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流氓大地主第一集7-9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2:17   

    第七章招募人才

    云南的情况也确实是比较复杂,那么多的少数民族,有一些根本不听朝廷的

    号令。张玉龙还能那么嚣张,就证明他肯定在当地经营的时间够久,不然不可能

    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去打压一个当地的名门。

    想起这事许平不禁有点头疼,柳叔这时候走了进来,见主子一副烦恼的样子,

    吩咐下人准备酒菜,到许平面前轻声的说:「小王爷没必要爲了这样的事伤神,

    程姑娘的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一个处理不好,很容易引起动荡。」

    「你接着说。」

    许平赶紧让柳叔坐下后问道,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或许,贸然答应这样

    的事确实是有点煳涂。

    「现在的局势已经开始有些不稳定了,明着看皇上似乎并没有对那些地方官

    员采取清除的手段,但实际上罢免先前那些官员,已经将原本紧密的派系和他们

    的上下连接彻底打乱。你想想,如果没有人在朝廷上护着张玉龙,他敢那么明目

    张胆吗?虽说是山高皇帝远,可动程家这样的名门,说不定会有什么人上京告御

    状,到时候一个不小心,龙顔大怒,丢的可就不只乌纱帽了。」

    许平想了一会儿,现在新的权臣才顶上了四分之一动静就这么大了,张玉龙

    好歹也是一个封疆大吏,如果在朝堂上没有比较强势的人护着,那才是怪事呢!

    只是这个人到底会是谁?

    许平谦虚的问:「说实在的我也在心里衡量过。程凝雪虽然是个美人,但我

    也不会爲了她去做出什么不利己的蠢事。现在按您的意思,就是得先和他上边的

    人沟通好以后才能动他?」

    柳叔一脸贊许的模样,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也用不着这样,有时

    候一些事情是瞒不过这些老狐狸的耳目,只不过他们最聪明的地方,就是知道什

    么时候该装傻。张玉龙的后台就是纪中云的长子,兵部侍郎纪龙。即使是把他给

    宰了,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毕竟纪龙如果不是靠着他老爹的威望,以他的地位

    也没办法能护得住张玉龙。最大的困难还在于张玉龙在云南的势力能不能稳稳的

    抓住。要知道,那可是一个民风凶悍的地方,要是起事,难免会给现在安定的局

    面造成一定的困扰。」

    许平闭目想了想,缓缓地说道:「让林伟带人去云南,一个月差不多就能赶

    到。天子登基,张玉龙身爲云南巡抚现在也应该在京城。你通知我老爹,让他找

    个理由或者借口,把张玉龙留在京城两个月。林伟在那调查潜伏,咱们慢慢的磨

    死他。」

    柳叔贊许的看了许平一眼,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样的做法是最稳妥的,在

    京城只要他稍微犯一点的错,大可以快速的把人拿下,而纪龙也没办法袒护。

    当柳叔准备退下时,许平挽留道:「柳叔你先别着急走,老爹已经示意我组

    建自己的御林军了。你跟我说说现在军队的大概情况,养活的话又得需要多少银

    子,虽然朝廷已经有俸禄给他们,但我要的不是那些只会吃饭的家伙。」

    柳叔沈思了一会儿,有些头疼的说:「现在大军的分布比较散,除了各地的

    驻军以外,镇北王手里掐着饿狼营的十万大军驻扎东北,南边的是金吴将军手里

    的破军营,不过他是您的外公,咱们就可以不必担心。其他的军营倒没什么可以

    多想的地方,京城除了皇上的六万禁军以外,离的近一些的就只有勐虎营和蟒蛇

    营两个驻军了。不过这里的人都有点参差不齐,有的是爲了吃皇粮找关系进来的,

    但也有不少是真正立有战功被提拔来的。」

    柳叔顿了顿,语气带试探的说:「不过我还是奉劝小王爷,先别想着组建御

    林军,咱们的银子还是有限的。再说,刚更换了朝臣,太子又组建新军,对人心

    的稳定可能不太好。」

    许平若有所思的喝了口酒后,摆了摆手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叫张虎

    进来见我。刺客的事你最好给老爹通个信,那些活捉的尽量别伤害他们。」

    柳叔应了一声后退了下去,张虎也应声走了进来,跪地后行了一礼:「末将

    张虎参见主子。」

    这时候下人已将小菜和酒摆上了桌子,许平让张虎起身后,有点无味的吃了

    起来,满脑子都是复杂的朝政和干掉那个张玉龙的办法。揉了揉太阳穴后直截了

    当的问:「商部和天工部的事情本来就那么乱,可惜你没有林伟那么不择手段,

    不然去云南的就是你了。现在手头上没什么可用的人,你知道哪有人才吗?」

    张虎见主子一脸的疲劳,自责的说:「奴才无能,不能爲主子分忧。」

    许平大度的摆了摆手说:「起来吧,我也不是在责怪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长处,我只是觉得手上可用之人太少了,才会有这样的感慨。」

