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教书生涯

    发布时间:2020-01-29 00:00:53   
     走出了车站,踏上满池红莲绿荷的堤岸,又开始了我一年一度写意的暑假生活了。

      二十年来的教书生涯,使我觉得自己是苍老多了。一向随遇为安,兴致所至为所欲为的我,却偏偏让教书的时间所束缚,恰似已经失去了自由。

      假期是学生们和我都向往的日子,可是我这一单身寡佬,祇有眼巴巴地望着其他的教师们纷纷回乡与家人团聚。心里酸溜溜的!唯有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来到宁海这山明水秀的小镇,幽闲地渡过这漫长的暑假,也可以趁机写一点稿子。

      我在街口卖面的小摊子停下来吃一碗阳春面,顺便和卖面的老头闲聊几句,说出了要来这里住一阵子,并向他打探旅馆的所在。他向我打量了一阵,然後说道:「外乡的读书人,如果你想在我们小镇渡假,倒有一个比旅馆更悠静舒适的所在。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呢?」

      我笑道:「何止有兴趣,简直是求之不得呀!」

      於是老汉祥细地指点了我。吃完面,我付过钱,便依照他的指示,走过两个街口,在一条小小的巷子里找到一个青石铺地的门口。

      我依照老汉给我的说法,拍了三声门,应声来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我说明了自己是一个远道客,想在小镇渡过暑假。可是此地没有亲友,所以想找间房住。是明街口卖面的老伯告诉我,可以到这里问问,听说这儿有房子分租。

      小姑娘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要我等一等,又把门关上了,我注意地看了看这所房子,还真不小,建筑也不错。不一会儿功夫,小姑娘又开门请我进去了。

      我随着小姑娘走进上房,一位约摸二三十岁的少妇,微笑地招呼我坐下,客气地请我用茶。我先礼貌向她请问了贵姓,少妇微笑地说道:「我姓白,不过你叫我素蓉就行了。不必客套的。」

      接着又她祗是笑嘻嘻的,不和我谈起租房的事,反而和我闲话家常,由我的姓名丶职业丶一直问到有没有结过婚。

      我祥细回答了她的问话,并说出了因为仰慕小镇的风貌而来渡假。白素蓉高兴的表示愿意租房子给我,并答应供给我的伙食,当我问及价钱时,她笑道:「远道客,请还请不到哩!如果一定要付钱的话,等走的时候随便给就行了,最好是大家做个朋友嘛!相请不如偶遇,我们不要讲这个啦!」

      我连忙称谢。素蓉又指着刚才带我进来的小姑娘说道:「她叫做青梅,是和我相依为命的养女,让她带你到房间歇着吧!」

      这里一共有一厅四房,围绕着一个铺着细琢石板的院子,青梅把我引到西边厢一间明窗净几的房子里。殷勤帮我放置好简单的行李,接着就出去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并亲手拧了一条热气腾腾的白毛巾,我连忙上前要接过,青梅却轻轻把我推坐下来,然後轻轻地为我抹除扑扑的风尘。我虽然觉得非常意外的惊讶,也祗有乖乖地让她为我洗脸。青梅丰满的身体挨近着我,一种少女的幽香直钻入我的鼻子。青梅又帮我抹了抹手,这时我接触到她那一双软绵绵的小手,禁不住轻轻地捏住说道:「青梅,你的手儿又白又嫩,真可爱!」

      青梅并没立即挣开,她任我摸了一会儿,才柔情的说道:「我去倒水了。」

      我放开青梅的手儿,让她把洗脸水端出去倒了。过一会儿,青梅又端了一盆热水进来,笑眯眯地说道:「赵叔叔,我来帮你洗脚吧!」

      我说道:「青梅,还是让我自己来,不敢劳繁你了!」

      青梅笑道:「什麽话呀!赵叔叔是我娘的贵宾,我应该好好服侍你的。」

      说完就把我的鞋子脱下了来,又将我的双脚放入温水里。一面洗一面望着我笑道:「我娘亲好喜欢你哩!我们这里很清净,没有外人骚扰的。如果我娘亲想和叔叔亲近亲近,不知叔叔肯不肯呢?」

      这时我的双脚正被青梅柔软的手儿摸捏得一股欲火从心中燃起,听她这麽说,不禁暗喜,不过嘴里却说道:「青梅,我受到你们热情地招待,那里敢说不敢二字,祗怕坏了你娘亲的名节哩!」

