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碎虚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2:00   
      血气漫天飞舞,一声砰巨响下,萧麟儿面前幻出得剑盾,如一块块碎裂的玻璃一般,掉在了地上,而血天君,此时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他刚才可是使出了阴血功最强的招式血祭。
      连血岚都说过,血祭一出,就算女娲也要躲避,但是这萧麟儿,只是幻出了剑盾,竟然拦住了他这一招攻势。
      但是他没有细想,萧麟儿脸上现出冷意,娇声道:“你咄咄逼人,就别怪我出手了。”
      只见萧麟儿斜伸得手里,突兀的出现了一把通体发绿得长剑。
      见她亮出兵器,血天君亦没有犹豫,左手向面前一挡,清脆得砰一声,两人手中兵器交击在一起的刹那,血天君借着萧麟儿狂躁的剑气,整身向后急退了出去。
      “哟,兵器不错,看来我找对人了。”
      萧麟儿看着血天君手中的长剑,挑眉笑道。
      血天君狞笑道:“找对人了,哈哈,你伤我爱妻,看我怎么教训你。”
      萧麟儿看他气势再起,也不示弱,浑身泛起银光闪闪,突兀的腾空而起,爆喝道:“诛天剑法。”
      仰头看着无数剑从萧麟儿持着的剑尖祭出,血天君脸上变色,他得剑法也学的不错,但是这萧麟儿的诛天剑法,竟然如此强悍。
      眼看万剑飞来,血天君浑身泛起金光,祭出了自己最强的防御本源独尊绝,金钟罩罩住其身。
      “啊……”
      一声爆喝从血天君嘴里喊出。
      只见他身体周围,万剑如雷雨般迅速齐攻其身,连绵不绝的爆响,使大地都在震荡。
      尘土飞扬,万剑穿心得诛天剑法所造成的场面,无比之震撼,萧麟儿落在地上时,手一挥动,尘土随风而散。
      刚才血天君站立得地方已经现出了数个大坑,但唯独血天君脚下一块,还是完好无损,但见他身上,血遍全身,脸上狰狞得表情,似乎是在强忍。
      萧麟儿惋惜道:“我只是想和她们成为朋友,更不想杀了你,谁叫你逼人太甚啊。”
      看着颓然倒在地上的血天君,萧麟儿摇了摇头。
      远处奔来了一群人,眼看血天君倒地得场景,猫仙和仙仙第一个急窜了过去。
      “不……夫君……”
      猫仙惊呼了一声,她伸手探及血天君鼻息时,却已感觉不到任何的呼吸。
      仙仙疑惑的把血天君翻过身时,顿时呆住了,血天君睁着双眼,但是脸上却毫无表情。
      黄蓉等人随后赶到,看着地上的血天君,一群女人立刻嚎啕大哭了起来,血天君死了,他没有脉搏跳动,也没有呼吸了。
      “是你,是你杀了我夫君……”
      小龙女尖锐的喊着,要向萧麟儿扑上去。
      林朝英拦住小龙女,呵斥道:“龙儿,连夫君都不是这个妖女的对手,你不要送死啊。”
      黄蓉冷眼看着萧麟儿,低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我夫君。”
      “我没有想杀他。”
      萧麟儿为自己辩解道。
      她只不过想和这些人玩玩,但是她也深知人的感情,第一次被黄蓉从火麟剑释放出来,她就已经在心底发誓,她要保护黄蓉,和她身边所有的女人,只是她自己的身份,让她不能低三下四。
      黄蓉浑身突然泛起一层火焰,她手中执着得火麟剑更是嗡嗡作响。
      看着黄蓉要和自己动手,萧麟儿苦笑道:“你真要为了他杀我吗?”
      “是,我一定要杀你,为我夫君报仇。”
      黄蓉咬牙切齿道。
      萧麟儿挑眉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要是惹怒我的话,我可不一定会饶过你们所有人。”
      林朝英怒声道:“哈哈,好啊,那你就杀啊,杀了我们,我们也好跟夫君同赴黄泉,在做夫妻。”
      所有女人都站了起身,血天君死已经成了事实,而且现在大敌当前,她们不能悲痛,而是该想想,怎么为自己的夫君报仇雪恨。
      众女全都怒视着萧麟儿,但是萧麟儿脸上却露出了一种黄蓉她们都看不懂的表情,只听萧麟儿呢喃道:“你赢了。”
      谁赢了?
      黄蓉和林朝英等人都是互相看了一眼,谁都不知道这萧麟儿在说什么。
      只见萧麟儿手中长剑收了起来,苦笑道:“我原以为这世间的爱都是假的,原来她们真的很深爱你。”
      “废话少说,还我夫君命来。”
      小龙女突然抬手,身形一动,向着萧麟儿出掌而去。
      猫仙知道这里没有人是萧麟儿对手,刚要起身去阻拦,却被一只手拉住了,她一怔,刚要惊喜得大叫,却只觉眼前一黑。
      当猫仙在看到周围时,却惊呆了。
      “这是哪?”
      小龙女扑了个空,看到身边脚下无尽的虚空,脸上露出了惊骇。
      和她一样,黄蓉等人亦都是满脸惧色,周围竟然还有如星辰一般得光点,甚至还有许多飞石,从她们身边划过。
      而更让她们震惊的是,脚下却是虚空,任何东西都没有。
      林朝英虽震惊害怕,却第一时间反映了过来,安慰着众人道:“你们别担心,这或许只是那个萧麟儿的障眼法。”
      处于惊叹的猫仙,娇声道:“不,这不是什么障眼法,也不是萧麟儿把我们放到这里得。”
      “那是谁?”
