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战舰少女同人 萨拉托加篇】

    发布时间:2020-01-19 11:27:13   

                   萨拉托加篇
      「加加寄宿在这里差不多也大半个月了吧?」接过了列克星敦递过来的咖啡,
    他有点迟疑地抽出了积压的公文「怎么,不欢迎了?」轻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
    列克星敦指了指公文「这里写错了哦。」
      「不是不欢迎,你看,我们差不多也要结婚了,婚后再和加加住在一起,不
    太合适吧……当然了,住房问题我会解决,而且……我最近觉得她怪怪的……」
      「好了啦,你最近太紧张了,稍微放松一下怎么样?」头靠在列克星敦的胸
    部,他享受着列克星敦的手指按揉在酸胀的太阳穴上「果然你最棒了啊亲爱的…
    …」
      「攻略战辛苦了,我的司令官阁下~诶?诶啊啊等一下!等……」
      ……
      门外,手里紧紧握着报告的萨拉托加低头不语,她自己也很清楚,最近的自
    己很不正常,自从半个月前住进姐姐家,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行逐渐影响着她,虽
    然萨拉托加心里清楚,姐姐和他的婚期就在一个月后,自己喜欢上的,或者说爱
    上的是自己未来的姐夫,但是……
      「好歹把门关关好啊姐夫……」也就是几天前,他一时兴起,把列克星敦抱
    上了办公桌,扛起了她的双腿,只是没成想,被门缝后的萨拉托加看的清清楚楚,
    摩擦着被花蜜润湿的大腿,萨拉托加拼命捂住嘴,靠在另一扇关好的门上,把自
    己想象成是躺在办公桌上的那个,在花径里漫无目的地游荡的手指也好像变成了
    他的分身,颤抖了几下身体,萨拉托加扶着墙慌忙逃开了「姐夫……再……再用
    力点……对姐夫……就是那里……」让姐夫肆意疼爱自己,随意享受姐夫的身体,
    也就是萨拉托加窝在被子里自我发电的时候了,舔吮着手指上的花蜜,萨拉托加
    再次陷入深深的空虚当中,再过一个月,自己就再也吃不上他亲手做的早饭,再
    也看不见他的笑脸,再也不能享受他摸着自己的头,夸她得MVP了「不要……
    我要你……姐夫……」
      ……
      「亲爱的?怎么把灯关了?」刚洗完澡的他,擦了擦还是湿漉漉的头发,摸
    索着走进了一片漆黑的卧室「亲爱的?已经睡着了?」轻轻掀开被子,他刚躺到
    床上,马上就有一个一丝不挂,浑身滚烫的身体抱住了他,伸手摸进了他的内裤,
    肆意抚摸着分身「怎,怎么了亲爱的?上午没有满足你?」一言不发,她只是翻
    身骑到了他身上,吻住了他的嘴唇,软软的舌头撬开了他的牙齿,疯狂搅动在一
    起从花径里滴出来的花蜜和花瓣一起贴到了他的大腿上,上下摩擦,微微突起的
    小豆豆勾引着他的理智,虽然也没有多少理智可言,她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胸肌,
    他喷出来的鼻息让她沉醉「等了很久了么?下面都这么湿了,已经自己来过一发
    了吧?」舔着她湿润的嘴唇,手指在一片泥泞的花径里进进出出,他翻身把她压
    到身下,用分身顶住含苞待放的花瓣慢慢摩擦,身下的人轻轻抖动,按住了她的
    大腿,他亲吻在她脸颊上,语气里尽是宠溺「好了好了我的小馋虫,这就喂饱你。」
      把分身用力地挤进了无比湿滑的花径,巨大的压迫感随即袭来,这不可思议
