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云中鹤淫虐修罗刀.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47   


    云中鹤把迷魂香放入室中,秦红棉忽然闻道一股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但已经晚了,一阵头晕目眩,昏倒在地上!


    云中鹤弯腰抱起瘫软在地上的秦红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秦红棉那娇丽的粉脸上亲了几口,把秦红棉放在床上,就要扒去秦红棉的衣裳,忽然转念一想:玩一个无知无觉的木头美人有什么意思,可是放开她后又怕她不听话,猛地计上心来。


    云中鹤先用重手法制住秦红棉的气户穴,使她在解穴前如同常人般无法运用内力,随即用解药搞醒了秦红棉。


    秦红棉从昏迷中醒来,看见云中鹤淫笑的望着自己,不禁大惊失色,双手撑着身体向后移动,一面急运内功,却发现气户穴已经被制住,吓得花容失色,惊叫出来!


    云中鹤抓住秦红棉的双踝,把秦红棉一双美腿分了开来,秦红棉用力挣扎,云中鹤一把扒下秦红棉的下裳,秦红棉吓得双手紧紧抓住裤子,不让云中鹤扒下来,怎奈她内力已经不在,又怎么敌得过武林高手云中鹤呢!“唰”的一声,秦红棉的下裳已经被云中鹤扒了下来。


    云中鹤双眼发光,直勾勾的盯着秦红棉那匀称修长的玉腿,秦红棉又羞又急,蜷缩起双腿向后躲避着,云中鹤又抓住秦红棉的双踝,向自己怀里一拉,又把秦红 棉拉到自己身前,三把两把的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唰”的一声撕开了秦红棉的上裳,顿时秦红棉身上只剩下了胸围子和亵裤。


    云中鹤一把抓住秦红棉的头发,用自己的挺直的大鸡巴凑到秦红棉的粉脸前,秦红棉惊恐的望着云中鹤的大鸡巴,心想:这个穷凶极恶的鸡巴怎么那么大,好像比淳哥的还大。


    云中鹤淫笑道:“修罗刀,我的大鸡巴比镇南王怎么样?”秦红棉情不自禁答道:“大多﹍﹍”突然发现自己失言,急忙闭嘴。


    云中鹤哈哈大笑,想拉开秦红棉的亵裤,秦红棉双手紧紧抓住亵裤,不让云中鹤得逞,云中鹤也不强求,大手向下探去,隔着亵裤用手指抚弄秦红棉的小穴,秦红棉“啊”的一声,浑身发颤,两条玉腿不禁挺直,但立刻从那刺激中清醒过来,急忙并拢双腿。


    穷凶极恶云中鹤眉头一皱,一把撕去秦红棉的胸围子,一对雪白的肉团破围弹出,秦红棉急忙双手环抱,遮拦外泄的春光。云中鹤趁秦红棉双手离开亵裤保护胸 部,随手扒下了秦红棉的亵裤。立时,名震江湖的修罗刀秦红棉已经是一丝不挂的把胴体展现在江湖闻名淫贼云中鹤面前!


    秦红棉羞怒交集,一手保护胸部双峰,一手遮掩下体秘穴,美丽修长的玉腿紧紧并拢,她却没想到这种姿势看起来是如何的煽火撩人。


    云中鹤欣赏着秦红棉这美丽的姿势,性趣勃发,大鸡巴充血的都痛了。他拨开秦红棉保护胸部的手,双手用力揉搓着秦红棉雪白捬满,弹性十足的乳峰,秦红棉的小手徒劳的推挡着云中鹤的禄山之爪,却如蜻蜓撼柱般徒劳无功。


    云中鹤淫笑一声,双手用力一捏,痛的秦红棉惨叫一声,浑身抽搐,清丽的悄脸痛的变形。云中鹤淫笑着放弃了秦红棉的双峰,两手插入她大腿内侧,由于她功力尽失,并拢的双腿根本无法抵抗云中鹤的攻击。


    云中鹤乃是色道高手,并不着急分开秦红棉的玉腿,却用手抚摸秦红棉大腿内侧,感受她大腿上那滑腻细嫩的肌肤和柔软的感觉,并不时用手指抚弄她的秘穴。


    秦红棉开始还用尽全力夹紧双腿,但每当云中鹤粗糙的手指尖端到她的阴唇时,她的下体都轻微的抽搐一下,而这种抽搐反应随着云中鹤手指的越来越频密的搔弄也就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云中鹤都感觉到了的地步!