      几乎所有人都问出了这个问题。
      就在猫仙刚开口要说自己在一刹那,感觉到一只手拉着自己时,而那时她身边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血天君。
      虚空突然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大笑,而那笑声让所有女人都为之一振。
      “哈哈,各位老婆,让你们担心了。”
      在她们眼前不远处,一个身形突兀的出现了,一身紫袍着身,飘逸的长发,和那一脸邪邪得笑意,他不是别的男人,正是已没了呼吸的血天君。
      黄蓉揉了揉眼,娇呼道:“夫君,难道我们都已经死了?这里是黄泉?”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仰头笑道:“这不是什么黄泉,你们也都没死,而你们夫君当然也不会死,这里是宇宙空间。”
      “宇宙空间?是什么?”
      林朝英疑惑道。
      血天君凝眉解释道:“刚才我确实被萧麟儿所杀,但是我的意识没死,在她强大的攻击下,我体内得血菩提全都破裂,力量完全融入到了我的体内,我只是轻轻一挥手,撕裂了虚空,把你们全都带到这里。”
      嘴上说着,血天君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周围的一切,他早就看了一遍,那些飞石都是陨石,而那些闪着光的都是星辰,远处还有一颗很大的未知名恒星,他是现代来的,自然知道这就是无尽宇宙。
      看着众位老婆还要多问,血天君摆手道:“你们先回极乐界,我出去与她了解这笔帐再说。”
      只见血天君手一挥,面前的黄蓉等人,立刻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空空如也的断崖之上,萧麟儿呆立在这许久了,她在想,血天君和那些女人是怎么突然消失的,她可以肯定,血天君绝对没有死,因为他的气息还尚在,就在这附近,但是萧麟儿在怎么用她所谓的神识搜索,亦找不到血天君的踪迹。
      就在她抬步准备离开这里时,突兀的一声咯咯怪笑从空中传来,萧麟儿仰头一看,那腾空而立之人,竟真的是血天君。
      “我就知道你没有死。”
      萧麟儿脸上露出了兴奋,娇声笑道。
      血天君如九天神魔,俯视着萧麟儿,大笑道:“我不会死,但是我要谢谢你。”
      萧麟儿挑眉道:“谢我什么?”
      “谢你成就了我,置死地而后生,我现在不是刚才的血天君了。”
      血天君轻笑道。
      看着他落到地上,萧麟儿故意冷笑道:“我可不会第二次手下留情,这一次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血天君凝声笑道:“你刚才出了三层力,是不想杀我,但是没想到我这么脆弱就死了,现在,我要你使出你吃奶的力量,和我好好打一场。”
      “你可真会高抬自己,不管和你会不会成为朋友,这场打斗是免不了了,那就接招吧。”
      萧麟儿嘴上说着,话还没说话,突然伸手对着血天君一指。
      一道剑气咻得朝血天君的脖颈疾射而去,就在剑气即要到他脖颈时,突然血天君面前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口,剑气竟然钻进了黑色裂口,而那突兀出现的黑色裂口,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咦?这是什么武功?”
      萧麟儿低声呢喃了一句。
      手中又出现了那把通体发绿得长剑,只见她挥起剑,如舞弄身姿一般,左一剑,右一剑,上一剑,下一剑,她得剑法颇为精湛,但是她就好像在唱独角戏,血天君依旧站在那,笑嘻嘻的看着她舞剑。
      萧麟儿此时起招,乃是诛天剑法得第一式,狂魔乱舞,只要血天君敢进攻过来,她这狂魔乱舞剑招,就会如防御招式,先防御,但是也会在瞬息间,变为攻击的招式,只是这招先防,而血天君却没有要过来攻击自己的意思。
      “哼,还想再死一次。”
      萧麟儿双眼一闪,身形突然如陀螺一样在原地旋转而起。
      剑气势如破竹般,道道从她剑上飞出,都向着血天君袭去,只是每一道剑气到了血天君面前,都会奇异的被一条黑色裂口吞噬掉,那黑色裂口就好像一个贪吃鬼一样,吞噬掉了萧麟儿所有挥出的剑气。
      停止出招,萧麟儿惊叫道:“你这是什么招数?”
      血天君摇头笑道:“碎虚。”
      “碎虚?”