    的紧致程度让他觉得无比舒爽的同时,也心生疑惑,前进的分身好像洞穿了什么,
    她剧烈地颤抖起来,喉咙里无法抑制地漏出了呻吟「呀啊……呜……」
      「加加?!?!」
      慌忙打开了床头的台灯,身下,萨拉托加那因为剧痛而流汗痛苦的小脸出现
    在视线里,下身的结合处,一点点殷红的处子之血正慢慢随着花蜜渗出,滴在洁
    白的床单上「被发现了啊……诶嘿嘿……」泪痕挂在眼角,勉强挤出一个笑脸,
    萨拉托加像一个被抓到做坏事的孩子一样吐了吐舌头「加加你怎么在这里?!你
    等一下我马上出来!」赶忙撑住加加的腿,他想要立刻从错误的花径里抽身而出,
    却无法挪动腰部「不要姐夫!别离开我!」虽然下身依旧疼痛难忍,但加加还是
    用腿缠住了他的腰,不让他再移动丝毫「为,为什么啊加加?!这样是不行的啊。」
    对此束手无策的他,只能用手不断抚摸着加加的脸,希望借此来缓解她的痛苦
    「为什么不行?你和姐姐不是还没有结婚吗?」紧紧抓住了他撑在自己腿上的手
    腕,萨拉托加泪眼汪汪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把他的手掌贴到自己脸上,加加用
    脸蹭着这温暖的掌心「马上就结了啊,所以这是不行的啊,我不能对不起你姐姐
    啊。」思绪混乱,脑子像是被一团乱麻塞住了一样,他做不出任何动作,只能就
    这样呆呆的留在加加身体里,分身沐浴在不可思议的暖热环境里,愈发胀大「没
    关系哦,」笑着朝他眨了眨眼睛,加加支起身,轻轻抱住了他「我不会告诉姐姐
    的,相对的,你也好好满足我一下怎么样?姐夫?」尝试着夹了一下花径,加加
    明显感到怀里的人抖了一下,刚才花径的剧痛已经被花蜜充分溶解,转化成酥酥
    麻麻的感觉,他有点被快感冲昏了头脑,一下扑倒了加加,拉开了盘在腰上的双
    腿,用力挺动起分身「呜!姐夫慢一点!啊~还,还有点呀——嗯~好深啊~真
    的姐夫~这是真的姐夫~」拉住了身下的床单,萨拉托加娇吟连连,未尝人事的
    花径试图紧紧裹住分身,却被一次次地冲开,坚挺的分身在加加的花径里肆无忌
    惮地进出,分身的伞冠一下一下剐蹭着娇嫩的褶皱,有点受不了如此强大的刺激,
    萨拉托加的柳腰左右乱扭,想要稍微缓解一点刺激「姐夫!姐夫呀!呀啊!好深
    啊姐夫!好舒服!好舒服呀!嗯啊~啊~啊~嗯呀啊~哦~姐夫~啊~诶?姐夫
    不要啊!太深了啊!啊~」双手一把握住乱扭的细腰,他跪起身,抱起了加加的
    下半身,一下一下朝花心猛刺「好好满足你,嗯?舒服么……很舒服吧……要给
    我狠狠地去啊……」第一次亲吻上分身头的花心,高兴地喷涌出大量的花蜜,他
    卖力地在加加的身体里开垦着,分身的每一次进出都带出大片的花蜜,不知不觉
    间,萨拉托加的双腿再一次缠上了他的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加加幸福地朝后
    扬起了头「姐夫~再~再用力点~对啊~姐夫~就是那里~好棒啊姐夫~好深啊
    嗯~顶到啊~」双手撑在加加身体两旁,他加速冲刺,分身上的青筋被紧缩的花
    径牢牢压住,抽送间,花径外水花四溅,萨拉托加被快乐的浪潮卷得恍惚,欲仙
    欲死,迷乱间,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带到顶端了「姐夫~有什么东西要来了啊~
    好大的呀~啊~哦啊~嗯来了呀~」
      「没事加加……这就让你飞起来……准备好飞起来吧……」他知道这是加加
    要绝顶了,于是更加努力地突刺着分身,汗水睡着脖子滴落在加加的胸口,花心