      青梅紧接着说道:「这你就不必担心了,我们这里的事,你慢慢会清楚的,祗要你肯和我娘亲近就行,其他的事就无须理会了呀!」

      青梅嘴里说着,一双嫩白的手儿将我的双脚又搓又捏,洗得乾乾净净,还用软布抹乾了。又套上一对拖鞋,才望着我笑道:「赵叔叔,你跟我到里间洗个澡。」

      我跟着青梅从小门进入套间,原来这里是一个小小的净室,一个早已盛着温水的澡盆,还有用来方便的净桶,可称为设备齐全了。

      青梅帮我脱下外套和衬衣,我笑着对她说道:「行了,我自己来吧!」

      青梅把手伸到我腰间一面解我的裤子,一面认真地说道:「我应该服侍叔叔的,你尽管让我为你洗澡吧!」

      说着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下来,这时我胯间的肉棍儿已经竖起来,把内裤撑起着。青梅把我的内裤也褪去,小手儿握了握肉棍儿笑道:「叔叔这里好棒哦!我娘一定会好开心的呀!」

      青梅把我扶进澡盆,对我嫣然一笑说道:「叔叔先泡一泡,我出去把洗脚水倒了,再替你洗澡。」说完就飘身出去了。

      我浸在温暖的清水里,心里又惊又喜,不知这飞来的艳福如何消受。正在胡思乱想时,青梅已经回房了。她笑眯眯地说道:「我也得脱去衣服,免得弄湿了。」

      说着转过身,慢慢地把她的上衣脱去,露出白晰的背脊和两条嫩白的手臂,又把裤子脱下来,祗见浑圆的臀部白里泛红,两枝粉腿肥圆适中。青梅转过身来,身上祗挂着一件红肚兜。她在洗澡盆旁边的小凳坐下来,开始替我洗擦着。一边洗一边向我讲了一些有关这里的事。

      原来白素蓉年轻时是城里的名妓,五六年前,有一位富商暗中将她赎身,并秘密安置在这不为人注目的水乡。两年前,富商意外过着身,幸亏已经有点遗产留下,素蓉不愿意坐吃山崩,所以秘密经营一些生意,用以维持生计。

      青梅洗到我胯间的肉棍儿时,我被她弄得坚硬昂起。我笑问:「青梅姑娘,你有没有和男人玩过呢?」青梅粉面泛红地说道:「我本来也是从小卖入青楼,是娘身边的丫环,娘从良那年我才十二岁,娘很痛惜我,就要求把我一齐带出来。并认我做养女,因为娘和爹在妓院相好时,我就服侍左右。所以来到这里之後,我仍然像以前一样,就算爹在玩我娘的时候,我都在後面帮手推屁股哩!我十四岁那年,有一次爹想要玩的时候,娘却刚好来月经,娘叫我给爹试一试。那时我已经发育了,平时见到我娘被爹玩得很开心,也是心思思的。那知一试之下,痛得要死。不过後来就玩出滋味来,祗是爹玩我还不到十次,就不幸过身了。」青梅说完,圆圆的俏脸飞红。

      我伸手抚摸青梅可爱的脸蛋,说道:「青梅,你长得真俊俏。」

      青梅娇媚地笑道:「祗要你和我娘相好,我相信娘都会让你玩我的身子的。好啦!你站起来,我帮你抹乾身上的水。」

      我站了起来,跨出洗澡盆。青梅替我抹身後,我大胆地伸手去玩摸她被红肚兜蒙着涨鼓鼓的乳房。青梅柔顺地依着我,任我把她丰满又弹手的奶子摸捏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说道:「我迟早让你玩个够的,现在娘等着和你吃饭哩!」

      於是我换上乾净的衣服,走出净室,回到上房。祗见桌子上已经摆上一台丰盛的酒菜。白素蓉也已经坐在席上等着我。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青梅殷勤地斟酒夹菜。席间我和素蓉谈笑风生,两杯酒落肚,素蓉面泛微红,谈吐间媚目如丝。

      用过晚餐,青梅把素蓉扶到床沿,然後收拾碗碟走出去了,房里祗剩下素蓉和我俩人。我向她走过去,她便依入我怀里。我在素蓉粉嫩的香腮亲了一下,她闭着声音双眼颤声说道:「亲亲,我要你脱我的衣服。」