    「其实现在让少奶奶出去奔波,就已经觉得自己有点没用了。柳叔也掌管着

    许多的事情,现在主子周围确实没多少可用的人,张虎愚钝没办法帮上忙,真该

    死。」

    张虎说话的时候那一脸的深痛,就差想抹脖子自杀了。

    「我没有怪你,只是问一下而已。」

    许平情绪有点低落的喝了口酒,示意他安心。张虎什么都好,就是脑子有点

    直,打架行,办事的话还真就不怎么样。

    张虎小心翼翼地说:「其实我早就想说了,怕您不高兴而已。如果对外说太

    子府招收幕僚的话,肯定很多人挤破头想进来的。虽然可能招不到那些有学问的

    贤士,但可用的人肯定不少。」

    许平顿时脑子一亮,这是个好办法啊!招那些迂腐的老东西干什么,老子要

    的就是阴险毒辣的小人,只要别让那些心里有鬼的人混进来就好了。

    许平高兴的让张虎赶紧去传消息,心情一好觉得酒下了肚子都是甜的,烦了

    一天的问题没想到居然能这样解决。自己或许是小心谨慎得有些过头了。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一个月许平过得特别忙,赵铃也是频繁的奔波在天

    工部的筹建上,忙得都瘦了一圈。生活跟许平原本的想法稍微脱离了轨迹,赵铃

    现在已经越来越成熟了,不过一天到晚却是忙于奔波,有时候晚上许平想好好疼

    爱她,看她累成那样也下不了手。

    程凝雪每天都坐在屋里发呆,时而掉泪,时而唉声叹气,让许平不好意思过

    去吃她的豆腐。看美人越来越憔悴,许平赶紧让张虎派了人去接未来岳母,让她

    们聚在一起,要不然光看她那副凄凉的模样就够让人难受的。

    林伟也已经到达了云南,开始着手联系一些地方势力。

    一个月前,太子府传出招募有才之士的消息。很多不得志的书生和连连落榜

    的考生顿时精神一振,纷纷打点了行李往京城赶,要知道,如果进了太子府,那

    就等于半只脚踏进了朝堂。而且要是成了太子眼前的红人那比当了小官还有权势,

    因此不管心术正不正的都打算来试一下。

    哪一个皇帝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样的好机会当然没人愿意放过,柳叔清

    点名单,居然有一千多人参加应聘。因拿不定主意到底主子要的是什么样的人,

    只好安排进行筛选。

    地点定在了张庆和旗下的安福茶馆,三层木制小楼,典雅而又宽敞。底下二

    层刚好可以挤的下那些来应聘的家伙。此时许平正悠然的坐在三楼的桌子旁品着

    茶点,今天可是轻装上阵,身边只带了张虎和府里几个帐房先生。

    本来想叫赵铃一起来散散心的,但那丫头忙得不可开交,看得许平都有点心

    疼。原本张庆和是希望能上来伺候,但这时候许平可不想有人打扰自己,看在这

    老家伙在商部的组建上也算尽心尽力,只好答应一会儿再召见他。

    底下二层都是一片静默,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当那个第一个被宰的出头鸟,

    纷纷用扫视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对手,各怀心事的说着那些什么「久仰久仰」、「

    哪里哪里」这类的废话,眼角都在瞄着通往三楼的楼梯。这时候许平终于下了第

    一个考题,店小二捧着一张纸下来后,递给了张庆和。

    张庆和的样子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虎目鹰眉,身材并没有一般有钱人的那

    种肥胖,相反却是干劲挺拔,再配上一百八十公分的个头,显得有点气势凌人。

    说是商人,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武将。

    张庆和一脸恭敬的接过纸,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中缓缓打开,看到这些读书人

    望向自己的目光,心里一阵得意。明朝商人再有钱,地位却低得吓人,连好衣服

    都不能穿。这时候身上也只是一件普通的粗布麻衣,正了正嗓子后有力的喊起来:

    「太子第一题,何爲天朝上国之依仗。」

    这考题一出,马上大家就都炸开了锅,一般当太子的都是尽量回避着这种敏

    感的话题,以免有篡位之嫌。虽然现在皇位没什么竞争,但没想到当今太子的第

    一题就像炸弹般直接,让衆人反应不过来。

    震惊过后纷纷拿起纸笔填下了自己的答案,一个个摇头晃脑的恨不得把自己

    的脑浆拿出来涂抹上去。半晌过后,店小二才慢悠悠的从各人手里收回答案。

    张虎对于这个题目也有点不解,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许平,不由得轻声问道:

    「主子,向读书人问这种问题不是正中他们下怀吗?谁没有读过论语之类的,答

    起来肯定行云流水一样的简单。」

    许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边嗑瓜子边说:「如果真的是按照论语之类的死

    书来回答的话,那这人也算是废了。你又不是没看过朝廷上那些老家伙边哭喊边

    寻死觅活的德性,读书读到这份上和白痴有什么区别。这样的人员是浪费了国家

    的大米和钱粮,扔河里喂鱼就算是最好的出路了。吩咐下去,凡是借助典故书籍

    答题者一率不取。」

    张虎脑子也有点转不过弯,但也不敢多问,应下后转身和下人一起看起了那

    些答卷。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份轻松的活,打架杀人的顺手就来,现在看这些酸

    的要命的文章那比挨一顿揍还惨。一份份迂腐的文章被随手丢到了地上。

    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严肃,许平倒是没有什么着急的情绪,这筛

    选估计得好一会儿才能完成,只要挑得出好的人,不在意这一天的时间。

    突然帐房先生看着一份答案,脸色一变,一副鄙夷的样子,摇了摇头说:「

    伤风败俗,有违圣人之道,此人不当与取。」

    许平马上立起了耳朵,一听居然有人能在这样的问题上弄出伤风败俗的答案,

    马上感兴趣的说:「念!」

    帐房先生也不管违背,只好带点鄙视的捧着纸念了起来:「何爲天朝上国之

    依仗?答此题前应先知何爲天朝上国。此尊号不过乃华夏族人自娱自乐之玩物也,

    君须知民强需民富,国强需国武,纵观前朝旧史,国不强则有外敌入侵屠戮,国

    强却无开疆阔土之心,甚憾。兵强马壮才是实际,侃侃而谈却是空虚。故学生认

    爲国强之依仗乃武力,乃金戈铁马,而非道德怀柔。市井学子刘士山。」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击着所有人的传统观念,和千百年来受人尊敬的孔孟