    已经微微打开,加加的身体准备好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绝顶「姐夫……」努力
    运动的他,抬眼间却看见萨拉托加醉眼朦胧地望着他,伸手扶住他的脸,加加嘴
    唇轻启,吐出了她的心声「我爱你啊……」
      「加加……」无言地吻上的,任凭加加吸吮着自己的舌头,他发动了最后一
    轮猛攻,分身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在盛开的花心上,每一下都把萨拉托加往更高的
    顶点顶去,缠绕着他的舌头,陶醉在他的气息里,加加迎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二个
    第一次「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弓起腰,盛开的花心满满地含住了分身,温暖的花蜜从花径的四面八方不断
    喷涌而出,瞬间浸满了整根分身,花径也缩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度,慢慢吸了起来
    被这一缩一吸,他再也忍受不了,腰间一松,满满的牛奶对准不断吮吸分身的花
    心喷薄而出,又伴着不停分泌的花蜜一起,慢慢漏出了花径……
      替萨拉托加换好了干净的被单和衣服,他坐在床边,慢慢整理着大脑,刚才
    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现在冷静下来的他,猛然发现自己好像一不小心铸成了
    大错,犹豫再三,他站起身,替加加盖好被子后,朝门口走去「我去书房睡。」
      「不要啊姐夫!」一下起身抱住了他,萨拉托加可怜地望着他「陪着我……
    不可以吗……这最后的一个月……」
      看着这样的加加,他只是回身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对不起啊加加,刚才弄疼
    你了,明天我会去处理关于住房的事情的,月底应该就能让你住进去了,刚才的
    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接下来这个月好好相处吧,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睡,
    还有……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会负责的……」语毕,他重新关上了门,空留下
    萨拉托加一人跪坐在床上「已经回不了头了……」轻轻咬住了拇指指甲,萨拉托
    加垂下头,瘫倒在床上「对不起了……姐姐……」
      ……
      好不容易撑开了巨大的遮阳伞,他摊好垫子,一下睡到了软绵绵的沙滩上,
    为了犒劳拿下了攻略战的舰娘们,他特意驱车把全港区的舰娘都拉到了这片海滩
    大巴,不然还是集装箱货车?
      「亲爱的?现在就在这里偷懒吗?」未婚妻甜美的声音从耳边飘了过来,稍
    稍抬起头,列克星敦的美丽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晃眼白色的吊带比基尼完美地凸显
    了她性感的身姿,蓝色的发饰上轻扣着一顶嵌着白花的草帽,夹着一块冲浪板,
    列克星敦摆了个姿势「还可以吗?」
      「太漂亮了……你太美了亲爱的。」他毫不掩饰地夸赞着列克星敦,这反而
    让她有点手足无措「是,是吗,我还觉得有点小了的说……你看,胸部这里……」