      萧麟儿眉头紧皱,适才出招时,她细细观察了那些黑色裂口,显然裂口后的黑暗,简直就像是虚空,而自己所挥出的剑气,一定是被虚空里巨大的吸力给吸了进去。
      一步步向着萧麟儿走去,血天君狞笑道:“该我出手了。”
      萧麟儿不傻,以她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血天君的对手,她刚才虽是在试探,但是显然自己强大的剑气下,血天君毫发无伤,足可见他的能力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死而后生而得福,萧麟儿不相信这是真的,当她升起要逃走的念想时,身子刚刚跃起,却只觉脚下传来一股吸力,她低头一看,自己脚下不知何时裂开了一条黑色裂口,那里面竟然还有飞石行过。
      “不……”
      萧麟儿高呼了一声。

      萧麟儿惊叫着,她自然明白这虚空裂口的厉害,要是自己被吸了进去,一定会被撕成粉碎,剑灵一破,就不可能在存在了,她害怕了,惊惧的脸上现出了后悔。
      但是这一切她恨自己,不该和黄蓉她们开玩笑,不该招惹这个男人,回想起自己初出火麟剑时,萧麟儿只是想和黄蓉她们成为朋友,这一切,竟然成为了泡影。
      眼角流出了眼泪,萧麟儿苦笑的看着面前不远得血天君,眼神里尽是不舍之意。
      就在她以为自己即将被吸入虚空裂口时,突兀的脚下传来踏地得声音,萧麟儿一怔,低头一看,脚下得虚空裂口,竟然消失了,又恢复了地面。
      “哼,别以为你流了几滴眼泪,我就会饶了你。”
      血天君冷声说道。
      萧麟儿没有想期望血天君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不生气,只是她也不希望,自己要用祈求才能换取活下去得机会,幽幽的双眸盯着血天君,她轻声道。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血天君凝视着萧麟儿,脸上突然露出了猥琐的笑。
      许久才说道:“我不杀你,是因为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比死还要痛苦的事。”
      “你要折磨我?”
      萧麟儿一脸不屑道,似乎对于血天君的手段,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血天君没有说话,而是向着她走了过来,而在他每走一步,萧麟儿身前都会出现虚空裂口,猛一吸一停,只是几下,就已把萧麟儿带到了血天君的面前。
      惊讶于他的碎虚招式,萧麟儿眼看要与血天君贴身,脸上一红,娇怯道:“你想做什么。”
      看着有着少女黄蓉面堂的萧麟儿,血天君伸手触到了她得下巴,向上一抬,沉声道:“我想做什么,你没有权利追问。”
      甩了下头,萧麟儿推开血天君的手,娇声道:“别把我当成一般女人,要是你在这样碰我,我就……我就……”
      话说了一半,萧麟儿再说不下去了,她本想说我就杀了你,可是自己根本不是血天君的对手,而且就算自己恢复原来的实力,也不可能比能撕碎虚空的血天君比。
      萧麟儿的脸上羞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比之黄蓉得美眸,丝毫不差,虽然有着少女黄蓉的面孔,但是萧麟儿的身材,却是非常的火辣,高耸得硕大圣女峰,似要撑破她得衣裙呼之欲出一样,那若隐若现的圣女峰沟壑,更是很诱人得挤在一起,成了一条线。
      看到血天君得眼神,萧麟儿向后退了退,她虽然从没和男人有过接触,却也知道,男女交欢是什么意思,更知道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能做的事,也就是卿卿我我。
      她退血天君就跟进,萧麟儿逃无可逃,只得娇声道:“一切是我的错,我又没有伤她们几个,而且你也没被我杀死,不如我们的仇,就这么了解了吧。”
      “了解?说得轻巧,今天要是不好好调教调教你,日后我血天君,还怎么在风云世界里混下去。”
      血天君说着,突然一手揽住了萧麟儿的腰肢,把她整个身子拉到了自己怀里。
      萧麟儿从未和男人如此接触过,眼见血天君猥琐的笑看着自己,他的双手亦是紧紧的缠住她得腰板,让她退不得。
      就在萧麟儿想要挣脱时,突然她惊骇得看见血天君身后裂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裂口,刹那间她与血天君都被巨大的吸力,牵引进了黑色裂口。
      “不……”
      她再次高呼,可是人已随着血天君进入了虚空。
      她不是神,只是一个剑灵,剑灵没有实体,自然到了虚空会被虚空无尽狂野的力量撕碎,萧麟儿闭上了眼睛,暗恨血天君竟对自己这么狠,让自己要落得一个如此惨死的下场。
      片刻后,萧麟儿只感到自己被怀抱着,周围亦有些冷意,可是她并没有死。
      睁开双眸时,萧麟儿惊呆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到处皆是黑暗不假,但是周围却有无数闪光星点,浩瀚得巨大场景,让她感受到了,这里一定就是那裂口后的虚空。
      血天君轻笑道:“哼,现在知道怕死了。”
      他对自己所悟出的碎虚招式,倍感喜欢,因为萧麟儿击杀自己,而使得没有消化得血菩提力量,尽数流进了他的体内各处,让他血天君知道什么才叫物极。
      所谓物极,既是万物可变换,亦是人有生死,而天不能定,只要心有强大的信念,便可达成一切梦想。
      碎虚亦是如此,血天君划破虚空时,终于将这可以毁天灭地的绝招,融入到了本源独尊绝里,本源独尊绝本就是几大内功合为一体,而现在加上碎虚为攻,血天君已能感到,就算是女娲来了,他也能挫败对方。
      萧麟儿冷笑道:“我又怎会怕死。”
      “好,那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血天君轻喝一声,突然浑身泛起无尽的血雾,片刻将两人笼罩在了内里。
      看着他又来这招,萧麟儿刚挣开他的怀抱,但却发现自己根本逃不掉,在她转身的刹那,血天君对着她后背拍出了一掌,只听咝一声,萧麟儿身上的裙衣竟四分五裂得迸飞了出去。