    云中鹤淫笑道:“呵呵,修罗刀!看来你是非常喜欢我玩弄你道小穴了!等会我一定让你更高兴,保证让你欲死欲仙!”


    秦红棉羞怒的叱道:“胡说!你这个淫﹍﹍啊﹍﹍贼!”淫字刚刚出口,云中鹤手指一探,插入了她的小穴,使得她不禁“啊”的叫了一声才回过气来。


    云中鹤也不再和她纠缠,两手一开,分开了秦红棉的玉腿,顿时,她那芳草如茵的桃源洞口一览无余,云中鹤抓住她的双踝,高高的举起她修长匀称的双腿,秦 红棉那浑圆肥美的臀部和丰满鼓涨的阴户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他的眼前。黝黑浓密的阴毛沿着阴户一直延伸到了幽门。云中鹤下身一挺,巨大的鸡巴狠狠的插进了秦红 棉的小穴!


    这全力一插插的秦红棉大叫一声——毕竟她的小穴已十多年没承受过大号的鸡巴了!


    秦红棉双眼紧闭,眉头深皱,贝齿紧咬,螓首猛摇,那种奇妙的表情刺激的云中鹤性趣勃发,大力抽插。插的秦红棉上身一上一下的颠动,美丽的双乳也一颠一颠的波动。秦红棉只感到下身一阵阵涨痛伴随阵阵快感涌来,她紧紧咬住牙关,抵挡那奇异而又美妙的感觉。


    云中鹤一面抽插一面欣赏着秦红棉痛苦的表情,他逐渐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每一次抽插却都整根进入,深度大大提高了,同时感受着秦红棉小穴那紧紧的感 觉,这种感觉绝对不是一般中年妇人所具有的,如果不是年近四十的秦红棉多年未给人插过小穴,他绝对无法获得这种美妙的感觉的。


    随着云中鹤改变抽插的姿态,秦红棉的感受也越来越强烈。秦红棉身材高挑颀长,阴道却天生就比较浅,一旦云中鹤的大鸡巴全根没入,龟头就直接顶到了花 心,那从所未有的感觉,使得她忍不住哼了出来,而她的嘴一张,就再也难以合上了,之后每一次的顶入,都使秦红棉浑身抽搐,大声呻吟!


    “嗯﹍﹍啊﹍﹍喔﹍﹍啊﹍﹍不要﹍﹍不要﹍﹍啊﹍﹍顶的太﹍﹍深了﹍﹍轻﹍﹍啊﹍﹍轻点﹍﹍求求﹍﹍啊﹍﹍求求你﹍﹍啊﹍﹍别太﹍﹍啊﹍﹍”


    每一次花心顶在龟头上的感觉,让云中鹤舒服无比,他也不管秦红棉的苦苦哀求,继续埋头苦干,他把秦红棉嫩滑的双腿搭到肩上,双手压在秦红棉的乳房上,把那对坚挺的奶子压的变形,每一次都更加的深入秦红棉的身体!


    秦红棉娇躯突然一阵抽搐,大叫一声,花心射出一股热流,喷在云中鹤龟头上,云中鹤已经好久没玩过这么出色的中年美妇了,本来就是强自忍住,在阴精的刺 激下再也无法忍住,大鸡巴一阵抽搐,把精液喷洒在秦红棉的子宫里,随即不支的趴在秦红棉的娇躯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秦红棉也虚弱的叉开大腿,双臂搂着 刚刚玷污了她清白的淫贼,不断娇喘。


    秦红棉恢复过来,用力推开云中鹤,骂道:“淫贼,我恨不得吃你的肉,枕你的皮!”