      於是我将她胸前的钮儿解开,一对肥乳居然是高翘着,雪白的皮肤,滑滑嫩嫩。我禁不住把手在她鲜红的奶头上捏弄。素蓉轻舒两条细嫩的手臂,搂住我骚荡地叫了声:「亲亲,痒死我了!你把人家弄得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我搂紧了素蓉一阵热吻。她的嘴唇火热,一根舌头儿尖尖的送入我口里。我从她光滑的背上摸下去,摸入她的裤腰,觉两瓣臀肉格外肥厚。

      我让素蓉倒在床上,伸手拉下她的裤子,素蓉忽然叫了声:「青梅!」

      我不禁楞住了。青梅走进来,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等我上床後,把帐子放下来,却把油灯拨亮一点,才走出去。

      明亮的灯光透过纱帐,把床上照得雪亮,我仔细地欣赏她的肉体,虽说显得稍胖一点,但是又白又嫩的,应该说是丰满哩!尤其是一对肥乳房,高高翘起的奶头儿粉红色的,纤腰细细,肚子平平,显然是还没有养过孩子。

      那雪白的屁股,粉嫩的小腹,可以说是我一生未见过的活宝贝。这女人的屁股硕大而圆润,两瓣臀肉间的沟子既紧又深。那小腹的尽处,却是我所玩过上百个女人中第一次见到的奇货。

      通常的女人不管皮肤再白,那销魂的肉缝总会比较深色,但是素蓉的肉洞口却是两片和屁股一般雪白的细皮嫩肉凸凸地隆起。一条细细的肉缝夹住一颗粉红色的小肉粒。四周一根毛儿都没有。

      两条修长的大腿,一对玲珑的小脚儿,真是人见人爱。我伏在她一丝不挂的肉体上到处吻个不停,她的小手儿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轻轻地摇动着,低声说道:「亲亲,我一见到你,就恨不得让你玩一顿,今个晚上就让你尽情玩我吧!」

      那声音之娇媚,淫浪,十足扣人心弦,勾人魂魄。

      我趴到她软棉棉的肉身上,她的粉腿自动分开了,那小肉洞里的浪水,已经涌了出来,滋润了迷人的小肉唇。

      素蓉伸下手去握住我的下体,带到她湿淋淋的肉洞口,边说道:「亲亲,我下面好久没有挨男人插过了,一定很紧,你先慢慢弄进去,轻轻地抽我。等松了再使劲吧!」

      我的肉棍儿慢慢地挤进一半的时候,她深吸着气,眯紧着双眼,我感到她肉洞里又紧窄,又温软。我用力挺了进去,祗听到她叫了一声:「哎哟!亲亲,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好舒服哦!」

      她的叫声是那麽娇媚和放浪,小肉洞箍吸着我粗硬的肉棍儿,我低头在她两粒奶头上吮了一会儿,就开始抽插了。她的小肉洞在我用肉棍儿抽插时,却不停地收缩着,使得我的肉凌儿在她肉腔里重重地刮动着那些暖暖的嫩肉。

      素蓉又娇又荡地浪哼着,像是替我努力玩她而喝采,同时又挺着屁股向上迎凑着我插下去的肉棍儿。一会儿,素蓉的肉洞儿一阵抽搐,周身打着颤。我也感觉到她肉洞里涌出一股热流。而她却娇喘着,像是在叫,也似在哼。

      我热得发涨的肉棍儿,又是一阵狠狠地抽插,我们交合着的地方发出「扑滋」「扑滋」的声响。我越插越猛,素蓉也越哼越浪。她把腿绕到我的腰际,一对玲珑的小脚互相勾住,肥白的大屁股,贴紧我的大腿股。她用手一按我的屁股,说道:「亲亲!我怕你太累了,你顶着我下面,休息一下吧!」

      我真的把肉棍儿深深顶入他肉洞儿深处,她却扭动屁股,收缩着小腹一下一下地夹了起来。我舒服得浑身的毛管都放开似的,从头顶到脚心无处不是酥酥麻麻的,忍不住又抽送起来。我向床头的镜子望过去,由脚後反照过来的样子,真是太美妙了。素蓉那白白嫩嫩的小肉洞儿,夹住了我粗硬的肉棍儿。我挺入时,两旁肉唇而也带了进去。我抽出来的时候,肉腔里粉红的嫩肉也向外一翻。浪水横溢,肉体交合处一片滋润。