      脸上一红,低头一看自己得裙衣没了,萧麟儿双手立刻捂住了自己硕大得圣女峰,她得赤身,哪被男人看过,但是今日,不光被看了,还是被男人给脱了。
      “一切都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一声冷笑在身后响起。
      萧麟儿不敢回头去看,却只觉身后被一个人贴住了,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血天君,而且与萧麟儿一样,他早就褪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此时站在萧麟儿身后,那撅着得凶器,正顶在她得股瓣沟上端。
      一股异样得感觉升起,萧麟儿没有犹豫,反身出手就朝血天君脑袋上抓去。
      “还敢反抗……”
      血天君冷笑着,双手抓住她得手,突然向前一压,萧麟儿的身子,立刻弓了起来,像是被当成贼一样的按住了。
      看着雪白翘着丰腴得股瓣,和那股瓣中心的粉嫩嫩得小穴,血天君狞笑着,顶着凶器,扎入了进去。
      没有润滑,也没有挑撩,干涩的粉缝,被突入而来的挤压磨得生疼,萧麟儿大呼道:“啊……痛……”
      血天君没有理会她得痛,他气这个女人太心计,更气她太霸道,但是血天君,亦想把她收入极乐界,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征服她,让她对自己忠心不二。
      怜香惜玉,血天君只会对喜欢自己,遵从自己得女人这般,而对萧麟儿,他是狂野得快速的在萧麟儿那紧紧地粉缝里来回耸动着,犹如成熟得莲藕难粗的凶器,毫不客气的次次到底得撞击,让萧麟儿甩着头不断的哀嚎出声。
      “啊……啊……不……好痛……”
      “痛才能让你长记性。”
      血天君低头看着阳具在萧麟儿小穴里进出,隐隐血和阴液的混合流了出来。
      “嗯嗯……不……别插了……啊……啊……”
      在血天君前后耸动之下,萧麟儿一双硕大洁白得圣女峰亦在他前后的动作下晃动着,两粒紫红色的小可爱已然悄悄挺立了起来。
      “不……不要这么对我……啊……”
      萧麟儿很想反抗,但是在血天君强大的驾驭下,她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百十下后,血天君的速度慢了一些,而萧麟儿刚才还喊疼喊停得,这时却反而在顺从血天君猛力的撞击,渐渐摇动那纤细的腰肢迎逢着血天君得动作。
      “哈哈……”
      不管她嘴上言语得抗拒,血天君保持着站姿,彻底而疯狂的占有着邪剑灵萧麟儿。
      被洗礼得萧麟儿,感到身体第一次的痛楚已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得快意,她浑身娇颤,嘴里更是哼出美妙放荡的霪糜声来。
      “啊……好奇怪……好美妙……这……这是……啊啊……”
      感受着自己腿根处,两道从粉缝里流出了汩汩热液,而那里在被一下下戳着时,早就已经泥泞不堪。
      “不,我怎么会动情了?”
      萧麟儿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这个男人驰骋到了出水,她可是邪剑灵,从未有过男女之事的邪剑灵。
      双手握住萧麟儿纤细的腰肢,阳具次次深入到底的抽插,啪啪之声不断响起。
      “哦……好……好舒服……在快点……啊……好……啊……”
      被许久的如此狂戳,萧麟儿已没了先前的羞愤,血天君带给自己的愉悦,也让她彻底喜欢上了男女之乐。
      口中亦是娇呼着,只有那些和男人在一起激情的女人,才会喊出的甜蜜话语,叫快,叫大力点……
      如此站着抽插的姿势不久,血天君突然抬起她得腰,让她整个人在虚空翻了个身,萧麟儿竟如躺在床榻上一样,躺在了血天君面前。
      那小穴早就有些红肿,汩汩阴液伴随着殷红得血不断向外冒着,血天君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雏。”
      说着他抓住了萧麟儿的脚踝,猛地向后一拉,自己不动,如此拉推下,竟也有交合的作用。
      眼看着血天君,萧麟儿满脸羞红,娇声连连的哼着,脸上更是妩媚至极。
      “哦……好……在深点……使劲……插……插……啊……哦哦……”
      想她萧麟儿,何时享受过如此美妙的事情,她也终于知道,原来世间的男女欢爱之事,是如此快乐和兼并享受的事。
      与此同时,萧麟儿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一阵乱窜,那是自己体内的剑气,只是那剑气竟汇聚到了自己的小腹丹田里,难道血天君要吸了自己得力量。
      她得脸上露出了惊骇,血天君却在这时说道:“你要吸我的力量,想得美。”
      原来血天君也感到自己得力量在丹田汇聚,他以为萧麟儿使出了什么邪招,立刻控制着心神,却并没拔出凶器,继续在萧麟儿粉缝里耸动。
      只是刹那,血天君一阵惊异,为什么萧麟儿体内的力量在向自己这里奔来,而自己的力量亦奔到出口,像是遇到了好朋友一样,接触在了一起。
      萧麟儿仰头娇哼了一声,出声道:“天君,快……插……快……啊……嗯……快点插啊……”
      为何要快?
      血天君当然知道,他看到萧麟儿的小腹隆起不断,显然是到了临界点,怕出事,血天君在没犹豫,迅速的捣鼓了百十下,噗噗精液,全顺着她的小穴洒进了萧麟儿的体内。
      而萧麟儿此时也与他一起泄了,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血天君感受到体内的力量竟然更精纯了。
      “我……我恢复全部力量了……”
      萧麟儿突然娇呼了一声。
      血天君一看,萧麟儿的面孔已然变了,不再是少女黄蓉的模样,而是一个尖尖下巴,看起来十七八九的少女面孔,难道自己和萧麟儿在不知觉得情况下,顿起了双修功法,使得两人都受益了。

      萧麟儿惊喜万分,不光享受到了男女欢乐,竟出奇的恢复了自己的力量。
      看着血天君凝视着自己的脸蛋,萧麟儿下意识的一摸下巴,惊叫道:“我……我是不是变样子了?”