    云中鹤一面抚弄着秦红棉的奶子一面笑道:“你刚刚不是吃了我的肉吗?难道你还想再吃?”


    秦红棉气得俏脸通红,胸口双峰一起一伏,说不出话来。


    云中鹤笑道:“好了,别罗嗦了,快来给我舔鸡巴!”


    “你休想!”秦红棉怒道。



    云中鹤一把抓住钟夫人的头发,把秦红棉的螓首按向自己的下身,秦红棉拼命的挣扎,但她的粉脸却离云中鹤的鸡巴越来越近,已经可以闻到那种古怪的味道了。秦红棉紧紧的闭上樱唇,不让云中鹤的大鸡巴进入。可是她清秀的脸蛋却被依然再渗出精液的巨大龟头蹭来蹭去!


    云中鹤心中大乐,笑道:“修罗刀,看来你是坚决不肯给我舔鸡巴了?”秦红棉也不理他,只是愤怒的哼了一声!


    云中鹤又淫笑道:“既然你不肯给我舔鸡巴,那我只能让镇南王来这看你了!”


    秦红棉浑身剧震,羞愧的怒骂道:“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居然﹍﹍居然﹍﹍”


    云中鹤淫笑道:“居然什么?我的宝贝?看来你是希望让镇南王看到你的样子咯!”


    秦红棉惊叫道:“不!不要,你怎么对我都行,不要找淳哥来这!”


    云中鹤松开抓住秦红棉头发的手笑道:“那你该怎么做?要我提醒你吗?”


    秦红棉无奈的看了云中鹤一眼,屈辱的对云中鹤道:“好!我好好的服侍你,但事后你必须绝不说出我和你的事。”


    云中鹤笑道:“好!一言为定!放心,我们四大恶人从来没有说过不算数的话!”


    秦红棉知道四大恶人言出必行,但却没有注意到云中鹤话中的玄虚,一咬银牙,跪在云中鹤身旁,弯腰去含云中鹤的大鸡巴!


    云中鹤伸手拦住,淫笑着道:“不,你要面对我跪着舔,这样我才喜欢!”


    秦红棉无奈的跪在云中鹤两腿之间,伸出柔荑抓住云中鹤的大鸡巴,低头用樱桃小口含住了云中鹤的大鸡巴——由于云中鹤的龟头特别粗大,而秦红棉的樱桃小 口又不大,所以她必须张大嘴才能含住龟头。秦红棉从来没有试过口交,也不知道该如何吹箫,含住龟头后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时茫然失措。


    云中鹤笑着指导道:“先不要含住,先用舌头舔一会,然后在含在嘴里用舌头搅。”


    秦红棉吐出云中鹤的龟头,屏住呼吸,用香舌舔净了云中鹤龟头上仍然不断渗出的精液,抬头要吐出去,云中鹤命令道:“不许吐,咽下去!”秦红棉愤愤的瞪了云中鹤一眼,咬牙把咽了下去。


    秦红棉又低下螓首,含住云中鹤的龟头,用香舌在樱桃小口里拨弄着,慢慢的,轻轻的拨弄着!云中鹤舒服的哼哼着,突然抓住秦红棉的头发,用力的按下去, 一下子把龟头挺进到秦红棉的喉咙,这一下插的秦红棉毫无防备,连气都喘不过来了,用力挣扎,小嘴大张,在巨大的鸡巴空隙中发出窒息的呕呕声,颀长苗条的娇 躯痉挛着扭动,但是她头部的扭动却给云中鹤带来了更大的刺激,云中鹤紧紧按住秦红棉的螓首,扭动下身,用龟头摩擦着秦红棉的喉咙,突然感到下身一热,又要 射精了,猛然想到:不行!后面节目还多呢!不能就这么出来,一咬牙关,憋了回去。低头看到秦红棉娇躯的扭动越来越无力,随即松开秦红棉的头发。


    秦红棉如释重负的吐出大鸡巴,趴在床边干呕。


    云中鹤又抓住秦红棉的头发,命令道:“接着舔!”