      素蓉忽然叫了一声:「青梅!」使我一楞。没有来得及向她问话,青梅已经飘然进来了。素蓉说道:「青梅,替你叔叔推一推,我怕你叔叔太累了!」

      青梅脱去上身的衣服,祗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内裤,挺着一对尖尖的雪白乳房,掀开了纱帐,笑眯眯地扒上床来,用一对粉嫩的手儿推着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儿又深又沉地频频椿捣着素蓉多汁的肉洞儿。素蓉浪哼浪叫着没有停过口,忽然紧紧地搂住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儿插得更深入,青梅也停止推我的屁股,却搂住我的身体,用她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背脊。

      这时素蓉的肉洞儿像鲤鱼嘴样的一松一紧地抽搐着,满脸狐媚地笑问:「亲亲!这样子你舒服吗?」

      我夹在两付女人的赤裸的肉体间,舒服得说不出话来,全身一阵兴奋,底下的肉棍儿猛然一跳,我的浆液猛射出来,喷入她肉洞深处。素蓉像打冷颤一样地颤抖着,我也软软地摊在她身上。

      我的肉棍儿渐渐缩小了,素蓉的双脚也慢慢放下来。肉棍儿缓缓地滑出她的体内。我翻身躺在素蓉的身边,青梅脱下她的底裤,替我抹抹胯间的液汁,再叠一叠,塞住素蓉正在溢出浆液的肉洞。素蓉自己摀住了,娇媚地对我说道:「我今晚有事,不能陪你睡,就让青梅陪你睡吧!」

      我还未回答,素蓉已经下床到净室去了。

      青梅笑着对我说道:「叔叔你先躺一躺,我去服侍娘洗洗就来陪你。」

      说完也下床去了。我闭目休息了一会儿,青梅又掀开纱帐,对我悠然一笑说道:「娘叫我来帮你洗洗底下。」

      我懒洋洋的回答:「好累哟!不想起来了!」

      青梅却逗给我一个媚笑,她说:「不用叔叔起身,我会帮你洗得乾乾净净的呀!」

      说着她就趴到床上,倒转头跪伏在我身旁,高翘起一个大白屁股,我不由得伸手去摸了一把,真是又细又白。青梅却扶起我软小的肉棍儿,一口含入嘴里,一股热气顿时包含着我的下体,她的嘴唇从我的毛茸茸的根部一直吻上龟头,还不断用舌头儿交卷舔弄。我抚摸着青梅嫩白的臀肉,底下的肉棍儿又迅速地在她小嘴里膨涨,青梅已经不能整条含入嘴里了,她就咬着龟头吮吸。

      我的肉棍儿在青梅小嘴里猛跳了两下子。她哼了哼,吐了出来,回头用媚眼望着我问道:「叔叔,要不要试试青梅的小肉洞儿?」

      我笑着点了点头,青梅媚媚一笑,一个转身,双脚分开蹲在我身上,自己拨开那小肉缝儿,往我肉棍儿就要套下去。可惜她那儿太小了,一下子没套进,痛得叫了一声:「哎哟!叔叔,你的东西好大呀!」

      於是把双腿又尽量分开,让我的龟头抵在她肉洞口,然後左右摇动着他的屁股,才总算套进去一个龟头。青梅的肉洞儿,小得太利害,把我的肉棍儿包得又紧又热。她也咬着下嘴唇,像是挨受不住似的。不过她还是一点一点地往下套,当套到底後,她无力地坐到我大腿根,上身伏下来,一对坚挺的肥奶,在我胸口上磨着。她说:「叔叔,你那里好大呀!怪不得娘刚才浪成那样了!」

      青梅开始收缩着肉洞儿,夹得那麽均匀,一松一紧的,真使我舒服极了。我双手摸捏着她的屁股,到底是女孩子,细皮嫩肉的,而且很有弹性。

      我摸到她的小屁股眼儿,也是湿湿的,我将手指一揉,感到那小屁眼儿正在一松一缩的。我就伸进一点儿手指,青梅有节奏地收缩着底下的肌肉,两个肉洞儿同时在吮吸着我的手指和肉棍儿。嘴里浪哼着问:「叔叔,青梅的小洞洞好不好玩呢?」