    勾了勾被夹进翘臀里的泳衣,列克星敦有点难为情「叫你少吃点铝吧?你看……」
      「哈?!你嫌我胖?!我戳死你!」列克星敦蹲在他身边,一下一下地戳着
    他的腰「别,别点了。」抓住了列克星敦的手,他一下子把她拉进自己怀里,吻
    住列克星敦的小嘴,他的手不安分地捏了捏她肚子上的肉肉,另一只手则爬上了
    富有弹性的欧派「什么泳衣小了,明明是欧派又大了,一定是我手法到位,而且
    ……有点肉肉的我才喜欢啊……这样多性感……像块排骨一样的哪里好了……」
    慌忙打掉了他的手,她有点惊慌地望向了海滩那边「别,别这样,大家都在呐,
    回去再来好不好?」但是他一点都不在乎,魔爪已经摸进了比基尼里,捏住了嫩
    红色的小樱桃,一路横向,另一只手挠上了耻丘,轻触小豆豆时,他的手指摸到
    了一点腻滑「还说不想,身体是怎么回事?嗯?骗人的小家伙,看我……」
      「姐姐~姐夫~水温正好哦~一起来游泳吧~」远处,萨拉托加站在海水里
    挥动着手臂,大声招呼着「加加!」用力拉开了他的手,列克星敦慌忙起身,拍
    了拍身上的沙子,她红着脸,弯腰在他脸上轻轻点了一口「忍一忍回去继续做哦。」
      「唉……好好去玩吧!」在列克星敦弹弹的屁屁上用力拍了一巴掌,看着她
    红着脸跑开,他心满意足地晒起了太阳……
      「好,好害羞的啊亲爱的……」慢慢解开了浴衣,列克星敦满脸红霞,白天
    的比基尼出现在半露的浴衣里,但不等她做出反应,他就像饿虎一样地把列克星
    敦扑倒在地铺上深夜,温泉旅馆的楼下两楼躺满了精疲力尽的舰娘们,作为最高
    指挥的他和列克星敦一起住在顶楼的房间里
                  隔音最好的房间
      「现在没人打扰了……看我怎么吃了你~」
      「啊亲爱的慢点嘛~」
      ……
      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他看着已经睡过去的列克星敦,决定去泡个澡放松
    一下,刚才的奋战让他出了一身汗,现在这个点露天池子里肯定一个人都没有,
    腰间围着毛巾,定定心心地坐在冲淋头下的小板凳上,他伸手向前摸了摸「嗯?
    沐浴露去哪里了……」
      「你在找这个吗?姐夫?」一个瓶子递到了他手里「啊就是这个,谢谢啊加
    加……加加?!」赶紧抹了抹脸上的水,睁开眼睛的他发现萨拉托加以浴巾裹身,
    就这样直直的站在面前「抱,抱歉啊加加!我没看见你在这里,我马上就出去!」
    也不顾满头泡沫,他抓起浴巾就朝门外跑「等等啊姐夫,你这样出去合适吗真的
    是……」抓住了他的手腕,萨拉托加把他按回到凳子上,打开花洒,冲掉了头上
    的泡沫「至少先好好洗完再说?」
      沉默着,他在水流中低头不语,几天前的事情又一次重新浮现在眼前,看着
    这样的他加加也没有多说什么,关掉了花洒,她拿起了沐浴露「我来帮你刷背怎
    么样?姐夫?」
      「……」
      「不说话就当是默认了?嗯,那就交给我吧姐夫。」在毛巾上挤了沐浴露,
    加加搬过一个凳子,坐到了他身后,细细地刷了起来「那个,加加……」不得不
    承认,加加的刷背技巧非常高超,略微的用力既不会感到疼痛,又能有效缓解背
    部的疲劳,但就算这么舒服,但是有一件事,他还是要告诉加加「房子的事情我
    已经弄好了……这个月月底你就可以搬去住了……之前的事情……真是对不起…
    …」
      擦背的手停了一下,而后又继续了起来,气氛一度非常尴尬,直到萨拉托加
    打破了沉默「我知道的呦,姐夫,月底你们就结婚了吧?到时候我会搬过去的,
    所以这最后的一个月里,就好好相处,怎么样?」
