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荡妇秦可卿..

    发布时间:2020-01-19 11:27:18   


    再说贾珍带着尤氏领着贾蓉和儿媳可卿来拜见贾敬,一进贾敬所在的居室全家人立即拜倒行礼,向太爷贺寿。


    贾敬微笑着点点头说:“好了,都起来吧。”当他的眼睛看到可卿时心里一震,随即说:“让下人们都下去吧。”贾珍让仆妇们退到屋外伺候,屋里只剩贾珍、贾蓉、尤氏和可卿。


    贾敬仔细打量了他们一回,指着可卿对贾珍说:“珍儿,我看此女定是无毛白虎。”贾珍立刻回答:“太爷说的是,”他们的话让贾蓉和尤氏大吃一惊。


    特别是尤氏暗自生气:“早怀疑你偷自己的儿媳,现在你自己说出来了。”贾敬招手让可卿过来,把她抱在怀里手伸到她的双腿间摸了一把。


    笑着对贾蓉说:“你的媳妇过然是白虎,你也别生气,她就是那种男人见了就想强奸的女人。


    你不可记恨你爹。”贾蓉赶忙说:“孙儿不敢。”贾敬哈哈大笑,贾珍说:“今日太爷过寿,就让孙媳孝敬孝敬太爷好了。”可卿听了贾珍的话马上脱掉自己的衣服,一只白羊般跪在贾敬面前伸手掏出贾敬的阴茎含在嘴里。


    贾敬看可卿满脸放浪的神情,心中的欲火大盛,伸手抚摸她的双乳和阴部。


    可卿的两只大奶虽然肥大白嫩,但她的光精无毛的阴部更让男人欲火难填。


    白白嫩滑的阴部中间裂开一条肉缝,再往下小穴以然张开,红红的像一个小桃子。


    贾敬一拉可卿的腰身,把她举起来让她头朝下,这样可卿的嘴还叼着贾敬的阳具,而贾敬的口舌也伸到她的小穴上。


    那可卿极力买弄自己的品萧技术把贾敬的肉棒搞的舒舒服服。


    贾敬也是人老经验足,舔穴的技巧炉火纯青,把可卿弄的欲仙欲死,想大声叫喊,无奈嘴里含着贾敬的大肉棍,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


    但她更卖力吸着口中的肉棍。


    终于贾敬忍不住了,大股大股的阳精冲出来射进可卿的小嘴里。


    可卿不敢往外吐只能吞进肚里。


    贾敬休息一会儿,询问了贾珍府里的情况。


    他让尤氏和可卿一起舔他的肉棒,不一会儿那肉棒有变的粗大起来。


    贾敬让可卿转过身,可卿顺势趴在地上,叉开双腿,高高地翘起了粉嫩的大屁股,浪声道:“太爷快来吧,孙媳受不了。”说着扭动着雪白的屁股,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


    贾敬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对准可卿的殷红的小穴刺了进去,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插的可卿淫叫连连:“哼…噢……我的小穴……爽到天了……啊啊……太爷……好厉害……别……别使劲啦……嗷……小穴烂了……它受……不了……”贾珍贾蓉也是欲火大盛,但他们不敢有丝毫异动。


    只能慢慢欣赏贾敬用力奸着可卿,耳听可卿的淫叫。


    尤氏的情欲也不能控制了,她摁住可卿的头让她舔自己的湿淋淋的阴户。


    贾敬抽动了几百下后达到了高潮,他的大鸡巴顶着可卿的花心往她的子宫里猛灌精液。


    直浪的可卿叫也叫不出来,只是浑身颤动不已。


    贾敬拔出湿淋淋的肉棍,让婆媳二人用嘴舔净。


    尤氏和可卿伺候他穿好衣衫。


    贾敬坐好说:“珍儿,你们回去吧,别再让客人们久等了。”贾珍施礼到:“是是,那孩儿们就告退了。”一家人出了门,尤氏面脸怒容对贾珍说:“好啊,你竟敢和自己的儿媳妇通奸。”贾珍满不在乎的说:“那有什么?那你和秦钟的事我管过你吗?”尤氏哑口无言,贾珍回头对贾蓉说:“蓉儿你别生气,回去我赏俩绝色的丫头给你。”那贾蓉本就不敢怎样,今见有赏,连忙向父亲称谢。


    等贾珍领着儿子回来,天已近晌午。


    贾珍父子告了罪,开出酒宴请亲朋入座饮酒,庆贺太爷贾敬生辰。


    席间宝玉见可卿美艳无比,心里很是敬仰:“秦钟竟然有这样美艳无双的姐姐,竟把我家的姐妹都比下去了,不知道我是否有福和她……”正想着可卿来到宝玉身前,见宝玉粉琢玉雕般的人物,竟出在秦钟之上,心中也着实爱慕。