      血天君点了点头,脸上一冷道:“你高兴个什么劲。”
      “谢谢你。”
      萧麟儿一脸真挚的说。
      盯着萧麟儿的眼看了一会,血天君才凝声道:“为什么你会恢复力量?”
      想了想,萧麟儿解释道:“我只知道男女欢爱时,女人要到达兴奋点时,玄门大开,宇宙能量之门就会大开……”
      听着萧麟儿的一番解释,血天君算是明白了,自己刚才确实对萧麟儿没有任何强占得念头,只是作为一个男人,他要用交欢得办法征服他,而萧麟儿也是一样,一直没想和血天君能在一起交合,故而两人可以从对方的体内,吸收到宇宙蕴含的能量。
      许久的沉默,血天君与萧麟儿对视了一眼,血天君对她已无杀心,但是也不想就这么白白放了她走。
      萧麟儿娇声喊道:“主人……”
      血天君一怔,挑眉道:“怎么,我又成了你主人了。”
      “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和她们和你为敌,只是在火麟剑里憋了太久了,出来就想找找乐子,如果你真要是恨我怪我,便可杀了我,我萧麟儿决不眨下眉头。”
      萧麟儿一仰头说道。
      看着她脸上真的露出了视死如归得神情,血天君暗笑,这个萧麟儿聪明的很,而且有心机,她明知道自己不会杀她,这句话简直就是在刺激自己。
      血天君冷声道:“你以为我不敢?”
      萧麟儿这时却伸手环住他的手臂,娇笑道:“我的主人,麟儿错了,原谅我吧。”
      她得突然转变,让血天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随即一想,萧麟儿的智力只不过算是个十四五岁得女孩,她故然有心机,固然很聪明,但是天真无邪的内心,不是装出来的。
      “哼,别跟我套近乎。”
      血天君一脸冷酷道。
      眼见血天君这么淡薄,萧麟儿撅嘴娇真道:“你真不愿意原谅麟儿嘛,我真得知道错了。”
      看着她赤着的身子,血天君这时才泛起一阵兴奋,腿根处的凶器挺着,表露狰狞的巨大蘑菇头,闪着光显在了萧麟儿的眼前。
      萧麟儿面带娇红,双眼盯着血天君腿根处得凶器,眼神里现出了迷离之色。
      这时血天君轻声道:“要是真想让我原谅你,让我老婆们原谅你,你是不是要做一些让我高兴的事来。”
      听他这么说,萧麟儿娇媚的看了他一眼,立刻蹲下身,双手捏住了血天君得凶器,娇笑道:“我愿意为主人做一切主人喜欢的事。”
      只见萧麟儿张启嘴唇,一下吞下了血天君巨大的凶器,两腮鼓鼓胀起,而萧麟儿更是熟悉的,前后耸动起脑袋,时而用舌尖在凶器蘑菇头前扫撩,时而用舌在凶器周围来回的舔吮。
      “你怎么会这招?”
      血天君凝声问道。
      “啵”一声,萧麟儿吐出已坚硬无比得凶器,娇真道:“我从她们那里学来的。”
      血天君没有追问下去,萧麟儿既是剑灵,她一定和仙仙一样,有着强大得读心术,甚至萧麟儿,比仙仙更懂读心术,她会如此挑撩技巧,绝对是从黄蓉她们之中得记忆学来的。
      又是一番汗澈淋漓的激战,萧麟儿和血天君,亦都没有杂乱的想法,而是彻彻底底得完成了一次疯狂得交合,在虚空中,萧麟儿的热液到处飞溅,如那些飞行得陨石一般,向远处飞去。
      撕裂虚空,回到风云世界时,萧麟儿已幻化了一身紫色的长裙,配合着血天君身上的紫袍,如此绝代芳华的美人,与俊逸非凡得血天君,并肩站在一起,倒是显得很般配。
      “主人,我们要去哪?”
      萧麟儿娇声问道。
      血天君笑道:“你去极乐界,记住我说的话,三年为奴,若是三年里,你真的可以做到我所说得,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名分。”
      萧麟儿点着头跪在了血天君的面前。
      一个在魔神之上的存在,竟然屈膝跪在自己面前,血天君脸上现出了狂喜,对于自己实力的提升,他更多的是,想到了女娲,那个曾经一招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女人。
      与萧麟儿一起回到极乐界,血天君没有停止自己的计划,而是让黄蓉她们继续发展血门,而他自己,也在安排妥当了一切事后,带着公孙绿萼再次回到了天下会的暗香阁。
      “咦?天君哥哥屋里怎么有响声?”