    之道。帐房先生一念完,所有人都震惊的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脸上尽是惊静的表

    情。

    或许这些话在其他人听来都有点震惊,甚至会觉得这人是疯子,但许平心里

    立刻就了解,这人肯定是个不拘于常理的实干派。他语气高兴的吩咐:「把这个

    家伙叫上来,别告诉他什么事,让他在这帮你们看卷子就行了。」

    「是……」

    店小二勐地回过神来慌忙应道。

    店小二没一会儿就领着一个身上穿着补丁布衣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有点散

    乱的发髻,脸上的胡渣让他看起来精神不振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寒酸落魄。许平

    隔着屏风打量了一会儿,这个刘士山虽然看起来十分落魄,但眼睛里却透露着一

    种不甘心和野心。这样的人用好了是一把刀,用不好的话可能还会伤了自己。

    刘士山有点紧张,但也只是向衆人鞠了一躬:「学生刘士山拜见各位。」

    说完也不理其他人的眼光,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来,不客气的一边喝着茶水,

    一边阅读那些答卷,却不知道隔着屏风的单间里,许平正感兴趣的看着他。

    或许他是不知道当今太子在这,要不然光这傲慢的行爲就足够他受了。张虎

    刚想发怒的时候,见许平悄悄地摆了摆手,只好克制住怒气继续看着试卷。

    刘士山一边慢悠悠的看着题卷,一边想着:传说这位未来的主子一向是个不

    拘于常理而又武功高强的人,没想到选拔手下居然会直接把那些摇头晃脑的呆书

    生都直接过滤掉,从古到今,这样独断独行的人不是成就一番霸业就是国破家亡,

    不知道他会属于哪一种?心里隐隐有些期待未来的日子是不是会过得有趣。

    张虎这时候拿了份答卷,皱了皱眉头,起身走到屏风前有点拘束的说:「主

    子,又有一份标新立异的答卷,其言语之歹毒可谓不下于蛇蝎。您要看一下吗?」

    张士山这才知道太子一直就在自己的身后,吓得赶紧一个转身就跪了下来,

    低头不敢言语。

    许平一听打起了精神,文人雅士哪一个不是标榜自己道德高尚之辈,居然还

    能有个歹毒之人,确实有趣,微笑着说:「是嘛,我倒要看看怎么个歹毒法,念

    吧!」

    张虎将纸摊开后缓缓念道:「天朝,何物?上国,何物?自古以来,改朝换

    代国破家亡,外邦入侵,蛮人掳掠者,何朝非自称上国?一朝天子一朝臣,又有

    几位帝王能逃过名利的诱惑。亡国之君何其多,胸怀道德国门破。国破时将军之

    败是爲遗臭万年,酸腐之言却是留芳百世。道德,胸怀如抚面之风轻轻而过不需

    当真,甚于欺君误国。爲国爲民当不择手段只求结果。自古兵强马壮万国朝,兵

    弱将软如猪狗。何爲天朝上国之依仗?老家伙认爲乃无毒不丈夫。」

    跪在地上的刘士山听完眼前一亮,隐隐有点找到知己的感觉,不过却对于这

    位比自己还敢直言的兄弟感到了一阵担心。

    其他人听完脸色惨白,这样的答案简直就是悖逆,甚至可以说隐隐有攻击皇

    室的感觉。就凭这些话就足够将他满门抄斩,谁那么不要命,居然敢有这想法?

    许平听完也有点皱起了眉头,写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难道就不怕自

    己一怒把他砍了吗?读书可以读出这样的脑子倒也是另类,想了想后吩咐:「张

    虎,把这卷子烧了再把人给我带上来。」

    张虎应了一声,转身烧掉了纸张往楼下走去,没一会儿就带着一个老头子上

    来。许平一看来人的相貌也皱起了眉头,说是一个学子不如说是一个老乞丐,身

    上的布衣满是破洞,有的还打着补丁。头发散发根本就没有疏理,又干又黑的脸

    上额骨突出,面上还有一些泥巴和杂草。唯让人觉得他不凡的地方只有那一双阴

    毒的眼睛,其余看起来像是快进棺材一样。

    随张虎来到屏风前,他腿有点发软的跪了下去,声音颤抖的说道:「孙正农

    参见太子殿下。」

    跪在旁边的刘士山看见来人的模样也是有点失望。

    许平勐地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带着怒气喝道:「你这个大胆的家伙,居然敢

    炮击朝廷,议论皇室。你有多少个脑袋可以砍?」

    孙正农被许平的大喝吓了一跳,眼珠子转了转后一脸痛苦的说道:「老家伙

    不爲所写文章辩解,只求太子能给老家伙畅所欲言的机会,过后即使把这条老命

    丢了也行。」

    「既然这样,那就起身说吧!看你的嘴能不能保住你的命。」

    许平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孙正农有点迟缓的起了身,正色后像换了个人一样,脸上尽是自信的说道:

    「老头所写乃心里的看法,天朝上国是什么?每一个朝代的皇帝大臣哪一个不是

    标榜着这个称号,洋洋得意的在京城当傻子。当那些所谓的附属小国有灾有难时,

    就算是穷得当裤子,也会假装一下大胸怀,不顾自己国内的百姓饿死,大方的给

    他们粮食、银子。但是反过来当朝廷已经有点摇摇欲坠的时候,哪一次不是这些

    家伙来趁火打劫,背后动刀?」

    除了许平以外,其他人听后都思考起来,孙正农有点得意的继续说道:「非

    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说在国强的时候不把他们打老实了,那等到衰弱的时候,

    围着的可就不是一群忠心耿耿的狗,而是一群虎视眈眈的狼。这些家伙没有一个

    会希望朝廷过好日子。我认爲那些所谓的礼仪道德,总是在约束着朝廷的手脚,

    更可恶的就是死读书,脑子转不过来,以正直自居的所谓大学士之类的老顽固,

    动不动就以死相谏,其实这样是在把百姓的命搭进去。朝廷需要的是能办事而不

    是只会动嘴的人。」

    许平已经有点心动了,这家伙的观点放在现在绝对是惊世骇俗,却偏偏把历

    朝历代最大的弊病指了出来。想了想后轻声的说:「孙正农,本太子把脑袋暂时

    先放在你的脖子上,不过今日之语不可再说。张虎,宣第二道题:量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

    「是……」

    张虎也是一脸的沈思,应了声后有点心不在焉的走了下去。

    孙正农见自己的理论没遭到反对,高兴的差点爆血管,这一次来,抱的是即

    使脑袋被砍也要坚持的决心。这下可好了,命保住又有份好差事,真该回家还愿。

    张虎到楼下宣读了第二道题,这一次的题目倒是没那么吓人,有的人低头思

    考,有的下笔如飞。

    许平吩咐刘士山和孙正农也一起审查答卷,几个帐房现在只负责把那些之乎

    者也的去掉就行了,按他们的眼光应该挑出来的是能用之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