    上前答谢:“听婶娘说二叔很愿提携钟弟,侄媳先谢过二叔了。”宝玉连称不用谢,可卿道过谢就退下去了。


    宝玉她和自己并没太多的话,心里觉得亲近她不太容易,好歹秦钟和自己以成密友,这事虽不易但还有点希望秦可卿随爱慕宝玉人品不凡,但总觉这事很难入巷。


    她心中有事就先行回房歇息。


    过了好大一会儿,一个婆子来找她说:“宝二爷很困了,请少奶奶给他安排一个休息的房间。”可卿见状很是高兴,觉得亲近宝玉的机会来了。


    她来到宝玉跟前看他喝的微带醉意,就吩咐丫环们把他扶到自己房里去。


    那婆子阻拦道:“叔叔睡在侄媳的屋里合规矩吗?”可卿笑道:“你多滤了,他还是小呢。


    再说在咱这谁的屋子配让宝二叔歇息?”拿婆子无话可说,便叫人把宝玉扶到可卿的屋里。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


    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于是众人服侍宝玉睡倒便全散去了。


    可卿吩咐自己贴身的丫头瑞珠和宝珠看好门,别让别人进来打绕。


    自己回到屋内,来到床前望着躺在床上的宝玉,脸色由白慢慢转成红的,眼睛里也透出了一股令人消魂的情欲。


    可卿看着宝玉呼吸变的急促起来,终于她伸出手解开宝玉的裤带,掏出宝玉的肉棒来握在手中。


    宝玉的肉棒在可卿的撮弄下变的粗大起来。


    可卿见宝玉竟有如此伟岸的阴茎,有些吃惊。


    看着宝玉在自己撮动下一伸一缩的红润润的龟头,更是喜爱。


    可卿张开樱桃小口把宝玉的阴茎吞了进去。


    可卿的口中的技巧很是出色,宝玉长长的肉棍她竟能一吞到根。


    宝玉阴茎的龟头也就刺过她的咽喉伸到食管里。


    宝玉静静躺在床上享受着,对可卿的口技暗自佩服:“啊,这就是书上说的深喉吧?没想到她竟有这般的本事,比凤姐姐可高明了许多。”那秦可卿是天生的淫妇荡娃,男女之事可以说样样精通,对宝玉早已耳闻久了,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更没想到他还有比常人大一倍的肉棒,更令可卿不能自己。


    她着实卖弄技巧把个宝玉舒服的直说:“爽死了。”当宝玉的精液射进可卿嘴里后,宝玉做起身来将可卿抱到床上。


    俩人的唇紧紧贴在一起,可卿的舌带着宝玉残留的阳精就伸道宝玉的嘴里。


    宝玉双手摀住可卿一对白嫩的大奶使劲揉,那对乳房就像两面团一般柔软。


    俩红红的乳有却是硬硬的。


    宝玉只觉温比玉、腻如膏,方知前人所云“软玉温香”诚不我欺也。


    可卿被宝玉揉的“哎哟,哎哟”叫起来。


    宝玉一听可卿叫的声音有点不对头,就停下手,一看可卿的双乳,由于自己一时忘形已给揉的通红通红的,有的地方还出现一点点血渍。


    宝玉大感对不住可卿,就用舌在她的双奶上轻轻地舔,直痒的可卿“咯咯”地娇笑。


    当可卿脱一丝不挂地展现在宝玉面前时,宝玉呆了。


    可卿娇美的身躯只有警幻仙姑才可比。


    更让宝玉兴奋的是可卿白嫩的,洁净无毛的阴户。


    宝玉分开可卿的玉腿,仔细端详着她的阴户。


    俩片肥大的阴唇中有一条细细的肉逢,阴户白璧无瑕和玉腿小腹浑然一体。


    宝玉伸出舌探索可卿阴户的肉逢,没几下肉逢的下端就张开了一个红红的小嘴。


    里面一股清亮的细流向外淌出。


    宝玉仔细地欣赏着她那美丽的小穴,分开她的阴唇,抚摸着她那粉红色的阴蒂。


    用舌头舔着它,慢慢地它开始变硬变长了一点。


    宝玉的手指伸进可卿的小穴里,觉得里面很温暖,又很湿滑。


    宝玉把手指使劲往里伸用指尖顶她的花心。


    就感到可卿小穴里的淫水不住往外流。


    原来她已浪的不得了了。


    宝玉又用舌头去舔她的小穴,像阴茎一样抽送。


    可卿再不能忍受了,她开始哀求宝玉:“啊……唔……好二叔……小穴……痒……快用……大……鸡巴来……干……小穴……啊~……”听到可卿的浪叫,宝玉看时机已到,便挺着那早已肿胀不堪的阴茎插了进去。