      正从公孙绿萼房间门走过的孔慈和另外三个女婢,都听到了血天君屋里的动静。
      其中一个叫小幽得女婢轻声道:“慈姐,天君哥哥不是没在嘛,刚才我们可已经看过了。”
      孔慈皱眉道:“难道是老鼠,走,再进去看看。”
      四个小女孩,一起奔向血天君的房间,孔慈推开门,疾步走了进去,当四人全都进了屋里时,顿时都呆住了,屋里有人,而且是两个人,只见唯一的床榻上,一男一女正叠在一起,热情的激吻着。
      “啊,天君哥哥,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得……”
      孔慈虽和血天君有那层关系,但是看到他和公孙绿萼在一起,还是有些吃醋。
      看着四个女孩转过身要走,血天君笑道:“为什么突然闯进来啊。”
      孔慈娇声道:“雄霸帮主派人来找过天君哥哥你,可是刚才我们进屋时,没看到你和绿萼姐姐。”
      她们当然不会看到自己,血天君与脸红得公孙绿萼分了开,本想回来与她一起好好缠绵缠绵,但是显然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雄霸来找过自己,红鸾也一定来过,孔慈也一定不知道来找过自己几次。
      “我们刚回来。”
      血天君解释了一声,整理了下衣袍,走出了屋子。
      天下会雄霸殿内,雄霸侧身斜卧在长椅上,文丑丑在他身边为他摇扇驱热。
      这时雄霸轻笑道:“他来了。”
      文丑丑疑惑道:“帮主,是谁来了啊?”
      “天君。”
      雄霸接着说道。
      文丑丑立刻朝殿外看去,果然一身紫袍的血天君,已上了楼梯,正往殿里走来。
      他急忙轻声赞叹道:“帮主果然厉害,这么远都能察觉到他来了。”
      马屁精文丑丑,在天下会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一点武功都没有,身份却仅次于风云霜三堂堂主,这就是因为他知道雄霸喜欢听什么,喜欢别人奉承他,但是并不是所有人的奉承,雄霸都会喜欢。
      进到殿里,血天君看着雄霸很惬意得在长椅上,不禁大声笑道:“雄帮主,好闲啊。”
      普天之下,敢跟雄霸如此口气说话的人不多,文丑丑跟了雄霸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有人对他这种口气,还能在天下会里有贵宾待遇得,而有人辱骂雄霸和诋毁雄霸得,皆是满门惨死。
      坐起了身,雄霸亦是朗声笑道:“我哪有天君兄弟闲啊,今天我可找了你三次,你都不再暗香阁,几个女婢也不知道你去哪了,连我天下会守门的人,都没见你走出天下会大门。”
      看着雄霸脸上的笑意,血天君疑惑道:“雄帮主,找我什么事啊?”
      “呵呵,后天是我小女得生日,我想天君兄弟,帮我想想,怎么操办一场生日会。”
      雄霸随即说道。
      血天君浅声笑道:“雄帮主的女儿,今年多大了?”
      文丑丑尖声替雄霸说道:“幽若公主,今年芳龄十二。”
      “呵呵,十二年了,我以前从未为她过过生日。”
      雄霸轻声笑着,脸上却有些暗殇。
      血天君心里暗骂,这个老匹夫,简直把自己当成了天下会的管家了,什么事都安排自己做,但是想到幽若,血天君立刻答应道:“雄帮主,我虽是个武夫,但是举办生日宴会这等事,我想有人比我比帮主你都做得好。”
      雄霸挑眉道:“谁?”
      “红鸾。”
      听到红鸾得名字,雄霸摇头道:“她怎么能行啊。”
      血天君解释道:“红鸾是个女人,女人心细,雄帮主一定了解吧,而天下会里,红鸾也是一个头目,她一手操办幽若公主的生日宴会,比我要来的好,但是雄帮主放心,我一定在旁监督,要是有不好的地方,立刻去掉。”
      听他这么说,文丑丑低身靠近雄霸,附耳道:“帮主啊,他说的没错,红鸾姑娘确实很心细,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是最近,丑丑发现,她倒是温柔了许多,更多了些女人味。”
      “哈哈,老夫知道了,天君兄弟,那好,一切就交给你了。”
      雄霸站起身大笑道。
      血天君却苦笑道:“雄帮主,那也要让我见见幽若公主吧,看到她的人,我也能揣测一下,小女孩的心理。”
      雄霸知道血天君的用意,他是想揣测自己女儿的心思,喜欢什么,在用她所喜欢的,让她高兴,但是雄霸只知道,幽若已经好多年没从那湖心小筑出来过。
      脸上一冷,雄霸沉声道:“她就是个不孝女。”
      见他这么说,血天君并没追问,因为幽若的娘,就是因雄霸太贪图名利而死,幽若自小记事就开始对雄霸有恨,她在湖心小筑,过的是被囚禁的日子。
      而雄霸要为她庆生,显然是父爱萌生。
      血天君退了出去,刚走出不远,文丑丑追了上来,疾呼道:“血阁主……”
      停住脚步,血天君回头看着文丑丑笑道:“文管家,叫我何事啊?”
      “呵呵,丑丑哪是什么管家,血阁主还是叫我丑丑吧。”
      文丑丑扭捏的尖声娇笑道。
      血天君笑了笑道:“那好,丑丑,有什么事找我?”
      文丑丑小声很神秘得说:“帮主说了,庆生宴会要在湖心小筑得望窗前举办。”
      “哦?为何要在那里呢?”
      血天君故意问道。
      “因为幽若公主被囚禁……不,是幽若公主身体患疾,常年居住在湖心小筑里,不能外出,所以宴会在那举办,公主才可以从望窗看到。”
      文丑丑暗骂自己险些说漏嘴,但是他也看到了血天君脸上的怀疑。
      血天君点头笑道:“好的,我记下了。”

      红鸾阁内,阁楼主人红鸾正倚靠在二楼窗前,脸上带着羞怯得笑意,似是在回忆一些她心里美好的事。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的出现,让她恢复了过来,看着到了阁楼之下的血天君,红鸾连忙招手笑道。
      “呵呵,怎么这时想来我这了。”
      仰头看着红鸾,此时已不用一个时辰,天就会暗下来,血天君轻声笑道:“在你这吃顿饭,红阁主难道不欢迎?”