      「以后也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啊……」
      和再也见不到没什么区别了……萨拉托加内心是这么想的毛巾离开了自己的
    背,但立刻就有两团软软的东西顶到了背上,抱住了他的脖子,萨拉托加上下挪
    动起了身体「加加?!」
      「姐夫的背,真是宽啊……」轻轻捂住他嘴,像棉花糖一样柔软的欧派沾满
    了沐浴露,上下摩擦着他的后背,从两团面团间,慢慢突起了两个小点点,像是
    按摩一样地划在他的背上「姐夫的身体好棒……背肌这么结实……」甜甜的气息
    喷吐在他耳边,萨拉托加的双手抚摸着他身体的肌肉,指甲挠拨着他的乳头,因
    为刚才和列克星敦来过一次,现在萨拉托加的撩拨让他有点心猿意马,分身慢慢
    抬起了头「呐……你知道吗姐夫,我和姐姐不仅是长得像哦……身材也很像呢…
    …所以……不要这么自责了……把我想象成是姐姐不就好了吗……」抱住了他,
    萨拉托加轻轻把头靠了过去,身体紧紧贴着他,加加感受着他逐渐加快的心跳
    「小姐夫好像已经接受了这一点哦~」轻轻抓住了浴巾下的分身,借着沐浴露的
    润滑,加加轻轻撸动着挺翘的分身,在他耳边呼着热气,加加逐渐掌控了他的身
    体「放松就好了哦……真乖呢姐夫……想射了吗姐夫?还不行哦……」已经明显
    感觉到分身的跳动,她打开了花洒,冲干净了两个人身上的泡沫,萨拉托加握住
    分身,慢慢站了起来,走向了露天温泉「一起去泡一泡怎么样?」牵着他的分身,
    萨拉托加就这样把他拉进了池子里,也只是安安静静地泡了大概十秒钟,他再也
    忍不住,一下子抓住了萨拉托加,狠狠地吻了上去靠在池中的一块大石头旁,萨
    拉托加跨到了他身上,慢慢吞下了粗壮的分身「啊~」依旧保持着不可思议的紧
    度,花径牢牢吸着第二次见面的分身,慢慢上下扭动着腰,完全没有了第一次的
    痛苦,现在流遍萨拉托加全身的只有快乐的浪潮,吸住了她一边的小樱桃,他的
    牙齿轻轻磨着突起发硬的小樱桃,像电流一样的快感瞬间从欧派爬向了全身,同
    时在小腹部和来自花径的快感合流激荡,双倍的感受不禁让萨拉托加娇喘连连,
    抱住了他的头,加加怜爱地抚摸着他的头顶「啊~好,好深~姐夫在里面~诶啊
    ……不要吸得这么用力啊~真是的~姐夫~像个小孩子一样啊~嗯啊~」
      腰部的幅度愈发加大,而他也有意识地挺动起分身,每一下都直挺挺地打击
    在软嫩的花心上,花径收缩得更紧了,萨拉托加浑身震颤,绝顶的迹象已经显而
    易见了「亲爱的?你在吗亲爱的?」而就在此时,门口突然传来的列克星敦的声
    音「姐姐唔?!」惊慌失措间,嘴巴突然被他吻住,双臂环抱住萨拉托加的腰,
    他抱着她躲到了石头后面「也不在这里吗……跑到哪里去了啊……算了,来都来
    了,泡个澡吧……」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萨拉托加更加紧张,花径也随之收紧,
    紧紧缠住他的分身,列克星敦入池的声音传来,慢慢靠近了大石头,最终在石头
    的另一半坐下舌头无声地缠绕在一起,萨拉托加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惊
    动了身后的列克星敦,却不想他的身体却再也受不了浸泡在满是花蜜的花径里的
    刺激,不顾一切地挺动了起来姐夫?!这么用力的话……会……会……
      被他的嘴限制着口腔,萨拉托加能做的只有配合着他摇动着腰部,快感累积