    秦红棉再也无法忍耐了,哇的哭了出来,泣不成声的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我刚刚差点被你搞死了!你就饶了我好吧!”


    云中鹤看着秦红棉那梨花带雨的俏脸,淫笑道:“好!你既然不鈼意让我搞上面,那我就搞下面了!”


    秦红棉想起适才花心被顶得感觉,一阵心悸,娇躯颤抖,但不管怎么说,总比小嘴被塞得满满,咽喉被顶得连气也喘不过来好!于是银牙一咬,道:


    “好!那你就搞下面吧!”话虽如此,但清秀的脸上还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心悸的表情。


    云中鹤抱起秦红棉,让她上身向下弯曲,肥臀高高翘起,双脚两旁叉开,使得秦红棉曲线玲珑的娇躯弯成了一个大大的”弓”形,胀鼓鼓的阴户完全凸露出来,把她往自己挺立的大鸡巴上一放,秦红棉的小穴准确的套入了鸡巴。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插的秦红棉大叫一声:


    “啊~~!﹍﹍慢点﹍﹍好涨﹍﹍喔﹍喔﹍嗯﹍﹍喔﹍﹍”秦红棉随着云中鹤身体的扭动而呻吟着,她那一对雪白坚挺的奶子也缓缓的晃动着,好不容易,她才从下身的刺激中摆脱出来。羞涩的问道:“怎么﹍﹍嗯﹍﹍用这种姿势?”


    云中鹤哈哈笑道:“难道你不舒服吗?”说完下身一挺,插的秦红棉又“啊!”的娇吟一声。


    “不是,啊﹍﹍我从来没﹍﹍啊﹍﹍用过,啊﹍﹍啊﹍﹍”秦红棉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


    “现在不是用了吗,哈哈”云中鹤淫笑道,又说道:“快!现在你来抽。”


    “可是﹍﹍我﹍﹍嗯﹍﹍我不会”秦红棉满脸羞红的回答道。


    “我来教你,蹲起来,屁股离开我,然后屁股一上一下的动!”


    秦红棉无奈的按云中鹤教的姿势套弄,这种姿势非常容易使双方高潮,云中鹤还仗着经验捬富忍住,秦红棉却多年没有尝试过这么大的鸡巴了,又用这种姿势,只三、五次套弄就受不了了,高叫道: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秦红棉在无边快感的冲击下,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这个淫贼强暴的,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不断上下颠动,小穴卖力套弄着云中鹤的大鸡巴,不知羞耻的浪叫着,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完全的沉浸在身体的肉欲中!


    套弄了几十次,巨大而强烈的快感猛然袭来,秦红棉四肢发软,再也无力支持身体,娇吟一声,一屁股坐在云中鹤的大鸡巴上面,趴在云中鹤身体上娇喘,喘过气来又一摆一摆的扭动雪白浑圆的大屁股,感受大鸡巴给小穴带来的快感。


    云中鹤也是咬牙吸气才能忍住秦红棉的套弄,秦红棉趴在他身体上之后,他紧紧搂住秦红棉,让秦红棉的雪白双峰压在自己身上,每当秦红棉娇躯扭动,就可以感受到两个肉团的摩擦,而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摸着钟夫人那光滑的后背,柔软的屁股。


    秦红棉把俏脸埋在云中鹤的胸口,扭动屁股摩擦云中鹤的大鸡巴,而云中鹤粗糙的大手在秦红棉后背和屁股上的抚摸,也令她感到非常舒服。


    云中鹤笑道:“怎么样?修罗刀,舒服吗?”