      红鸾娇笑了一声。
      只是片刻,门被打开,血天君走进了红鸾的阁楼之内,四处一看,挑眉问道:“怎么?那些女婢都不在。”
      掩住大门,红鸾栖身靠近血天君,媚笑道:“我有手有脚,何要人来伺候。”
      “不然吧,让女婢走,是不是更方便我过来。”
      血天君盯着她说道。
      红鸾当然瞒不了血天君,固然那些女婢就算知道自己和血天君的关系,不会乱说出去不假,但是时间长了,自己和血天君在阁里,做些什么也不是很方便。
      见血天君找了张椅子坐下,红鸾忙说道:“你先坐着,我去让下人备点酒菜。”
      “随意点就好。”
      血天君点了点头。
      没多久,红鸾返回,而只是片刻,已有仆人送来酒菜。
      酒菜上桌,偌大空旷的阁楼也只有血天君与红鸾二人。
      看着几样菜肴和两坛子女儿红,血天君调笑道:“你本不善饮酒,现在倒被我熏陶的爱喝酒了。”
      为血天君斟满一碗,红鸾娇真道:“酒虽辛辣不好喝,却易醉人,我喜欢那种晕乎乎得感觉。”
      看着红鸾入座对面,血天君拍了拍身边座椅,笑道:“坐这。”
      红鸾娇羞笑了笑,起身又坐在了血天君身边。
      “我今天可去找了你两次,你都不再暗香阁,去哪了?”
      听她询问,血天君轻笑道:“和绿萼去天荫城得市集上转了转。”
      嘟起小嘴,红鸾嗔怪道:“为何不叫上我啊,我在这天下会里一直都未出去过,早就想出去转转了。”
      饮完一碗酒,血天君搂住她纤细的腰肢,靠近她媚意十足的脸蛋,狠狠的亲了一口,才说道:“与她一起时,我就不会叫上你,而与你一起时,我则不会叫上她,若是让你两人在一起,也要时间磨合嘛。”
      “怎么?你还想一箭双雕啊。”
      红鸾挑眉笑道。
      血天君点头道:“那有什么不可能得啊。”
      娇羞得靠在血天君怀里,红鸾脸上顿起晕红,娇滴滴得说道:“人家才不会让你得逞,况且绿萼不知你与我得关系,我可不想背负勾引人家夫君的骂名。”
      “哈哈,你怎知她不知你我关系,在我第一次和你一起,回去后,她就已然知道,我血天君从不对我喜欢所爱的女人隐瞒任何事,她倒是很想结交你这个妹妹呢。”
      血天君仰头笑道。
      与血天君碰碗,饮完了第二碗,红鸾看到血天君脸上表情,轻声问道:“怎么?心里有事?”
      血天君看着红鸾道:“今天雄霸那老匹夫找我,说是要给他女儿幽若庆生。”
      “那小丫头被软禁多少年了,他还算有点良心。”
      红鸾一脸气愤得说道。
      幽若被软禁,是因为她对雄霸得态度,也因为雄霸争雄之心,害死她得娘亲,致使幽若恨雄霸,一直到现在,雄霸就算让她从湖心小筑出来,幽若也是不愿意。
      血天君眼睛眯起冷笑道:“我要雄霸得女儿更憎恨他。”
      红鸾惊道:“你要做什么?”
      轻抚着红鸾得腿根,血天君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道:“庆生宴会由你主办。”
      “啊,雄霸怎么会让我来为他女儿办庆生宴会呢?”
      红鸾疑惑道。
      看着血天君脸上的表情,红鸾娇真道:“是你……”
      点了点头,血天君嗯道:“对,是我让雄霸选得你,其实他是让我来为幽若办庆生宴会,但是我要是操办,还是不如老婆你操办的好。”
      红鸾皱眉道:“可是我哪有什么经验来操办庆生宴会,我从小到大都没庆过生日。”
      看着红鸾,血天君轻笑道:“那你就不必操心了,到时我会找人协助你得。”
      他既然说了,红鸾也没有怀疑的理由,况且他来天下会的目的不纯,红鸾也早看出来了,在天下会这么多年,红鸾从未想过衷心雄霸,而血天君的出现,更加剧了她要和血天君站在一起,和雄霸分立得局面。
      夜深,阵阵悠风拂过,红鸾阁二楼之上,一间靠窗的屋内,红鸾双手拄在窗沿,欣赏着天上的一轮弯月。
      这时一个人贴在了她得身后,双手也环抱住了她得腰肢,甜美的笑着,回头看着血天君,红鸾娇哼道:“刚吃饱啊。”
      “你是吃饱了,我还没吃饱呢。”
      血天君说着,双手已撩起了她得裙衣。
      低头看去,红鸾似是精心准备了一番,她得身下竟然是真空着得,屋里虽有些暗,但却有月光衬映,雪白硕大的股瓣,很是诱人得袒露在血天君得眼前。
      轻轻拍了一下,红鸾立刻娇媚的哼叫了一声:“你真坏……”
      用手抚着她得股瓣,血天君侧脸靠近红鸾的耳边,轻声道:“我得坏,难道你还不喜欢。”
      反手捏住血天君裤中的凶器,红鸾媚笑道:“它是最坏最坏得,但是我更喜欢它,其次才是夫君你得人。”
      “哈哈,说得好。”
      血天君大笑道。
      红鸾如此说,也是实在话,试问要是不爱血天君得凶器,那爱他的人又有何用,爱不是拿来看的,而是用来享受的。
      双手绕前按住了红鸾的圣女峰,一阵搓捏之下,红鸾已按耐不住的娇喘吁吁,回头与血天君的唇接轨,舌与舌得吸允,津液甜美的互相品尝。
      许久的热吻,红鸾娇声道:“夫君,你说绿萼这么晚见你不回去,会不会出来寻你啊?”