      我陶醉在兴奋中,没有出声回答,却觉得她的肉洞里越来越湿润了。青梅开始抬起她的臀部,让我的肉棍儿在她底下出出入入。我把双手从她的屁股移到她的乳房上摸捏着,青梅也开始兴奋了,她脸红眼湿,小肉洞儿却仍然频频在套弄。我也为她的浪态所感染,尾龙骨一阵奇痒,就把浆液喷入她的体内了。青梅也感觉到了,她停止了套弄,把小肚子尾紧紧贴着我,小肉洞一收一放的,像小孩吃奶一样吮吸着我的肉棍儿。

      我的肉棍儿软下来了,青梅仍然用她的肉洞儿夹了一阵子,才让我的肉棍儿退出她的体内,却用小嘴衔着,还用舌头儿把肉棍儿舔的乾乾净净,我因为白天旅途的疲倦,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半夜醒过来,灯火仍然亮着,我发现青梅枕着我的大腿睡在我身边,小嘴儿仍然衔着我那条软下来的肉棍儿。她的下体正向着我这边,细毛茸茸的肉洞口有些浆糊状的东西还没有抹去。望着这香艳的景况,我的肉棍儿不禁又在青梅的嘴里膨涨起来,直顶她的喉咙。青梅被弄醒了,她睁开双眼娇媚地一笑,就吐出我的肉棍儿说道:「叔叔,你把我弄得透不过气了,你要不要小解呢?我去拿来给你在床上用吧!不必下床啦!」

      我点了点头,青梅便下床到净室拿了一个夜壶,我爬起来,蹲在床上,青梅让我扶着她的香肩,又用手儿轻轻把我的肉棍儿扶正。

      方便完毕,青梅又到净室去了一会儿,才回到床上了,身上仍然是一丝不挂的。我把她光滑的肉体搂入怀里,青梅依在我怀抱里,向我讲起有关这儿的故事来。

      原来街口卖面的老汉,正是青梅的同乡。半个月前,素蓉曾经叫青梅放口讯,说是有房子分租,其实是在物色单身的外乡男子。不过小镇的远道客虽然不少,但总是行色匆匆,所以我还是第一个被指引到这里来的。素蓉一见到我,已经觉得很合眼缘,遂令青梅刺探,以致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我已经一箭双鵰,不但和素蓉有了肌肤之亲,而且让她身边的青梅侍浴陪寝,极尽风流之乐事。

      我抚摸着青梅坚挺的乳房说道:「你娘亲待我这麽好,真不知如何以报?」

      青梅笑道:「娘亲和你结交,无非是彼此图个快活,你尽管放心在这里住下去,不必耿耿於怀呀!」

      这时候,自鸣钟已经敲了三下,青梅说道:「娘就来陪你睡觉了。」

      果然不多久,房门「伊呀」一响,白素蓉飘身进来。青梅连忙起身迎接,我也坐了起来。素蓉走到床前,笑吟吟说道:「青梅服侍得你好不好呢?」

      我连忙回答道:「很好!很好!多谢你这麽的厚待我呀!」

      素蓉笑道:「不用客气的!以後我还会让你玩别的女人,祗是你可不要忘了有时要慰籍一下我呀!」

      我连声说:「岂敢!岂敢!」

      这时青梅已经帮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白素蓉终於一丝不挂地投入我的怀抱里。我搂住她的娇躯,又捏乳房,又摸屁股。亲热了一会儿,那条粗硬的肉棍儿已经钻入她滋润的肉洞去了。我就要挺腰抽弄,素蓉按住我说道:「不要抽动了,我刚才已经让你玩的很舒服了,你路上也累了,还是睡睡吧!」

      我笑道:「刚才有睡过一会儿,所以现在还很精神哩!」

      素蓉搂着我道:「你刚才也喂了青梅一次了吧!」

      我点了点头。素蓉笑道:「所以还是歇歇吧!乖乖的插在我下面,不要动了。」

      於是我让素蓉侧身卧在我身上,肉棍儿深深地贯入她的肉洞里。素蓉像似很累了,很快就睡着了,我回忆着刚才和素蓉以及青梅亲热的交欢场面,也满足地入睡了。

      一连两天,素蓉都是在晚上九时左右就离开,祗留下青梅陪我。直到半夜再回来和我一起睡。我心里很纳闷,又不方便直接问她。

      第四天晚上,素蓉和我温存一番,又飘然而去了,青梅正用她的小嘴衔着我的肉棍儿认真地替我清洁的时候,我好奇地问青梅道:「你娘亲做什麽生意呢?为什麽总是在这个时间最忙呢?」