    秦红棉身体的快感已经不那么强烈了,神智也已回到了她的身体,她羞涩的把脸蛋埋在云中鹤胸口,不敢回答。


    云中鹤把她身体向上一提,便和她面面相对了,只见秦红棉秀丽绝伦的脸上一片娇红,闭上眼睛不敢看云中鹤,云中鹤笑道:“别不好意思嘛!快回答!否则,嘿嘿﹍﹍”


    秦红棉咬了咬嘴唇,小声回答道:“嗯!还可以”


    云中鹤淫笑道:“还可以?天哪!我这不比你那个废物镇南王强上一万倍?”


    秦红棉脸一红,小声应道:“是!很舒服。”


    云中鹤笑道:“好!刚才是你舒服,现在我来舒服怎么样?”


    秦红棉红着脸点了点头,看都不敢看。她翻身躺到床上,叉开雪白修长的大腿等待云中鹤插进来。


    云中鹤一笑道:“我不用这个姿势了,换一个!”


    秦红棉奇道:“还有别的姿势?”心中暗想“原来行房还有那么多说道,真没想到,也不知道淳哥懂不懂这些?”


    云中鹤笑道:“当然还有,这才哪到哪呀,连一成的姿势都没用到!”说完一把抓住秦红棉的小蛮腰,将她翻过身来做成狗趴式,抬高她雪白的大屁股,鸡巴一挺,从后面插入秦红棉的小穴,秦红棉一声娇吟,双手急忙用力撑住,屁股向后一顶,好让大鸡巴插入的更深入。


    云中鹤跪在秦红棉屁股后面,双手抓住小蛮腰,卖力的抽插!秦红棉像母狗似的趴在床上,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苦苦的忍耐着。


    云中鹤听不到秦红棉的叫声,冷笑一声,心想“我看你能忍多久!”抓住秦红棉下垂的乳房,揉搓了几下,用力一捏,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秦红棉“啊!”的一声尖叫出来!


    云中鹤趁机大力抽插数下,秦红棉牙关一开,就无法忍耐快感的冲击了,不禁呻吟出来!


    “啊!﹍﹍嗯﹍﹍喔﹍﹍啊﹍﹍嗯﹍﹍嗯﹍﹍呀﹍﹍呀﹍﹍嗯﹍﹍呀﹍﹍呀呀﹍﹍呀﹍﹍喔﹍﹍嗯﹍﹍喔喔﹍﹍啊﹍﹍呀﹍﹍嗯﹍﹍呀﹍﹍呀﹍﹍呀﹍﹍呀﹍﹍呀﹍﹍嗯﹍﹍呀﹍﹍嗯﹍﹍不﹍﹍不﹍﹍我﹍﹍我﹍﹍不行了!”


    秦红棉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云中鹤的抽插也越来越快,秦红棉下身感受到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就越来越在肉欲中沉迷,她双眼迷茫,只是拼命的放纵自己,扭动着高高撅起的雪白大屁股,摇动美丽的螓首,如同母狗一样的被操的浪叫声声!


    “啊﹍﹍呀﹍﹍呀﹍﹍啊﹍﹍来﹍﹍啊﹍﹍使﹍﹍啊﹍﹍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好啊﹍﹍舒﹍﹍服﹍﹍啊﹍﹍啊﹍﹍喔﹍﹍深点啊﹍﹍好﹍﹍对啊﹍﹍啊﹍﹍啊啊啊!”


    秦红棉的叫床声越来越高,终于,高潮来临了,秦红棉浑身抽搐,屁股更加疯狂的扭动,美丽雪白的奶子左右乱甩,螓首用力的抬起,美目无神的望着屋顶,张大樱桃小口,惊天动地的号叫着,享受着云中鹤大鸡巴给她带来的快感,完全的沉浸在欲海之中!