    在花心里,随着他的每一下冲击变得越来越致命,花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饱尝
    甘甜的牛奶,贪婪地含住了分身,不停吮吸的花径就好像要吸干每一滴牛奶一样
    他的手臂就好像要勒断萨拉托加的身体一样紧紧抱住了她,动作愈发激烈,萨拉
    托加知道,他也在喷射的边缘了不行……不行姐夫……现在射出来的话我会忍不
    住的……等一等啊姐夫……
      「差不多回去睡觉吧……真是的亲爱的跑到哪里去了啊……」
      起身,列克星敦朝门口走去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萨拉托加的耳朵里,换好衣
    服的列克星敦拉上了门,门关上的声音刚让萨拉托加松了一口气,他的猛烈攻击
    却又让她难以自持「姐,姐夫~慢一点~要去了啊~啊~呀~分身~分身好厉害
    啊~要被姐夫搞去了啊~姐夫~姐夫啊啊啊啊~」全根没入,分身在娇嫩的花心
    上喷出了大量的牛奶,伴随着不断从花径里涌出的花蜜一起,慢慢从萨拉托加的
    花径里泄了出来,飘在了温泉里疲软的分身从加加的花径里滑了出来,更多的牛
    奶从花径里流到了温水里,瘫软在他身上,萨拉托加在他耳边低语「呐姐夫……
    你知道吗……第一次的时候……我说的爱你……是真的哦……不是开玩笑哦……」
      「对不起……加加……」只是紧紧抱住了萨拉托加,他的心情异常复杂「对
    不起……亲爱的……」
      ……
      「亲爱的?醒了吗亲爱的?」清晨,从睡梦中醒来的列克星敦,望着身边的
    他微微笑了起来「真是小懒虫呢亲爱……嗯?」刚想伸手去玩他耳朵的手,停在
    了他的衣领上,慢慢抽出了一根金色的长发,列克星敦有点难以置信「这个不是
    ……」
      ……
      「喂——加加?你在哪里啊?加加——?」关上了又一扇门,他有点着急,
    忙着应付从镇守府赶来的各位舰娘让他有点目不暇接,好不容易和列克星敦处理
    完了眼前的来客,已经是下午了,但是一转眼,作为伴娘的加加又不知道跑到哪
    里去了「这边我来招待,亲爱的你去找找加加吧。」婚礼正式开始是在晚上,所
    以现在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披上外套,列克星敦端起了桌上的酒杯,走向了正
    在闲聊的密苏里她们,他已经在教堂的外围找过一圈了,眼看着时间在一分一秒
    的过去,他决定去教堂里面找找看区别于草坪上的热闹,空无一人的教堂里一片
    寂静,午后的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洒落在地上,尽头,一个人影孤单地坐在最前
    排的长椅上「加加?」坐到了身穿白色纱裙的萨拉托加身旁,他轻轻拍了拍她的
    肩「不去你姐姐那里么?」
      「呐姐夫,」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摸索着光滑的手指,萨拉托加轻轻叹道
    「今天我就要住过去了吗……」
      「是啊……婚礼结束了我会先开车送你过去的。」
      「果然啊……一大早你就在帮我整理呢……」抱住了他的手臂,萨拉托加用
    脸蹭着他的西服「抱歉加加……这次真的要走了……加加,这个是……」话没有
    说完,他又一次被萨拉托加捂住了嘴,依偎在他身上,加加感受着时间的流淌
    「就这样姐夫……让我稍微靠一下……」并没有阻止她的行为,他只是注视着眼
    前的神像……
      「差不多到时间了……加加?你哭了?」他倒不是在意被沾湿的衣服,只是
    他有点手足无措,加加怎么哭了?