      “怎么突然提起她来了?”
      血天君挑眉道。
      还没等红鸾说话,血天君已看到了窗外不远的武场边,一个单薄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
      看到血天君也发现了那个身影,红鸾忙笑道:“她果真来寻你了。”
      “呵呵……”
      血天君笑了一声,已向后退了一步,撤去了身上的衣物。
      捏着红鸾纤细的腰肢,挺着凶器在她股瓣缝中的粉缝上下挑撩了几下,突兀的扎了进去。
      “啊……嗯……”
      一声娇呼从红鸾口中发出,正行到红鸾阁楼下的公孙绿萼抬头看了过来,见红鸾趴在窗沿也看着自己,脸上露出了笑意,轻声道:“你好。”
      红鸾皱着眉头,强忍着血天君那凶器给自己带来的无尽快意和满足,娇声道:“绿萼啊,这么晚要去哪啊?”
      她在说话,而血天君则故意幅度很大的,一下下耸动,狂野得在她粉缝里来回蠕动,红鸾咬着牙,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来,只是她晃动的身子,却完全不能藏匿得住。
      “没事,我夫君不知是不是和雄帮主喝酒了,这么晚还没回去,所以我自己出来转转。”
      公孙绿萼说着,眼神却盯着身子轻微晃动的红鸾,她心底一笑,知道血天君必然就在这里,她甚至都闻到了血天君身上得味道。
      红鸾喘着粗气道:“啊……是这样啊……那有可能,被雄帮主留下喝酒了。”
      听这声音,公孙绿萼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而血天君不现身,显然更是在暗示自己,他此时就在红鸾的身后,而做什么,也只有公孙绿萼和熟悉血天君的女人,才可以知道。
      “红鸾,这么晚,还不安睡,有没有空,一起出去逛逛。”
      公孙绿萼故意这么说。
      红鸾一惊,本想克制自己压抑住得快意,可偏偏这时,血天君双手在她股瓣上拍打了起来,啪啪之声不算大,但足矣让下面的公孙绿萼听到。
      她连忙摇头道:“我……我晚上不喜欢出去……的。”
      “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出去逛了,是否介意我进来,跟你聊聊天。”
      公孙绿萼立刻说道。
      红鸾刚要拒绝,却听血天君在身后说道:“让她进来。”
      “那好吧,我这就下去给你开门。”
      红鸾娇呼了一声。
      血天君退出了她得身体,红鸾推着他到了床榻边,嗔怪道:“你不是真想一箭双雕吧,要是她真来,那你就赶紧回去吧。”
      “呵呵,怕了,放心,我的女人是不会吃醋的,你安心把她带进这屋里。”
      血天君躺在了床榻上。
      红鸾也拿他没办法,整理下身上的衣裙,立刻下了楼,开门让公孙绿萼进了来。
      跟着红鸾上着阁楼,公孙绿萼赞叹道:“你的阁楼到处都是香味,比暗香阁倒是好多了。”
      “我平常就很爱花香,所以……才弄了点香料,放在各处,暗香阁也不错啊,比我这红鸾阁大得多,还有……”
      红鸾刚要接着说下去,但是一想,自己所说的还有男人,一定会让公孙绿萼笑话自己。
      上到二楼,公孙绿萼见红鸾迟迟不进面前的屋子,疑惑道:“怎么了?”
      “哦,我突然有些内急,你先在这屋里等我片刻。”
      红鸾说着,转身向楼下走了去。
      公孙绿萼立刻进了屋子,一眼就看到了床榻上躺着的血天君,看着他赤身,腿根挺着得巨大凶器,公孙绿萼上前,娇哼道:“好啊,夫君,在这里偷吃红鸾,是不是打算今晚在这过夜啊。”
      血天君笑道:“本没这么想,但是既然你来了,过夜倒是不错。”
      “就知道你在这里,红鸾一定不敢上来了。”
      公孙绿萼看着血天君得凶器,用手撸动了几下,把手在鼻子上又闻了闻,脸上带着笑意道:“我说红鸾怎么身子乱晃动,原来真是你在后面搞鬼啊。”
      坐起身,一把拉过公孙绿萼,血天君一脸自信的道:“她一会就会上来,但是今晚为夫想一箭双雕,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听他这么说,公孙绿萼立刻明白该怎么做了,自己褪去衣裙,将血天君推躺在床榻上,整个人跪在他小腿上,嬉笑道:“夫君,今晚一定要满足我和她哦。”
      说着,公孙绿萼已低下头,张启嘴唇,吞下了那让她夜夜满足的巨大凶器,虽然上面还沾有着红鸾的淡淡热液,但公孙绿萼没有一点嫌弃,因为这凶器是她最爱的夫君身上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