子,不让和地面碰出声音,任由文文拚命的扭动身体挣扎,头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摇晃,泪水夹杂汗水洒落。


    “啊……啊……”文文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小声点,你想让别人听到。”


    “饶了我,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你行的,再坚持一会。”


    “不要不要……求你了……求你了……啊……”文文哀求:“换一种玩法,求你……求你……”


    沈强停住滴蜡,问:“什么玩法?”


    文文稍微松了一口气,说:“先滴到你的手心,然后抹到我的胸部。”


    “你喜欢这样玩?”


    沈强说:“好吧,骚货,就让你满足一回。”


    沈强把文文的上衣拉到脑后,把蜡油滴到自己的手心。他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想真的很烫;然后把手按在文文的乳房上。文文感到一团暖火裹住了乳房,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沈强不断的在手上滴蜡,然后抹到文文胸部,蜡油在文文的乳房上凝结,又一片片掉落。文文的乳房很敏感,这种带着轻微痛楚的抚摸更加让她感到飘飘欲仙。她靠在沈强身上,轻声的呻吟,显然是很受用。


    “骚货,这样玩你很开心吗?”


    “没有的事。”虽然嘴上否认,但轻轻扭动迎合沈强的身体却明白表达了文文的渴望。


    “那我就不来了。”


    “不要、不要停。”


    “求我。”


    “求你了。”


    “求什么?”


    “摸我,用蜡油摸我。”


    “骚货!”


    在沈强火辣辣的手的抚摸下,文文扭动着身体,快乐的低吟,下身的水不断涌出,阴道微微发痒,有了强烈的被插入的欲望。如果此时她是自由的,她会毫不犹豫的用手指去慰藉自己。她感到了阴道有了微微的抽动,“干我。”


    “什么?”文文的反应让沈强吃惊。


    “我受不了了,快干我。”


    沈强扯烂文文的内裤,当他的阴茎一进入文文体内,文文就不可抑制到了高潮。


    “爱我吗?”文文满脸红晕。


    “爱,一辈子做我奴隶好吗?”


    “好的。”文文闭起眼睛慢慢享受。沈强继续抽插,伴随着文文再一次上高潮,他也强烈喷发……


    疯狂过后,电也来了。看完电影,文文回到自己房间,大腿的痛楚越来越明显,细细看才发现起了好多个小水泡。


    晚上痛得睡不着觉,文文又偷偷哭了一场。第二天,文文上网查到了低温蜡烛,心中骂道:“Fuck,原来别人用的是低温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