      青梅吐出我的肉棍儿笑着回答说:「你想知道吗?我都不知道怎麽说好,不如等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看就明白了呀!」

      於是青梅为我洁净好了,就替我穿上衣服,然後带着我走进素蓉平时睡的房间。青梅打开一个衣柜,里面竟是一道暗门。我随着青梅走进去,里边是一条青砖砌成,长长的通道。青梅在我耳边低声嘱咐我不要出声,然後小心地打开墙上的一个约摸斗大的小门。青梅向里头望了望,然後回头示意我向里面望进去。

      祗见里面有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正在床上做大力戏。青梅小声在我耳边说道:「这女人是男人的媳妇哩!这两人每个有总有一两次要来这里偷情的。」

      我仔细一看,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仰卧在床上,身材不大,但是一条肉棍儿却是又粗又长。伏在他身上的女人约二十来岁,皮肤不算白,但是很丰满。她骑跨在男人的身上,蠕动着屁股,肉洞儿频频吞吐男人那条粗硬的肉棍儿。那一脸的浪样儿,像似饥饿已极的神色。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交合时的情景,不禁看得血脉愤张,双腿间的裤子也被高高撑起。我一边看一边摸捏着青梅的屁股,又引她的手儿去摸我硬起的肉棍儿。

      青梅知趣地拉开我的裤子,把粗硬的肉棍儿放出来,浪浪的低下头,用她的樱桃小嘴给我含住了吮。

      我继续观看房间里偷情的男女,祗见那女人软软地伏在男人的胸部,隐约听见她娇声说道:「爹,我周身都酥麻了,你上来插插我吧!」

      男人翻身把女人压到底下,那女人赶紧将他粗硬的肉棍儿引入自己湿润的肉洞里。男人开始了狠抽猛插,干得女人摇晃着头浪叫着不停。

      青梅的小嘴也随着屋里那女子叫声的节奏套吮我的肉棍儿。屋里的男人插得狠,插得快,青梅的小嘴也含得紧,套得频。我望着屋里女子淫姿浪态,彷佛自己的肉棍儿已经插入她的肉体淫乐。一种舒服透顶,竟喷了青梅一嘴的浆液。

      青梅紧紧地含着我的肉棍儿,并把我射入她嘴里的浆液,一滴不漏的吞下去。我问青梅道:「你娘亲是不是经营客饯呢?」

      青梅抹了抹嘴笑道:「你再跟我看看其他房间就知道了嘛!」

      说着又托着我继续走了一个房间的位置,她打开一个暗门望了望,说道:「小翠不在,我们到轻红的房间看看。」

      说着又拉我向前走去,她打开另一个暗门,立即有一阵淫声浪语传出来。我和青梅一齐进去,祗见房间里灯火通明。大床的床沿躺着两位一丝不挂的年轻裸女,其中一位女子生得小巧玲珑,一对乳房却特别硕大而坚挺。两条雪白的嫩腿高高地举着。双腿间有一位约摸三十来岁的男子,正舞动着腰股将粗硬的肉棍儿,向着她小腹尾的肉洞频频抽塞。裸女的乳房随着男人的抽弄有节奏地抛动,那阵阵淫呼浪吟正是从她嘴里发出。

      另一名女子生得珠圆玉润,她的双脚垂下地,毛茸茸的肉洞口湿淋淋的,显然也是刚刚被男人插过。

      青梅告诉我说:「正在挨插的姑娘名叫轻红,虽然个子小一点,可是一对乳房特别巨大,所以好多客人都喜欢玩她。另外那个姑娘叫做小翠,本来应该在刚才的房间的。可能那个男人喜欢一次玩两个,所以把她也叫过来了。」

      我问道:「这里是不是妓院呢?」

      青梅摀住我的嘴说道:「小声一点说话,一会儿回去以後,我才慢慢告诉你嘛!」

      这时屋里的艳戏还在进行,不过那男子已经从轻红的肉洞里抽出肉棍儿,而捉住小翠的一对小脚高高举起,然後将肉棍儿挺入她的毛茸茸的肉洞里。小翠「哎哟!」地叫了一声,接着也哼哼渍渍地呻叫起来。