      「姐夫……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走啊……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姐姐了啊!」紧紧
    拉住他的手臂,萨拉托加默默流着泪,而后抬头大声地质问他不是的啊加加,列
    克星敦她是不一样的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他,只能这样先敷衍一下」明明
    只要给我时间,姐夫也会喜欢上我的啊!不管是兴趣也好!一起生活也好!就算
    是身体也好!姐姐只是比我稍微快了一步而已啊!「抓起他的手按在自己柔软的
    欧派上,萨拉托加起身跨坐到他的腿上,双手按住了他的脸,直视着他的双眼」
    呐姐夫,回答我,你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我就不行吗……「
      默默无言,他垂着眼睛,良久,才是一声叹息「对不起……加加……你姐姐
    ……」
      「……」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该怎么安慰失控的萨拉托加,该怎么和赶来的列
    克星敦解释这一切,该以怎样的方式收场「噗……」却是加加的一声轻笑,让他
    一下子乱了阵脚「看样子姐姐可以放心了……呐姐夫,最后一次,在和我留下一
    点回忆怎么样?」慢慢拉下了抹胸的白纱,萨拉托加舔了舔嘴唇,拉开了他的裤
    链,摸出了还是软趴趴的分身「来吧姐夫……」
      「住手加加!我说过上次是最后……」萨拉托加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贪婪地舔吸着他的舌头,她开始自顾自地挪动起腰肢因为列克星敦想要给他一个
    惊喜,所以婚礼前的大半个月列克星敦都没有让他有过分的身体接触,所谓的过
    分是指除了亲亲和抱抱以外的一切举动,就算有时候他实在忍不住,列克星敦也
    会残忍地打掉他的手,然后亲他一下,转身睡过去,留下浑身燥热的他受此影响,
    分身没有在萨拉托加的挑逗下坚持多久就勃然而起,直直的顶在包裹在白纱胖次
    里的,娇柔的花瓣上「这么长时间憋坏了呢姐夫~明明只要找我不管何时何地都
    没问题的呢……」在他泛红的耳朵边上低语,萨拉托加把花蜜满满地涂在分身上,
    用那不断运动的花瓣「你在偷看我们!唔……」拉开了胖次,萨拉托加吞下了已
    经充分湿润的分身,也煎熬了大半个月的她,享受着分身在花径里的跳动「偷看
    什么的~嗯~才没有啊~我只是~只是关心姐夫而已啊~」跪在他身下的长椅上,
    加加把欧派堆到他脸上,抱住他的头,上下运动起来「真是的~姐~姐夫像个啊~
    小孩子一样呢~居然~居然嗯~啊~在吸啊~好痒~不要咬嘛~啊~」萨拉托加
    的花径那依旧不可思议的紧实程度让多日禁欲的他在进入的那一刻就有了喷射的
    欲望,急于转移注意力的他选择吸住了眼前跳动着的小樱桃「怎么样~很~嗷~
    很舒服吧姐夫~我的~嗯花径很舒服吧~」用力夹了夹身体里分身,他赶紧用手
    压住了萨拉托加的腰,分身一下子顶住了花心,微微颤动「怎么了姐夫?受不了
    了?」在他通红的耳边呼着热气,加加仍旧继续收紧花径,并不断左右摇着腰,
    挤压着花径里的分身「那就射出来吧~在我的花径里~满满地射出来吧~」双手
    扶住他的肩膀,萨拉托加大幅度地上下摆动腰肢,分身每一下都亲在花心上,抱
    住了他的脖子,萨拉托加在他耳边软软地问着「姐姐~她已经松掉了吧~我的花
    径舒服多了吧~啊姐夫~别让我走嘛~以后我随时随地让你做好不好~姐夫嗯?」
    腰被他强行按住,萨拉托加慢慢被他抱到了椅子上,分开了她的双腿,他狠狠地
    挺动起分身了「你姐姐她是最棒的!不许你这样侮辱你姐姐你这个小骚货!你很
    喜欢绝顶对吧?我今天就让你绝顶个够!」膝盖已经顶在了椅子上,萨拉托加的
    身体被弯了起来,抓着她的大腿,分身的进攻迅猛而有力「呃呃呃呃呃呃~太~
    太快啊啊啊啊~了啊啊~姐夫啊啊~慢一点啊啊啊~哦~哦~啊啊要~额啊啊~」
    花径开始有节奏地收缩,他很清楚这是绝顶的先兆,动作越来越快,他紧腰牙关,
    努力瓦解着加加最后一层防御「你不是要我满满地射在你花径里么……好啊……
    那你就给我接好了……然后给我去吧……」
      「姐夫~啊啊啊~慢点啊~啊~哦~去啊~去啊~热热的~啊啊~泄~啊啊
    啊啊~泄了啊啊啊啊啊~」分身紧紧顶在已经张开的花心上,喷出大量白色的牛
    奶,绷直了脚掌,萨拉托加迎来了满溢的绝顶「姐夫~……」