    这间屋子里如同一幅怪异的画面:一个一丝不挂的中年美妇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被操的大声号叫,身后操她的是一个形如竹篙的丑陋家伙,


    秦红棉娇躯剧烈的动作和漫长的高潮迅速耗尽她的体力,激烈扭动的身体慢了下来,高声的号叫也变成了低声的呻吟,同时云中鹤也实在无法再忍耐自己快感的 冲击,把秦红棉纤细的小蛮腰猛力向自己一拉,她那雪白粉嫩的屁股撞在自己身上,龟头狠狠的顶住秦红棉的花心,一股热流射入秦红棉的子宫之内!


    龟头对花心大力的顶压使得秦红棉又痛又舒服,秦红棉哀叫一声,双臂无力,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整个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不断的娇喘着,云中鹤射精后趴在秦红棉身上,坚挺的大鸡巴变软,脱出秦红棉的莲花洞。


    云中鹤毕竟内力深厚,很快就恢复了体力,而秦红棉由于长期没有这么剧烈的做爱,这次体力透支的太厉害,再加上内力被封,一时还无法恢复,仍然趴在床上 娇喘。秦红棉全身香汗淋漓,极度的纵欲使得她的体力严重透支,酸软柔弱的身子仰卧在床上,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连合上的力气都没有了。细密蓬乱的阴毛被浓稠 的精液胶成了一大片,糊在大腿根部。因为频繁地遭受凌辱而变得更加鼓胀红肿的阴户里有一股乳白色的淫液流出,阴部和屁股上都沾满了已经半凝固的液体。饱经 风雨的大小阴唇都向外翻了出来,使露出的那个给人以联翩浮想的小肉洞一览无遗。


    云中鹤小腹压在秦红棉圆翘的美臀上,轻轻的晃动着下体,用软弱的鸡巴蹭磨秦红棉的屁股,感受秦红棉屁股上那特别娇嫩的皮肤,希望能利用秦红棉柔软的屁 股使鸡巴尽快恢复坚挺,他又把手探入秦红棉的身下,插到被压扁的奶子下,温柔的揉搓着,心想,“药物发作的时候还没到,等会再品味修罗刀的奶汁吧!”原 来,云中鹤曾经用他的绝世轻功和江湖上一个有名的淫贼交换过几种药物,有一种能使女人乳房分泌乳汁,但要两个时辰才能见效,刚才他解秦红棉迷香的时候,已 经把这种药喂给她了。


    秦红棉累的一动也不能动,也不知道云中鹤要干什么,任由他抚弄着自己的娇躯。


    本来秦红棉也不会如此淫荡,但她自从二十年前和段正淳首次做爱后,就一直独自闯荡江湖,闯下了”修罗刀”的赫赫威名,却再没接触过一个哪怕是一般的男 人,而今天一下碰到云中鹤的超级大鸡巴,插的她又痛又爽,好像回到当日和段正淳定情时的情景,她就在这种情况下迷失了自我。


    云中鹤从秦红棉身上爬了起来,仔细的欣赏像死狗一样趴在床上的秦红棉,秦红棉本来就相貌秀丽绝伦,身材颀长丰腴,一副娇怯中带着英武的模样,现在刚刚剧烈做爱完,浑身无力瘫软,那娇弱的气质混合中年美妇的成熟风韵,更是令人怜爱。


    云中鹤心想:“我这一辈子玩了那么多女人,还真没一个比她好的呢!别看年纪不小,可比她女儿还要美味。”他抬起秦红棉的浑圆大屁股,露出桃源洞口,只 见洞口渗出爱液混合精液的白色液体,洞口上方是娇嫩的菊花蕾,秦红棉的屁眼颜色较浅,由于练武的缘故,显得非常紧凑,不多的几条皱纹成放射状扩散,他顺手 拿起一块碎衣,擦干净秦红棉的桃源洞口,秦红棉还以为云中鹤在帮她清理战场,娇躯微微抖动了两下,轻轻的哼了一声就不再动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