    在宝玉粗大巨长的阴茎抽动下,可卿发出了一串串让人吃惊的淫叫。


    其淫荡之词不能入耳:“啊……小穴……小穴……快烂了……好舒服啊……操……操死我啦……大鸡……巴好……好……厉害呀。”宝玉见连庄重文雅的可卿也浪叫出不堪入耳的粗话,心想警幻所言不虚。


    于是他抖擞精神把从警幻那学来的花样都用上了。


    果然是天界淫君下凡,正干了可卿一下午仍是毫无疲态。


    而可卿泻了几次后在也没有动的力量了。


    宝玉让可卿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可卿见宝玉还这么精神,认得他还没尽欢,便歉意地说:“侄媳无能,没让二叔尽情快活。


    这样吧,让我的丫头瑞珠陪二叔一陪。”宝玉望着床上躺着的可卿摇了摇头。


    心里想:“可惜这次没能成她的后庭菊穴,下次再找机会吧。”想到这宝玉又在可卿身上摸了一回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房间。


    这天贾珍大寿,一早宝玉就来到宁府给贾珍贺寿,贾珍一见宝玉来了很是高兴,他让宝玉坐下询问他出去玩的情景,宝玉一一做了回答。


    这时候又有很多客人来了,贾珍对宝玉说:“兄弟先宽坐,我去照应一下。”宝玉忙说:“大哥哥随便。”贾珍前去招待客人,这时候秦钟和姐姐可卿走过来。


    宝玉一见可卿就想起她美好娇嫩的身躯和玉润圆滑的乳房,特别是她那光净无毛的嫩穴,想起来就让宝玉的肉棍发硬。


    恨不能立刻上前把她的衣服撕光,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嫩红的小穴里狂操一回。


    可卿来到宝玉身前,她的脸先是羞涩的微微一红,慢声细语地说:“宝二叔来了,侄媳很高兴能再见宝二叔。”看着娇媚可爱的可卿,宝玉的阴茎就想抬头。


    宝玉静了一下心说:“你好吗宝与这阵子也很想你啊。”可卿的脸更红了,她转过头对秦钟说:“兄弟,你陪一下二叔,我还要去里面照应照应。”说着她又回头对宝玉嫣然一笑就走了。


    宝玉顾不上跟秦钟说话,只是痴痴看着可卿曲线玲珑的背影。


    这时候寿宴开始了,大家伙入席吃喝起来。


    吃完酒开始听戏,由于贾珍是武将,戏唱的大多是武的,宝玉正看台上唱的《群英会》,贾珍来到他身边悄声说:“宝兄弟,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就留在我这好吗?”宝玉看他神神秘莫的样子,就问他:“大哥哥有什么事情吗?”贾珍用更小的声音说:“今晚咱们也唱一出群淫会怎么样?”宝玉微点了一下头说:“好吧。”贾珍转身离开又去招呼别人去了。


    宝玉看了会儿戏,觉得没什么意思,他站起身来来到宁府后院,一看左右无人就直奔可卿的闺房。


    宝玉一进屋,可卿看是她高兴的惊呼一声就扑上来。


    俩人紧紧拥在一起,四片嘴唇粘在一块。


    俩人忘情的亲吻着,他们贪婪地吞食着对方的舌,恨不得把情人吞进肚子里。


    宝玉动手剥下可卿的衣衫,露出她洁白美好的身躯。


    宝玉爱恋地抚摸着可卿柔软挺拔的乳峰说:“好姐姐,宝玉好想你啊,真想天天和姐姐在一起。”可卿娇喘着说:“我也是啊,我也愿意和二叔在一起。”宝玉说:“我给姐姐画个像,想姐姐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看。”说着让可卿侧卧在床榻上,宝玉找出纸笔来给她画了一幅裸体画像。


    可卿看了宝玉的画,真是羞的了不得。


    宝玉把她画的就像正在动情的女子,画上重点描了她的面部表情,以及她的乳房和阴穴。


    宝玉调笑道:“可卿姐姐,你看你现在的表情和画上一样吗?”原来可卿看画像乳头挺立,小穴红润微张,似乎有爱液流出。


    她自己心也不平静了,在加上这几天贾蓉只顾和父亲去操尤氏姐妹,让她寂寞了好几天了。


    现在宝玉来了,她早快忍不住了。


    可卿把画放好,她来到宝玉跟前抓住宝玉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宝玉用手指夹着她的乳头揉动着,可卿身子一软趴在宝玉怀里。