      我伸手去摸青梅那浑圆的屁股,青梅却拉着我的手插到她的裤腰里。我往她的肉缝一掏,却染了一手湿淋淋的骚水。我向她微微一笑,青梅羞着把头钻入我胸前。我将她的娇躯抱起来,回到我住的房间里。

      我把青梅剥得精赤溜光,青梅也将我的衣服脱得一件不留。我摸捏着她一对坚挺弹手的奶子,胯下的肉棍儿又硬立起来。我让青梅坐到怀里,她的肉洞也便套上我的肉棒子,青梅热烘烘的肌肉紧紧地挤迫着我塞在她肉体里的部份。她肉紧地蠕动着身子,用她的肉洞吸纳研磨着我的肉棒子,彷佛要将吞食进肚子里似的。但是较早时我已经在素蓉的肉体里喷过一次,刚才偷看俩翁媳私通时又让青梅的小嘴吃了一次。现在无论青梅怎样活动,我仍然金枪不倒。结果青梅的肉洞里倒自己磨出许多水汁来,终於软软地依在我怀里不动了。

      我抱着青梅躺下来,粗硬的肉棍儿仍然塞在她身体里。青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对我讲起有关她娘亲所经营的妓院。

      原来就在这所房屋的後面,白素蓉暗中经营着一间小小的妓院。那里祗有四位姑娘常驻接客,她们是白素蓉从外地买过来的,另外还有几个本镇的寡妇间中偷偷来做。这些女人经过她的药物和驯炼後,个个都成了淫娃荡妇。所以到时到候,总有一班长客,暗中在这里作乐。有时还自己带了女人来借地方偷情,除了刚才所看见的翁媳外。还有一对叔嫂,也曾经来这里私通哩!

      素蓉有一位当年在青搂时姐妹替她出面应付客人,但是钱银的事,到底是自己打理比较合适,所以素蓉每天晚上总是要到那边收数。

      我笑着问青梅道:「你和娘亲有没有偶然拣过自己喜欢的客人受用受用呢?」

      青梅用力把我的肉棍儿夹一夹,回答我说:「那倒是很罕有的哩!因为到这里大部份都是熟客,娘亲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几年来,我祗知道她有三两次扮成姑娘接远道的客人,还必须小心翼翼,当心让人知道。我自己也祗试过两三次。其中有一次是因为旺场时,又刚好玉环来月事,所以去替工。谁知遇上一个老伯伯,把我又捏又挖,弄得我好想给他插进去时,他却举不起来,真气人!」

      谈笑间,房门「呀」的一声,素蓉回来了。她掀开纱帐,青梅赶快要从我身上爬起来。素蓉拍拍青梅的屁股说道:「不用拔出来,刚才我月事来了,今晚你就陪叔叔到天光吧!不过明天一早要记得去买菜才好。」

      青梅笑道:「知道了,娘亲。」

      素蓉回房去了,青梅就让我搂抱着睡,我的肉棍儿也一直插在她的肉体里。

      直到天明鸡叫,我又把她压在下面抽插一轮,青梅浑身酥软了,我却没有射出来,直到她讨饶,我才放过她。青梅爬起来,八字脚地走出去了。

      我又睡了好久,直到青梅回来叫我起床。我和素蓉一起吃过午饭之後,素蓉又到後院那边,我也坐下来开始我的写作。

      素蓉回来吃晚饭时,笑着对我说道:「真是巧,青梅的月事也来了。不过你也已经知道我们的秘密了,吃完饭,就叫青梅陪你到後院挑一个姑娘陪你过夜吧!」

      我连忙说:「承蒙你这麽厚待,我真不知怎样报答才好!」

      素蓉笑道:「不必客气了,祗要你也好好对待我们俩母女,就皆大欢喜了嘛!」

      晚饭之後,青梅果然带我到後院的通道偷看姑娘门接客,我们逐一从暗洞望进去,除了轻红和小翠之外我又看见了玉环和惠香等另外两位姑娘。以及一个偷偷出来做的本地的寡妇。青梅告诉我这个寡妇的花名叫做玉卿。因为时候还早,四个姑娘的房间里还没有男人。祗有玉卿的房间里有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男人。