      ……
      「啊!亲爱的!」抬起头的他,赫然发现列克星敦不知从何时起已经站在他
    的面前了「亲爱的……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赶紧过来吧……加加也是……」
    低着头,他看不见列克星敦脸上的表情,声音低沉,看得出她是在强忍着什么
    「讨厌啦~……都被看光了的说~……」慢慢把他按回到椅子上萨拉托加又一次
    坐上了他的腿,勾着他的脖子,加加懒散地抱怨着「姐姐都霸占他这么长时间了
    ……偶尔让给我一会儿也没什么吧……呐亲爱的……求求你别让我走嘛~以后和
    姐姐做腻了……就来找我做吧~」
      虽然在前几日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是眼前这个在几小时后就会成为自己
    丈夫的男人,此刻正在自己那不断挑逗着他的妹妹身下这件事,让列克星敦怎么
    也无法平静,更何况现在萨拉托加的这番话紧握着手,列克星敦再也无法继续忍
    下去,提着雪白的婚纱快步走到他身边,拉下了还在撒娇的萨拉托加「啪!」
      「姐……姐姐?」
      一声脆响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堂里,捂着微微泛红的脸,萨拉托加满脸震惊,
    泪水在眼睛里打转,自己的姐姐,平时别说打她了,就算责备她也是很少见,但
    是今天「听好萨拉托加!他是我的丈夫!现在是!今天是!以后永远都是!我不
    可能会让给你的!绝不!」
      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曾经对自己无比温柔,此刻却在朝自己怒吼的姐姐,萨
    拉托加的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地顺着脸颊滑了下来,颤抖着双唇,她最后为自己做
    了一次辩驳「每次,每次都是姐姐抢走我的东西!我再也不想看见姐姐了!」推
    开了身前的列克星敦,萨拉托加捂着脸,从教堂里跑了出去并没有选择追出去,
    列克星敦走到了他面前「亲爱的……」
      「啪!」
      同样的一巴掌挥在他脸上,抬头,已经是满脸泪痕的列克星敦哽咽着质问道
    「给,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
      放下了在地图上圈圈点点的笔,他掰了掰咯咯作响的手指,大大地伸了个懒
    腰「亲爱的想喝点什么吗?我带回来哦?」门口的列克星敦,握着咖啡壶的手上,
    一枚戒指闪过了亮色「随便了亲爱的,你自己去休息一下吧。」
      「真是的,每次都是随便我怎么知道你要喝什么嘛!」带上了门,他听着列
    克星敦高跟鞋的声音逐渐远去,望着窗外的眼神不经意间又回到了三年前萨拉托
    加哭着推开了面前的姐姐跑开,而列克星敦则在赏了他一耳光后,耐心地听完了
    他的解释「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低着头,他原来已经不期
    待她能原谅自己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当场手撕了自己他已经觉得万分
    幸运了「加加会变成这样……是我没有管教好……」出人意料地,列克星敦轻轻
    抱住了垂头丧气的他「但是你也别以为就这样算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就
    用这一辈子来给我偿还吧……」
      「难怪加加会捂着脸跑出来……原来你们两个这么早就在做没羞没臊的事情
    啊……」看见萨拉托加跑出来的威奇塔,刚进教堂,就立刻别过了头,但还是瞟
    到一眼列克星敦那红红的眼眶「喂……翼司令官……你太猛了吧……太太都哭了
    哦……」看起来她好像误会了什么,不过无所谓了总之之后的婚礼还是顺利地进
    行了下去,走过红地毯时,抱着他手臂的列克星敦抱得格外的紧,就好像怕被人
    抢去一样「只不过加加没再回来了啊……都三年了呢……」转过椅子,他习惯性
    地把头向后一仰,枕在了一对软绵绵的欧派上,享受着手指按摩着酸胀的太阳穴
    「果然你最棒了啊亲爱的……」
      「是吗?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哦,姐夫?」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