    宝玉把她放到床上,分开她的两条白嫩的双腿吻她的阴穴。


    可卿的阴户没长一根阴毛,阴唇白白嫩嫩的夹着一个鲜红的洞穴,小穴里的爱液晶莹剔透一滴滴地流下来。


    宝玉也不知弄过多少女人的阴穴了,但可卿这样柔软无毛的阴户每每都让他为次发狂。


    宝玉用舌拨开可卿那两片洁白的阴唇,用舌尖钩弄她的阴蒂。


    可卿身子颤动着,她忍不住抓过宝玉的大肉棒含在嘴里。


    宝玉的口交可以说是出神入画了,他的舌灵活地在可卿的穴口打着圈子,弄的可卿的小穴奇痒难当。


    可卿忍受不了了,她口里浪声叫道:“啊,二叔,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插插我的浪穴吧!求、求你啦。”宝玉真没想到可卿竟如此快的就欲火中烧,他把可卿的双腿搭在肩头,大鸡巴对着她的阴道狠狠的捅进去。


    可卿“啊”地叫了一声,随即扭起丰满的屁股,嘴里只嘲嘲:“好啊……好痛……又好胀……真……真要被你,死了……操死我了……顶……顶死我了……也痛死……了……快……快动吧……给我来顿狠的……猛的……我的小穴……好痒……快啊……好大的鸡巴啊……使劲啊。”宝玉猛烈地抽动着他的肉棍,每次深入可卿的嫩穴都触及她的花心。


    可卿阴道里淌出的淫水把床铺湿了一大片,她的阴穴被宝玉的肉棍转磨、刮擦、顶撞得麻、痒、酥、痛各种滋味俱来,宝玉的肉棍每一次对她身体的冲击都让她身子不住地颤抖一回,只觉得那舒服透顶的快感,冲击着她浑身的每一处。


    使她抽搐着痉挛着,高潮迭起,淫液猛泄。


    当宝玉滚烫的精液浇灌到她的子宫里的时候,可卿全身不停的颤抖,双手双脚紧紧抱着宝玉,气若游丝。


    俩人搂抱着在床上歇了一会儿,宝玉起身下来。


    可卿伸手拉住他,眼里露出留恋的欲望。


    宝玉转身在她的脸上亲了亲说:“好可卿,天快黑了,我先到珍大哥那儿吃饭,他说晚上有事做啊。”可卿吃吃一笑说:“我知道,还不是开什么群淫会啊。”宝玉很高兴晚上可卿也能去,他说:“那我们晚上再见吧。”从可卿房里出来,宝玉到前面来和大家聊了起来。


    贾蓉个宝玉请了一个安,宝玉拉起他问道:“你父亲呢?”贾蓉说:“老爷到后面去看晚宴准备的怎么样了,二叔刚才上那儿去了,让侄儿好找啊?”宝玉脸微微一红,心里说:“我正在你老婆的床上。”他打了个哈哈把话题差开。


    晚饭后,来道贺的客人都走了,贾珍让人回荣府传话说他留宝玉住一晚,然后领着宝玉奔天香楼而来。


    路上贾珍问宝玉:“你弄的那座《仙慕楼》怎么样了?”宝玉心里一惊,问贾珍:“大哥哥怎么知道的?”贾珍说:“我怎么不知道啊,这本是我想做的,但我受朝庭封赏,是有爵之人,做这样的是有违律法,因此我让薛幡去做了,但所有费用可都是我的啊,”宝玉说:“不是薛大哥出的钱盖的楼吗?”贾珍说:“你想想,凭香菱一个卑贱丫头怎么能从薛家的钱庄里支钱呢。”宝玉一想也是,贾珍说:“今天咱们先试试楼里的情景,你看怎么样?”宝玉点头称是,他俩一上天香楼,尤氏三姐妹和可卿早到了,贾蓉和秦钟把屋子里面布置好了。


    尤二姐和尤三姐见了秦钟就已经心摇不已了,再一见到宝玉更让这姐妹俩把持不定了,她们没想到天下竟还有这么俊美的男子。


    贾珍坐下来缓了口气问贾蓉:“这没什么闲杂人等了吧。”贾蓉说:“回父亲的话,楼里只我们八个人了。”贾珍说:“好,现在我把规矩说一下,呆会儿大家不能分大小,都随随便便的才好,谁找谁都行啊,谁要有劲就全使出来吧。”他说晚竟直冲可卿招招手,让可卿坐到自己怀里。


    尤二姐和尤三姐都爱慕宝玉,一起向他走过来。


    贾珍看了心想宝玉的肉棒粗长无比异于常人,那尤二姐身体娇弱,恐怕承受不了宝玉具大的肉棍。


    如果让宝玉先把她操个好歹的话,别人今晚就别想干她了。


    而尤三姐自幼习武,身子健壮可与宝玉称为敌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