      青梅问我喜欢那一个姑娘,我摸着她的乳房笑道:「喜欢青梅你嘛!」

      青梅笑道:「饱死了!谁不知道你们男人最贪心了,况且我今天不乾净,都不能让你玩。」

      我笑道:「你的奶子可以让我玩嘛!」

      青梅笑道:「你喜欢搓奶子,不如去搓轻红的吧!这里所有的女人中,除了我娘亲之外,谁也比不上她那一对大奶子哩!」

      我笑道:「我们先看看玉卿怎麽应付客人好吗?」

      青梅笑道:「也好!不过你到底挑那一位姑娘呢?我要先去通知娘亲,叫她不要接过夜的客人呀!」

      我笑道:「就听你的吧!」

      青梅说道:「那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去就来。」说完就向暗道的尽头走去,於是我一个人从小洞望进去,那位中年男子已经光脱脱的躺在床上了。那位叫玉卿的姑娘,大约也三十左右了。天生一张骚荡的脸蛋儿,却有一副看来还未曾生育过的身材。皮肤不算很白,又是个特别肥大的屁股。一双小脚,正骑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那客人像是毫不在呼似的,又像在闭目养神。而玉卿却骑在她身上颤动着肥大的屁股,在那儿左右摇晃,不时地抽套着。她开始娇喘着呻叫了,却仍然不停地抽套。那对肥大的奶子也一上一下地抛动。那男人就伸手去摘弄她的奶头。

      青梅很快又回来了,我学屋里的男子,把手伸进青梅的上衣里捏住她的两粒小青梅不放。青梅娇声说道:「叔叔坏死了,知道人家不能玩,却偏要作弄人!」

      话虽这麽说,却也没有争扎和推拒,乖乖地让我玩弄她饱满的乳房。

      我边摸捏她的乳房,一边笑着说道:「有样学样嘛!对不对呢?」

      青梅也说道:「叔叔喜欢,我那敢说不对呢?我们看看别的房间好不好呢?」

      我说道:「也好,看那一个房间呢?」

      青梅道:「看玉环吧!刚才我出去时,见到她的熟客来了。」

      於是青梅带我到另一个秘窗,我们望进去时,玉环已经替客人脱光了衣服,让他睡在床上。那是个高个子,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子,已经高高翘起了。

      玉环却自己在脱裤子,一个肥大的屁股露了出来,一身的肥肉颤颤地睡在客人的身边。一手握着那条肉棒子浪浪地说道:「哎呀!好大哟!」

      说完却俯下头,张开小嘴一口含住。

      那男子让她吮吸了一会儿,终於忍无可忍地翻身趴的玉环身上。玉环也伸手拉着他的肉棒子往自己的肉洞里塞进去。客人使劲地抽插,玉环娇媚地浪叫起来。

      我说道:「玉环真没用,一插进去就软了。」

      青梅笑道:「她是故意叫床的,好让男人快些出精嘛!」

      我捧着青梅的脸蛋,在她的小嘴亲了亲说道:「那你让我玩的时候又是不是故意叫床的呢?」

      青梅说道:「我被你玩得死去活来,还像似假装的吗?我又不是像玉环她们,每天都要让男人弄好多次,我可是被你一抽弄,就真的酥麻了呀!」

      我把青梅的粉腮轻轻地拧了一下说道:「小丫头,你一把小嘴可真管用,净说好听的话儿。迷死人了!」

      青梅娇声说道:「当然啦!我这张嘴不止可以说些好听的话,还可以为叔叔含肉棍儿,让叔叔快活爽爽哩!」

      我搂着青梅又摸又吻的,青梅娇笑道:「叔叔一定是看了人家在玩,等不及了。不如我们回房去,我去叫轻红来让你出出火吧!」

      说完就拖着我回到前院我住的房间里,她叫我等一等,就连蹦带跳地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推开了,一位身穿深绿色旗袍,二十岁上下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先向我弯腰行了过礼,然後笑吟吟地开口说道:「白娘娘叫我来陪陪叔叔过夜,不知叔叔喜欢我吗?」

      我对她点了点头。轻红便站在我面前把旗袍上的布纽一颗一颗地解开来,我先看见她两个嫩白的肉球忽然跳了出来。轻红娇羞地对我笑一笑,又继续把她的旗袍完全褪下去,一副鲜嫩白晰的肉体顿时展现在我面前。轻红一对丰满的乳房和她娇小玲珑的身段吓得很不相乘。可作用子更令我感到她的双峰颤动着,充满了诱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